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體麵體麵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體麵體麵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楚子軒把信物送給葉凡後,就在前麵路口下車,鑽入楚門車隊押解林秋玲離去。

葉凡把玩一番白玉大象,尋思自己應該用不上這信物。

他手裡有象殺虎和沈小雕這兩個籌碼,足夠化解千影集團的危機,所以估計不用欠楚子軒的人情了。

念頭轉動之中,葉凡出現在中海金芝林。

看到一點都冇改變的建築,想起昔日在中海的點點滴滴,葉凡臉上多了一抹溫和。

一股回家的感覺湧上了心頭。

“葉凡!”

“葉凡回來了!”

“葉神醫回來了!”

冇等葉凡發呆太久,金芝林眾人就發現了他,一個個喊叫起來。

公孫淵也撒腿從裡麵衝出來,高興不已拉著著葉凡寒暄,隨後還給葉凡好好治療傷勢。

他還把剛給自己燉好千年人蔘湯,盛了一大碗給葉凡好好補身體,還要親眼看著葉凡喝下去。

葉凡一臉無奈,隻能喝完人蔘湯。

金芝林這裡一歡騰,認識葉凡的街坊鄰居,馬上一窩蜂跑過來。

有人找葉凡治病,有人找葉凡訴苦,但更多人給葉凡送酒送菜。

葉凡在中海金芝林那些日子,治好了很多街坊鄰居的頑疾,還全都不再複發,讓他們很是感激。

特彆是好幾次吃了林三姑補品中毒的賈大爺賈大娘,把鄉下弄來的幾百個土雞蛋全都扛了過來。

見到這些老熟人,還有他們的熱情,葉凡不僅生出感動,情緒也好了起來。

他一邊跟他們閒聊,一邊幫忙坐診。

一晃三個小時過去,葉凡一口氣診治了五十多名患者,讓他們病情得到根治。

這引得更多病人跑上門。

直到坐診時間結束,以及公孫淵說葉凡身體有傷,病人才戀戀不捨離去。

葉凡雖然疲憊,但精神得到洗禮,而且積攢的七片白芒,讓他身體傷勢徹底得到恢複。

臨近黃昏,杜青帝和馬千軍他們開著跑車出現。

看到久違的葉凡,一個個打了雞血一樣圍著轉,還讓人送來酒菜在金芝林好好聚了聚。

酒桌上,杜青帝紅著臉,端著酒杯,向葉凡發泄著自己對千影一事的怒火:

“大爺的,沈半城欺人太甚。”

“如不是老子已經答應葉少做個好人,我拖四十米大刀去象國砍了老傢夥。”

杜青帝一如既往暴脾氣:“哪裡有他們這樣做生意的。”

“是啊,老傢夥太不是東西了。”

馬千軍也捶胸頓足:“不過我更想抽死自己,我怎麼腦子進水成這樣?”

葉凡笑著追問:“馬少怎麼了?”

杜青帝接過話題:“他前幾個月被象國廣告忽悠了,組團去象國了買了一百多套房子。”

“他說神州房價到頭了,而象國房價正飆升,加上廣告打得的是高階網紅樓盤。”

“象國第一大社區,第一高樓,第一網紅之地,所以今年買,明年就會翻倍。”

“一套一千多萬,一百零八套,足足十三個億。”

“馬少想著明年十三億變成三十個億。”

他哈哈大笑:“結果,他發現,買的房子,半島城邦樓盤,是第一莊和萬商聯盟開發的。”

“媽的,想到自己資敵,我就恨不得抽死自己。”

馬千軍很是懊惱,一口喝完一大杯白酒:

“最讓我憤怒的是,我想要退款,他們卻不讓,還說他們是永久性產權,一經購買就不能退貨。”

他看著葉凡苦笑:“其實十三個億是小事,隻是想到便宜了沈半城,我就惱火。”

“冇事,你當時也不知道第一莊跟千影鬨翻。”

葉凡笑著安撫一聲:“而且在商言商,退貨不了,可以轉手。”

“當然,也不要急著出手,捂著賺一筆再賣也不遲。”

他捏起了酒杯:“這點小事就不要糾結了,來,喝酒。”

杜青帝也附和:“就是,看似資敵,但能資敵賺一大筆也是好事。”

看到葉凡對這件事無所謂,馬千軍心情好了不少,端起酒杯笑道:

“好,喝酒,喝酒,今晚不醉不歸。”

他還大手一揮:“這一百零八套房子,我就當喂狗了。”

“叮——”

葉凡正要碰杯,卻聽手機震動了起來。

他放下酒杯,拿起來接聽,很快傳來宋紅顏的聲音:“葉凡,不好了!”

葉凡微微坐直身子:“怎麼了?”

宋紅顏擠出一句:“沈小雕跑了!”

葉凡訝然失聲:“跑了?怎麼可能?”

在杜青帝他們放下酒杯安靜時,宋紅顏把事情告知葉凡:

“一個小時前,維多利亞港的表演煙花發生意外,全部射到了艾麗莎郵輪上。”

“同時,船上也被人放火,十幾個著火點,引得整艘郵**亂,傷了一百多人。”

“在司徒空焦頭爛額指揮人手救火時,沈小雕利用神控之術,用鮮血在囚室畫了一朵染血的向日葵。”

“這引得一直盯視他的監控室兩名守衛被催眠。”

“兩人聯手電暈了四名囚室門口警衛,然後掏出他們身上四把鑰匙打開了囚室。”

她聲音帶著一股沉重:“沈小雕從關押處脫身了!”

“沈小雕神控術雖然厲害,但每一次都要耗費極大的精氣神。”

葉凡心裡微微咯噔,但還是保持著冷靜:

“特彆是用鮮血畫成向日葵催眠,他身體更會虛弱的連常人都不如。”

“而囚室出來,除了剛纔的六名守衛外,還有三層精密機關,更是銅人扼守最後一個關卡。”

“沈小雕這樣半死不活,彆說冇有精力冇有時間,就是滿血狀態,他也難破解機關啊。”

葉凡眼裡閃爍著一抹不解。

宋紅顏苦笑一聲:“沈小雕確實出不去,但他把解毒完的江探花也救了出來。”

“而江探花對艾麗莎郵輪很是熟悉,那三層機關以及銅人,她輕而易舉就破解了。”

“然後他們就穿著守衛的服飾趁著大火逃出去了。”

“對了,象殺虎也被他們救出去了。”

“等司徒空他們發現端倪,三人已經不見蹤影了。”

“最後蹤跡,隻能判斷是往橫城逃去了。”

“可惜我們拿下沈小雕後就撤掉了各個出入境關卡。”

她感覺頭疼:“雖然現在派出大量人手去追殺,但估計難鎖定他們了!”

“沈小雕,江探花,救出來,出不去,破機關……”

葉凡重複著這些字眼,隨後眼神一冷:“看來這兩個人是一夥的。”

“何止是一夥。”

宋紅顏生出一絲愧疚:

“江探花被我活捉,還可能是她計劃一部分,至少是刺殺你失敗後的後備計劃。”

“江探花他們想要營救被活捉的沈小雕和象殺虎,但又知道明麵攻擊艾麗莎郵輪不可取。”

“就算能夠一路氣勢如虹強攻下去,司徒空他們也有足夠時間鎖死機關,或者乾掉沈小雕。”

“所以幕後黑手就讓江探花被我們活捉。”

“他們算準我們拿下江探花也會關押在艾麗莎號,畢竟那裡纔是最安全最不用擔心的地方。”

“江探花一關,毒素一解,通過某種方式向沈小雕傳遞動手信號。”

“於是沈小雕利用神控之術打開囚室,救出江探花破解機關逃出船艙。”

宋紅顏作出了她的推測:

“我觀看了監控,江探花解毒後,趴在門口尖叫了幾聲,還拍打了幾十下艙門,喊著放她出去。”

“那些舉動應該傳遞了訊息。”

接著,她又流露一絲自責:“我真該打斷他們的手腳,可惜忙著解毒掉以輕心。”

如此一來,江探花背後的大魚就挖不出來了。

“冇事,跑了就跑了,遲早會抓到他們的!”

葉凡安撫一句:

“你和司徒空冇事就好,當務之急,是儘快接戚曼青他們回來。”

雖然葉凡手裡捏著四王妃的生死,但象殺虎和沈小雕脫身,還是讓他嗅到巨大危險。

“叮!”

宋紅顏正要說話,又一條訊息湧入。

她檢視一眼,對著葉凡出聲:“戚總和秦律師又被抓回去了!”

葉凡聲音一冷:

“備機,我要去象國!”

“沈半城這樣不體麵,我就親自幫他體麵體麵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