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相愛相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相愛相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誰?

聽到唐若雪的聲音,葉凡一顆心沉了下去,臉上也多了一抹淒然。

冇想到辮子女人要打出電話的唐小姐真是唐若雪。

如果這些人真是她派來對付自己的,葉凡覺得這是人生最大的諷刺。

一片真心,隻換來女人的怨恨。

他穩住心神輕聲一句:“是我?”

聽到葉凡的聲音,唐若雪止不住一抖:

“葉凡!”

她驚訝之餘,還帶著一抹怒意:“是你?”

“是不是很不想我打這個電話?”

葉凡語氣帶著一抹落寞:“可惜,還是讓你失望了。”

他看著暈死過去的辮子女人他們開口:“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”

“我讓你失望?我為什麼要這樣對你?”

唐若雪的情緒瞬間被點燃了:“是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是你讓我失望!”

“你為了捉拿我媽,可以無視我的生死,我也不在乎自己是否活著。”

“但你能不能考慮一下琪琪,考慮一下孩子?”

“如不是我媽及時出手,我就可能橫死當場,一屍兩命。”

她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生下孩子,卻又差一點橫死在象衣衛襲擊中,她無法承受。

“孩子?”

葉凡不置可否:“你在乎過孩子,當初就不會假摔了。”

“那是我的錯,那是我不對,但我現在想要生下來了。”

唐若雪怒了:“是不是我以前不在乎了,現在輪到你無所謂了?”

“我有冇有所謂重要嗎?”

葉凡對浴室假摔始終耿耿於懷:“孩子的生死不是一直都在你一念之間嗎?”

“葉凡,你混蛋!”

唐若雪止不住尖叫一聲:“好,你可以不在乎孩子生死,但咱們怎麼說昔日也是夫妻。”

“你要殺我媽能否考慮一下我的感受?”

“我媽對不起你,但她對得起我,她不顧危險救了我們,你卻要在我麵前捉拿她,殺了她。”

唐若雪發泄著情緒:“你有考慮過我和琪琪的感受嗎?”

她知道母親有錯有罪,如果葉凡不是當著她的麵殺掉,她是能夠理解葉凡的。

但利用她和孩子做誘餌,還當麵偷襲殺掉,唐若雪就本能抗拒。

葉凡冷笑一聲:“林秋玲罪大惡極,殺她是理所當然!”

“再說了,如果當初她拔針死在醫院,那裡還會有後麵這些事情。”

他想說楚子軒圍殺跟他無關,但最終失去解釋的興致。

以唐若雪的性格,她認定的事情改變不了。

“葉凡!”

唐若雪怒笑一聲:“你認定我冇有拔針是不是?認定我放過我母親是不是?”

葉凡語氣平靜:“她現在還活著!”

唐若雪話趕話說著:“是啊,是啊,是我放她一馬,是我讓她活下來,你滿意了吧?”

葉凡淡淡迴應:“她害了那麼多人,一定會被殺死的。”

想到林秋玲拿金芝林的人威脅自己,葉凡心裡就騰昇著一股殺意。

“殺啊,殺啊,我冇阻止你殺啊,我也阻止不了你。”

唐若雪氣極了:“你最好把我和孩子都殺了,不然將來就是我殺了你!”

“你果然想殺我啊。”

葉凡臉上帶著一抹苦楚:“也是,昔日你能聯手汪翹楚,現在跟沈小雕聯手也正常……”

“我現在做什麼事不用你管,也輪不到你來管!”

冇等葉凡把話說完,唐若雪就把電話啪一聲掛掉。

嘟嘟嘟的電話聲音,隔著時空,斷了彼此那一抹恩怨情仇的情緒。

葉凡呆在原地久久不動,直至一抹海風吹入進來,他才清醒了過來。

看著昏迷的辮子女人四個人,葉凡覺得應該好好詢問唐若雪一番。

他始終不相信這是唐若雪派來對付他的。

隻是想到她剛纔電話中的指責,葉凡又失去質問的念頭,而且擔心刺激下去傷害到孩子。

對於唐若雪,葉凡心力交瘁。

隨後,他拿起手機打了出去:

“四王妃,沈小雕在福愛孤兒院……”

葉凡叮囑一句:“我要活口!”

華燈初上,暮色四合,港城的天空陰沉了起來,不僅海風變大,還響起了雷聲。

秋季的颱風又要來了。

這種天氣,不僅讓行人變得腳步匆匆回家,也讓等待拆遷的福愛孤兒院更加孤寂。

經營四十多年的孤兒院,失去來往的孩子和誌願者後,在偏僻角落說不出的落寞。

即使門口的路燈亮起來,也隻是驅散一點黑暗,而無法讓孤兒院溫暖起來。

海風呼嘯著吹入孤兒院的時候,兩側的巷子入口被兩輛工程車堵住了。

幾個帶著工程維修標記的男子訓練有素扼守。

緊接著,幾十道黑影壓向了孤兒院,一個個裹著風衣,握著武器,很是冷漠。

“汪——”

一條撿東西吃的流浪狗,嚇得夾著尾巴往街尾跑去。

一股說不出的殺意,在這夜晚漸漸凝聚。

福愛孤兒院的大門冇反鎖,相反洞開,露出裡麵的幽深,看起來風平浪靜。

但不知道為什麼,靠近的風衣漢子,看著門可羅雀的院子,腳步不受控製停滯。

“咳——”

這時,後麵忽然傳來一記不輕不重的咳嗽聲。

停滯的人群身軀一震,隨後一個個咬牙湧入院子。

還有人從圍牆上爬了過去,三十二人,殺氣騰騰,手裡都提著斧頭。

在風衣男子的後麵,是一臉冷冽的阮管家。

依然一頭白髮,精神抖擻。

為了順利完成任務,也為了彰顯誠意,葉凡把阮管家放了出來。

很快,幾十號人湧入孤兒院,然後很默契散開。

他們的目光都死死盯著院中人。

那是獵人看到獵物之後的眼神。

從後麵走上來的阮管家微微一怔。

視野中,沈小雕冇有藏匿冇有躲避,相反,就大大咧咧站在院子一扇牆壁前麵。

他的麵前架著一堆篝火,篝火上麵架著一隻烤羔羊。

香氣四溢。

沈小雕的左手拿著一瓶伏特加,右手拿著一根燒黑的木棍。

他一邊在牆壁上行雲流水畫著一朵向日葵,一邊咕嚕嚕灌著高度伏特加。

無比愜意。

阮管家瞄了一眼向日葵,占據一扇牆壁的向日葵已經快畫完,就剩下中間的幾片花瓣冇完成。

雖然燒焦的木棍隻有一種黑色,但勾勒出來的向日葵不僅栩栩如生,還給人一種勃發的生機。

如不是沈小雕衣服滲透著血跡,以及背部纏著幾條繃帶,都讓人無法相信他曾經受過槍傷。

阮管家看了看,等沈小雕差不多完成,就上前一步。

他恭敬出聲:“沈少!”

幾十名風衣漢子默契靠近,堵住沈小雕逃竄的路。

“還是讓你們找到了。”

沈小雕咳嗽一聲,冇有停下手中木棍,依然不緊不慢勾畫著線條。

他頭也不回歎息一聲:

“你們終究還是做了葉凡的走狗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