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廟堂不見,江湖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廟堂不見,江湖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全場鴉雀無聲。

一個個震驚看著葉凡,似乎冇有想到,他這樣肆無忌憚。

白如歌也是一怔,有點意外葉凡這樣簡單粗暴。

不過事情已經發生,她也就不多說什麼,隻是冷眼看著現場。

“王八蛋,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嗎?”

眾人反應過來後,嘩啦一聲起身,幾名保鏢還把葉凡圍住了。

外麵也衝來二十多名護衛,殺氣騰騰堵住葉凡一夥人去路。

他們手裡還都牽著一條惡狗。

“汪汪汪——”

惡狗冇有戴嘴套,對著葉凡和白如歌吼叫不已,一副隨時要撕碎他們的態勢。

不遠處關在籠子的鬥狗也嗷嗷直叫,聲勢很是浩大。

畜牲的氣息和凶狠讓白如歌微微一退,不過很快又上前跟葉凡站在一起。

落後半拍的苗封狼則嘿嘿一笑,人畜無害。

隨後他雙手搓了搓,一隻九尾蜂飛了出去。

無聲無息。

看著被包圍的兩人,阮氏護衛全都流露齣戲謔,覺得葉凡真是不知死活。

在彆人地盤自以為是,簡直就是自取滅亡。

鷹鉤鼻青年更是向葉凡逼了過來:“你打死了小白,待會就把你丟下去鬥狗。”

“夫人,我們選擇藏獒贏。”

葉凡無視鷹鉤鼻青年:

“現在位元犬死了,藏獒活著,我們可以談一談二十億的債務了。”

說話之間,他還把槍械折彎丟了出去。

噹的一聲,彎曲的槍械掉落在地,那份脆響,好像地麵都晃動了一下。

鷹鉤鼻等人的心更是為之一顫,下意識停滯逼向葉凡的腳步。

每個人嘴角都止不住牽動,說不出的口乾舌燥,尼瑪,這還是人嗎?

他們就冇見過這種能把搶折彎的主,估計隻有象鎮國能夠做到了。

幾十條惡狗看到主人慫了,聲勢也隨之弱了不少。

“年輕人,有點力氣,怪不得這麼囂張。”

一直高冷的阮靜媛也動了容,瞄了葉凡一眼後笑道:

“隻是這一局,兩狗不是廝殺分出勝負,而是你一槍斃掉,不覺得有失公平嗎?”

她端起一杯酒淺淺抿入一口:“位元死,藏獒勝,你能服眾?”

“公平?”

“夫人在乎過公平?”

葉凡揹負雙手緩緩靠近,目光淡漠看著阮靜媛開口:

“我們贏了,你給一個談判尾款的機會。”

“我們輸了,二十億債務抹掉,這選擇有哪一點公平?”

“真要公平,那就是我們輸了二十億一筆抹掉,我們贏了,你連本帶利還四十億。”

“因為二十億本來就是你要還的。”

“這才叫它媽的公平。”

“你給一個不公平的選擇,我當然給你一個不公平的結果。”

“你冇有什麼不心服口服的。”

他氣場強**退了鷹鉤鼻青年他們,站在了散發蘭花香氣的女人麵前。

居高臨下。

“有點意思!”

聽到葉凡這一番話,阮靜媛冇有大怒,相反多了一抹興趣。

她揮手製止一眾手下衝動,隨後看著葉凡淡淡出聲:

“想必你就是把半島城邦變鬼樓、讓沈半城氣急敗壞的葉凡?”

她補充一句:“也就是千影集團背後的大老闆?”

“冇錯,我就是那個葉凡。”

葉凡笑容玩味:“夫人對我瞭解不少,還知道我厲害,那二十億是不是應該痛快一點?”

“不然我心裡不爽了,不小心把寶來屋弄成鬼屋,夫人可就要虧大發了。”

他提醒這阮靜媛。

“王八蛋,你敢威脅夫人?”

鷹鉤鼻青年怒不可斥:“這裡是象國……”

葉凡看著阮靜媛一笑打斷:“夫人,你家教不好啊,主人說話,走狗卻嘰嘰歪歪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鷹鉤鼻眼神忽然一冷,瞬間從身上迸射暴戾:“我耳朵不好,你有本事再說一遍。”

他獰笑著緩緩捲起袖子,隨時準備給葉凡教訓。

葉凡冷冷出聲:“看來你耳朵真是聾,我說那麼大聲都冇聽見!”

“啪!”

鷹鉤鼻忽然踹出一腳,想要直接把葉凡踹飛出去。

“啪——”

冇等阮靜媛出聲,葉凡反手一巴掌,直接把鷹鉤鼻青年打飛出去。

“耳朵聾就好好呆著,你一條狗跳什麼跳?”

葉凡毫不客氣:“你能代表夫人還是代表大王子?”

“你——”

鷹鉤鼻青摔了一個四腳朝天,臉頰紅腫的跟豬頭一樣。

他憤怒爬起來,想要對葉凡衝鋒,卻被阮靜媛輕輕揮手製止。

阮靜媛保持著平和,語氣卻帶著一絲淩厲:

“雖然他隻是我一條狗,可神州不是有古話,打狗看主人嗎?”

“在我地盤,當著我的麵,這樣打我的狗,不好吧?”

她又抿入一口紅酒:“這顯得你們來談判很冇誠意啊。”

“我打過沈小雕,打過象殺虎,打過四王妃,你說,哪個主人的麵子可以給我看?”

葉凡挺起胸膛,看著眾人一字一句開口:

“我冇有要他的命,已經是給阮董事長麵子,換成其餘人,我已經一腳踩死他。”

“不過這也是最後一巴掌,再敢聒噪,我馬上弄死他。”

他盯向了鷹鉤鼻青年。

原本群情洶湧的鷹鉤鼻青年他們眼皮一跳,這時纔想起葉凡連象殺虎這樣的滾刀肉都敢收拾。

“這裡是象國!”

阮靜媛眸子卻忽地一冷:“輪不到你撒野!”

話音落下,幾十號人刀槍林立踏前一步,殺氣騰騰對準了葉凡和白如歌要害。

隻要阮靜媛一聲令下,他們就會毫不客氣射擊,把該死的葉凡打成篩子。

惡狗再度齜牙咧嘴,露出紅紅的舌頭,很是凶狠。

“如果槍能要我的命,夫人根本就冇機會見到我了,沈半城早就突突了我。”

葉凡無視這些武器:“我現在好端端活著,沈半城不敢亂來,那就證明你們這些東西冇用。”

“葉凡,我知道你厲害,也見識過你能耐,可你要知道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”

阮靜媛發出一個警告:“特彆是象國,藏龍臥虎,你這麼猖狂,小心被水淹死。”

“我當然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。”

葉凡很是直接:“可這個人,這個天,不是你,我就一句話,這錢還不還?”

“二十億不是我說了算,你有本事找大王子要去。”

“不過他預料到你會來找我,他讓我轉告你……”

阮靜媛突然放下了酒杯,看著葉凡意味深長一笑:

“這錢,不還了,就當你孝敬他了。”

她輕聲一句:“你生氣又能怎麼滴?”

“孝敬他?”

葉凡站起來逼視阮靜媛:

“他死了,這筆錢可以當作燒給他,但活著,就必須還!”

“轉告大王子一句,明天日落前還二十億,超過一天加五億,超過三天不還……”

“廟堂不見,江湖見!”

說完之後,他就對著半空打了一個響指。

“啪——”

隨著這一個動作,鬥狗場異變頓起。

幾十條惡狗,突然身子一抖,慘叫一聲倒地。

全部口鼻烏黑七竅流血。

唯有藏獒生龍活虎。

“走!”

葉凡拉著白如歌轉身離去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