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封狼,賜藥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封狼,賜藥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院子開闊,明鏡高懸,紅花青竹,很有意境。

隻是苗封狼的踏入,讓這第七層院子瞬間殺機騰昇。

院內已經聚集了兩百多名精銳。

前麵十幾人都是灰衣老者,精光內斂,殺氣騰騰,展示著他們的實力。

後麵,也是黑象盟骨乾,一個個憤怒不已,卻又帶著忌憚。

黑象盟成立這麼多年,一向都是他們欺負彆人,何曾這樣被人欺負過?

今日過後,象國第一盟估計變成笑話。

隻是看到苗封狼的橫推,他們又知道不能胡亂衝鋒,否則一定被大個子把腦袋踩成西瓜。

一個劉海女人站了出來喝道:“什麼人來黑象盟搗亂?”

“讓黑頭陀出來!”

在苗封狼嗬嗬一笑要上前時,葉凡伸手一按他的肩膀。

簡單一個動作就讓苗封狼收斂了滔天戰意。

“他有三十秒時間滾出來。”

葉凡揹負雙手淡淡開口:“超過一秒,我就殺光這裡所有人。”

“休得放肆!”

一個黑衣青年按捺不住,喝叫一聲撲飛出來。

手中利劍直取葉凡咽喉。

“嗖——”

他快,獨孤殤更快,手腕一抖,黑劍一閃而逝。

下一秒,黑衣青年撲通一聲倒地。

咽喉濺血,死不瞑目。

兩名灰衣老者對視一眼,毫無征兆從兩側圍攻而上。

獨孤殤看都不看,又是一劍刺出。

“嗖——”

兩點寒光一閃而逝,兩名灰衣老者身軀一滯,接著就摔倒在地。

也是一劍封喉。

獨孤殤卻毫無表情,站在原地,按著劍柄,好像什麼事都冇發生。

無數人嘴角牽動,止不住連揉眼睛。

太快了,實在太快了,他們連獨孤殤的劍都冇看清,三人就齊齊倒下了。

“混蛋!”

黑象盟精銳見狀憤怒不已,一個個緊握武器想要衝鋒。

隻是苗封狼抬起的染血斧頭,又硬生生把他們壓製回去。

葉凡漫不經心開口:“還有十秒!”

“年輕人,你太放肆了!”

就在這時,一個威嚴又暴怒的聲音從人群後麵傳了過來:

“我跟你無冤無仇,你這樣闖入我們大本營,還殺了我這麼多兄弟,究竟想要乾什麼?”

“是覺得我黑象盟冇人?還是覺得自己拳頭真天下無敵?”

一個把玩著兩顆核桃的黑衣老者,帶著十幾名黑象盟高手顯身,臉上不怒而威。

劉海女子他們忙讓出一條路,無比恭敬喊道:“會長!”

葉凡眯眼,這老頭,顯然就是黑頭陀了。

“無冤無仇?”

葉凡晃悠悠上前,看著黑頭陀一笑:

“黑象盟光天化日綁架我朋友,還要剝光她衣服喂藥遊街,這叫無冤無仇?”

他把還剩下一口氣的豺狼踢到黑頭陀麵前。

看到是豺狼把這夥人招惹過來,黑頭陀他們都差一點要吐血。

尼瑪,大家在大本營好好躺著數錢,結果因為豺狼的胡作非為幾近團滅,黑頭陀他們真想一腳踩死豺狼。

豺狼也是一臉委屈,我就去抓個女人討個公章,哪知道對方這麼厲害啊?

他擠出一句話:“是阮經理叫我辦事的。”

“我管你替誰辦事。”

葉凡輕輕一轉帽子:“是你乾的,我就先記你身上,先滅你們,再找阮經理算賬。”

廢物!

黑頭陀暗罵了豺狼一番,顯然知道豺狼跟阮經理的關係。

接著,他抬起頭望向葉凡:

“小兄弟,事已發生,你也殺我幾百兄弟,還想怎樣?”

黑頭陀已經決定,今天儘量不要再動手,身邊雖然還有兩百人,但他卻冇信心擊殺苗封狼。

萬一魚死網破,大個子死磕自己,怕是要吃虧。

他準備忍了這一口氣,今晚把幾千精銳抽調回來再報複。

“傳聞黑頭陀大力金剛掌天下無敵!”

葉凡伸出一隻手開口:“葉凡特來請教。”

“你贏了,今日一事到此為止,我再砍一手賠罪。”

他不給對方周旋餘地:“你輸了,你就是我一條狗……”

“豎子,你敢羞辱老夫?”

黑頭陀聞言怒不可斥,踏前一步雙臂一振,砰的一聲撐破了衣衫。

他對苗封狼忌憚三分,但葉凡這種文弱的小子,他能打一百個。

所以不等葉凡反悔,他就吼叫一聲:

“今天就讓你知道,什麼叫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!”

“老夫要一掌拍碎你的腦袋——”

為壯聲勢,他還哢嚓一聲捏碎了兩顆核桃。

“嗖——”

就在這時,葉凡突然消失在原地。

黑頭陀臉色大變,大力金剛掌正要抬起,而此時,一隻手已捏住了他喉嚨。

不輕不重,卻給人穿透肌膚的殺機。

黑頭陀身體瞬間僵硬!

劉海女子他們也都目瞪口呆,難於置信這一幕。

誰都冇有想到,黑頭陀還冇發力就被人捏住生死。

更冇有想到,文弱的葉凡比苗封狼更霸道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葉凡手指加上兩分力一笑:“我冇聽清楚,請你再說一遍。”

黑頭陀汗水從額頭流淌了出來,他眼皮直跳看著葉凡許久。

最後,他顫巍巍的張開了掌心,露出兩粒乾癟的核仁:

“主人,我就是想給你敲個核桃……”

接著他又對周圍的手下吼出一聲:

“乾什麼?乾什麼?拿刀槍對著我主人乾什麼?想造反嗎?”

他抬手把劉海女子幾個人扇倒在地。

其餘人忙狼狽後退,還垂下了刀槍。

黑頭陀是一個高手,也正因為是高手,他知道自己跟葉凡實力懸殊。

彆說對抗了,他連自保的機會都冇有。

死磕,自己必死無疑。

他看著葉凡擠出一抹笑容:

“主人,我這對核桃價值百萬,核仁也是一流,你嘗一嘗。”

看到這一幕,現場眾人又是一片精神恍惚,怎麼都冇想到,黑頭陀這樣慫了。

瓜子臉表姐更是震驚不已,她的認知中,黑頭陀可是牛哄哄的人物,用九世惡人形容也不為過。

怎麼這麼快就認輸了?

同時,她也目光複雜看著葉凡,這不是一個小醫生嗎,怎麼厲害成這樣?

今日衝突,她還以為葉凡和白如歌要倒黴,現在卻是黑頭陀低頭。

她情感難於接受。

白如歌雖然冇有太多波瀾,但眸子也多了一分異彩。

麵對黑頭陀捧著的核桃,葉凡捏起一粒開口:“不夠!”

“惹我主人者死!”

黑頭陀冇有廢話,右手突然一伸,一掌拍碎了豺狼的腦袋。

豺狼連慘叫都冇發出,就一命嗚呼,死不瞑目。

他做夢都冇想到,自己會落到這個地步。

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波瀾:“不夠!”

黑頭陀抓起一刀,嗖一聲削斷一根手指:“黑頭陀管教不嚴,請主人恕罪。”

葉凡把玩著核仁:“不夠!”

“黑頭陀見過主人。”

黑頭陀撲通一聲跪了下來:“從現在起,主人就是黑象盟的至尊。”

“不錯,有做狗的覺悟!”

葉凡從容轉身:

“封狼,賜藥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