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鐵打的金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鐵打的金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二天早上,沈氏大廈。

這是一座集辦公、商業於一體的超高層綜合性建築組群。

它是第一莊十幾年前砸下重金建立的,算是象國標誌性建築之一,也是象國最高的建築物。

不僅沈氏集團在這裡占據三層辦公,萬商聯盟旗下成員,以及外商銀行也多在這裡辦公。

每天早上到晚上十二點,這裡都人來人往。

特彆是夏季各大公司業務繁忙時,更是燈火通明整個通宵。

這裡算得上象國繁華重地。

隻是今天上午這裡卻多了點變故。

“嗚——”

在無數白領穿梭沈氏大廈門口時,隻見道路突然開來了五輛灰狗大巴。

灰狗大巴衝入停車場和大門口通道,隨後就一腳刹車停下堵住各個通道。

接著,車門打開,鑽出一批批身穿黑褲白衣的挎包男子。

他們從挎包裡麵抽出斧頭,隨後動作利索哐當哐當把輪胎毀壞。

然而這還不夠,他們又逃出十幾條鐵鏈,把車子保險杠或者底梁跟周圍石墩綁起來。

很快,五輛大巴就全部趴窩堵住了沈氏大廈前後門的出入車道。

不管是大廈要出去的車子,還是火急火燎趕赴過來上班的白領,全部被堵住無法出入。

“乾什麼?乾什麼?”

保安火急火燎衝過來,挎包男子他們全全部散去,隻留下五輛大巴趴在原地。

“王八蛋!”

在沈氏保安氣憤不已喊叫拖車時,又是幾十輛白色商務車開了過來。

車門打開,又是一百多號黑衣猛男鑽了出來。

他們不乾架,不罵人,也不砸東西,隻是穿著一件‘退房’的衣服,占據沈氏大廈的各個出入口。

大廳、側門、後門、電梯,全都站著這些黑衣猛男。

一個個凶神惡煞擋住去路,還用凶悍目光盯視來往白領。

這一份威壓頓時嚇得不少白領躲避,還有人嗅到危險連忙請假回家。

很多大廈的客戶,也因為這些人的殺氣騰騰而取消拜訪甚至合作。

沈氏保安憤怒不已,揮舞膠棍要帶人,但剛剛觸碰對方,就一個個口吐白沫和鮮血。

這不僅嚇得沈氏保安措手無策,還讓他們不得不叫救護車過來。

而來往人員看到這一幕,更是驚嚇的遠離沈氏大廈。

整個上午,沈氏大廈裡麵的兩百多家公司無法正常運作。

沈氏高層報警,警方卻以對方冇動手冇傷人為由拒絕出警。

而且警方強調這是普通的退房經濟糾紛行為,希望沈氏大廈跟對方坐下來協商解決。

事情還引得無數外籍記者過來采訪播報。

長槍短炮的媒體高度曝光下,沈氏大廈更加不敢有過激行為。

他們隻能宣告提前下班,回家辦公,損失相當驚人……

“葉凡,你還真是一個王八蛋啊。”

黑象盟大本營,第七層院子。

阮靜媛一邊高興收取前方的情報,一邊對葉凡投去鄙夷眼神:

“這樣齷蹉的手段你都想得出來,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。”

她心裡很清楚,沈氏大廈這樣一鬨,三五天都不要想著正常運作了。

這直接損失還算小事,最致命的是人心惶恐。

除了第一莊在沈氏大廈辦公之外,還有很多盟友和外商也在那裡租借了寫字樓。

如果沈氏大廈不能給他們安全感,隻怕一個個跑的比兔子還快,就算暫時跑不了,也會期限一到走人。

而沈氏大廈每個月的資金和現金流,對於第一莊又是非常重要的。

葉凡這一招確實夠狠毒。

“這算什麼齷蹉?”

“你看看我的千影公司,象國第一大視頻集團,估值幾百億美金,結果被沈半城直接血洗。”

“連我一堆高管和骨乾都入獄。”

“如不是沈半城搞事,千影現在都橫掃整個亞洲了。”

“比起沈半城乾的事情,我這純屬是小打小鬨。”

葉凡不以為然的喝入一口茶水迴應,眼裡對千影海外公司的毀損很是痛心。

正要向國際騰飛的前一刻,被沈半城一刀砍掉翅膀,葉凡心裡不爽。

“這倒也是。”

阮靜媛是寶來屋董事長,自然知道千影集團的價值:

“如冇沈半城這一出,千影很快就能走向世界舞台。”

“不過他動手也正常,除了你跟福邦他們的恩怨之外,千影會衝擊華爾街大鱷掌控的視頻媒體。”

“西方人不會讓你一個東方人具有太多世界話語權的。”

這也是她一個心結。

“冇事,等我收拾了沈半城,我再收拾那些大鱷!”

葉凡眼裡閃爍一抹光芒:“我能從世界醫盟打壓中站起來,一樣能讓千影衝出去。”

“很欣賞你的骨氣!”

阮靜媛對葉凡又高看了一眼,隨後話鋒一轉:

“你下一步準備乾什麼?”

“就這樣封鎖沈氏大廈?”

“雖然大王子跟官方打過招呼,不會有人抓捕那些黑象盟成員,但沈氏大廈公告放假三天。”

“你那些派出去搞事的人繼續堵門冇什麼威力了。”

阮靜媛笑了笑,想看葉凡還有冇有殺招。

“第一莊家大業大,萬商聯盟家大業大……”

“沈氏大廈癱瘓了,不是還有什麼沈氏會所,萬商酒樓那些嘛。”

葉凡臉上依然保持著風輕雲淡,捏著茶杯望向畢恭畢敬的黑頭陀和黑玫瑰:

“黑玫瑰,把準備好的一千名兄弟分成十人一組散出去。”

“讓他們去沈氏會所,第一莊酒樓,萬商西餐廳什麼的吃飯。”

“畢竟快到十二點了,他們也要填肚子。”

他大手一揮:“去,全部去吃飯,去喝酒。”

“一人霸占一張台,一盤花生米,一個盒飯,一瓶啤酒,給我從開飯坐到打烊。”

“還是秉承我們的非暴力運動原則,不罵人,不打架,不傷人。”

“第一莊他們敢趕人,你們就掏出蒼蠅跟他們理論。”

“第一莊他們敢動手,就全部給我躺下,然後吐出嘴裡備好的血塊,訛不死他們。”

“當然,也給外籍記者發發紅包,讓他們好好跟進一下,自由的天空下,是絕不能有黑暗發生的。”

葉凡乾脆利落給黑玫瑰他們安排了下一個任務。

大爺,還不能有黑暗發生,你最黑。

黑玫瑰嘴角牽動,翻著白眼,從冇見過如此無恥之徒。

隻是她也知道黑象盟現在是葉凡說了算,當下點點頭迴應:“明白!”

隨後,她就帶著人出去執行任務了。

阮靜媛也是目瞪口呆,良久才幽幽一歎:

“葉凡,看到你這麼不要臉,我放心了!”

“我不用等你行動結束了,我現在就可以回去告訴大王子了。”

“這一戰,冇什麼懸唸了,我想,大王子會很高興這個彙報的……”

她知道,如果沈半城動不了官方力量,這次必會讓葉凡玩個生不如死。

葉凡一笑:“好,阮總慢走,替我向大王子問好。”

阮靜媛淺淺一笑,轉身出門。

隻是來到第一層院子,快要走出大門時,卻見白如歌從角落走了過來。

白如歌一把握住阮靜媛的手:“夫人,葉少說,合作愉快!”

阮靜媛感覺掌心有東西,低頭一看,眼皮狂跳。

一張五個億的支票。

象鎮國跟葉凡交朋友的金額,但支票卻不再是象鎮國那一張,而是換成了葉凡。

她穩住心神:“葉少什麼意思?”

“葉少說,鐵打的金屋流水的妃!”

白如歌鬆開阮靜媛的手笑道:“自己,纔是自己最大的依靠!”

阮靜媛嬌軀一顫,隨後歎息一聲:

“我真希望,葉少永遠是好人!”

說完之後,她就收斂情緒出門,五億支票隨之揣入了口袋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