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沈小雕冇死,隻是中毒暈了過去。

對於葉凡來說,他殺掉沈小雕冇有意義,必須四王妃下手才能把她跟自己綁在一起。

而且沈小雕牽扯到唐若雪一事,葉凡總想問一個清楚。

他不相信唐若雪聯手沈小雕對付自己。

但沈小雕這麼熟悉他的作風和身邊人,一定有瞭解他的人跟沈小雕勾結。

葉凡想看看究竟是誰在背後推波助瀾。

看到沈小雕失去戰鬥力,葉凡就一把提起他,然後動作利索消失在黑夜中。

阮管家他們的生死,自有四王妃解決。

“嗖——”

幾乎是葉凡帶著沈小雕從福愛孤兒院離開,又有一道女人黑影像是利箭一樣射至後院缺口。

女人循著血跡找到了死去的牛頭馬麵,皺起眉頭檢視一番四周環境。

作出判斷後,她又用鼻子嗅了嗅,鎖定趙菲那張照片,隨後用膠袋裝起照片消失。

十五分鐘後,黑衣女人出現在孤兒院對麵一棟大廈天台。

天台邊緣,站立著一個口罩男子,身形挺拔,目光深邃,一直盯著孤兒院不動。

“熊先生,我們來遲半拍了。”

黑衣女人恭敬出聲:

“牛頭馬麵被殺了,孤兒院也冇炸,沈小雕也不見蹤影,估計被葉凡抓走了。”

“我還在現場撿到一張沾染麻醉毒素的照片。”

“照片是關於趙菲四個的。”

她輕聲一句:“我猜測,沈小雕是被葉凡中毒拿下了。”

“看來葉凡是高度重視沈小雕啊。”

熊先生戴著手套捏起照片掃視一番,辨認出這張列印的照片滲有毒素,他就一把揉碎笑了笑:

“他知道沈小雕極其棘手和危險,所以連打鬥機會都不給沈小雕,直接放毒撂倒。”

“如非葉凡防不勝防毒倒沈小雕,他怎麼可能連引爆的時間都冇有呢?”

“葉凡,比起寶城,你真的成長了。”

他眼裡露出一抹欣賞,但更多是一股子戰意,似乎強大的葉凡讓他更有戰意。

“熊先生,因為葉凡的存在,我們的計劃一再受挫,還損失了很多力量。”

黑衣女子低聲一句:“現在連沈小雕也被拿下,我們是不是要親自出手?”

“葉凡不死,我們的計劃,我們的進度全都大打折扣。”

她眼裡有著一抹擔憂:“搞不好還會讓他循著線索找到我們頭上。”

“是啊,葉凡必須死!”

熊先生聞言踏前一步,看著深沉的夜空淡淡開口:

“第一步,利用侯門事變。”

“破裂三大基石跟五大家族守望相助的關係,讓雙方刻意壓製了幾十年的矛盾暴露出來。”

“同時利用模板毒殺唐平凡,讓他橫死引起唐門大亂,再禍水東引洛非花,點燃唐門跟葉家一戰。”

“可惜,唐平凡冇死,還被葉凡解毒,更是化解了他們恩怨,功虧一簣啊。”

“第二步,利用葉禁城上位少主,以及趙明月遇襲一案。”

“引發葉家四房內訌和爭鬥,也讓葉堂君王猜忌重新洗牌。”

“這一步也進行的很順利,隻是冇想到葉凡認祖歸宗。”

“他不僅讓葉堂少主人選不了了之,還遏製了葉堂矛盾惡化,冇有出現我們想要的四分五裂。”

“第三步,藉助血醫門的手,把五大家的秘密生力軍全部剷除。”

“讓五大家實力大打折扣,也便於我們棋子上位。”

”五大家的八百精英確實毀滅了,但也讓唐平凡他們洗劫成功血龍園。”

他臉上有著一絲不甘:“那些戰果拉長時間來看,足夠彌補五大家的損失了。”

黑衣女子也是歎息一聲:“陽國幾百年的成果,肥了五大家。”

“這三步,一環扣一環,一步跟著一步。”

“隻是,大方向跟我們預料的差不多,但效果卻遠遠低於我們推演。”

熊先生語氣帶著一抹殺意:“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葉凡,如果不是他攪和,我們成果最少能翻三倍。”

“所以我要不惜代價剷除他。”

“不然你永遠不知道,你下一個計劃會不會被他破壞。”

“南國公海的轟擊冇有要了葉凡的命,這一次千影風波,怎麼都要把葉凡引入死亡陷阱。”

“可惜這小子比我們想象中成長要快。”

“他今晚應該炸個粉身碎骨,結果卻毫髮無損活下來了,還拿下了沈小雕。”

“不愧是赤子神醫啊!”

“不過這也堅信了我要殺他的決心。”

熊先生落地有聲:“現在的葉凡已讓我感受到威脅,他若不死,我睡不著覺啊。”

“對付葉凡,我可以安排。”

黑衣女子神情猶豫開口:“就是擔心a先生知道了,會跟上次一樣惱火。”

“他一直覺得,可以把葉凡當成一把劍,去剷除我們想要剷除的目標,去實現我們想要實現的計劃。”

熊先生微微抬頭帶著一股淩厲:

“可惜他忘記我提醒過他,葉凡就是一把雙刃劍。”

“葉凡前期確實替我們剷除了很多障礙,但現在更多是給我們帶來天大麻煩。”

“如不是他再三攪和我們的計劃,唐平凡已死,唐門和葉堂已亂,我早能執行第四步計劃了。”

“所以葉凡不能留了,你放手去做吧,a先生那一邊,我會找機會解釋。”

“不過你也要記住,對葉凡下手,隻有一次機會,不管能否成功,出手後要馬上消失。”

他叮囑黑衣女人一句:

“事後,不僅要清理所有線索,還要學我一樣,好好整容一番。”

他還順手摸摸自己輪廓分明的臉,很是滿意。

黑衣女人恭敬迴應:“明白!”

“叮——”

就在這時,熊先生懷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。

他戴上藍牙耳機,很快傳來一個女人的清冷聲音:“沈小雕被抓了?”

熊先生眯起了眼睛:“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啊,這麼快就收到訊息。”

“我小瞧你了。”

熊先生淡淡一笑:“怎麼都冇想到,你人在獄中,卻依然手可通天。”

“彆廢話!”

對方很是直接:“要麼救出沈小雕,要麼殺了他!”

“我不希望葉凡知道我跟沈小雕有關!”

“如果我有什麼事,難保我會供出你這個魔鬼,以及我跟你這個魔鬼做的交易!”

女人發出一記警告。

“你應該感謝我這個魔鬼。”

熊先生大笑一聲:

“如非我這個魔鬼,你哪有打電話的自由?哪有隔三差五看到心上人的自由?哪有遙控報複葉凡的自由?”

“沈小雕自有他的歸宿和下場,不需要你我有半點擔心。”

“隻是下次跟我說話小心一點。”

“我這個人很不喜歡被威脅。”

“另外,我想要親手對葉凡下手,可是我在港城的力量不夠。”

他聲音很是輕柔:“我需要你埋在港城的棋子……”

五分鐘後,熊先生掛掉電話。

黑衣女子湊過去:“熊先生,對付葉凡不在人多,隻是要找到合適機會。”

“讓這個女人的棋子加入進來,未必能讓葉凡橫死的概率提高,但很大機率會拖我後腿。”

她眼裡有著一抹不解:“我覺得,這事我獨自處理就好了。”

“他們不是用來幫你的!”

熊先生淡淡一笑:“是用來曝露的,死道友不死貧道……”

說完之後,他就身子一張,閃出滑翔衣,宛如蝙蝠一樣消失在夜色中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