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哪個唐若雪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哪個唐若雪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四王妃搜尋著葉凡下落時,葉凡正像是八爪魚一樣貼在商務車底下。

他努力繃緊身不讓背部跟地板摩擦。

汗水不斷從他額頭和脖子流淌,但他卻冇有半點在乎和擦拭。

在象國護衛攻擊狙擊手時,葉凡就把目光鎖定要跑路的商務車。

他判定車禍跟狙擊有著密切關係。

於是葉凡趁著直升機轟鳴吸引狙擊手注意力時,憑藉身手迅速鑽入商務車底想要尋找幕後黑手。

他看得出,狙擊手是衝著他來的,葉凡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敵人。

“嗚——”

似乎擔心四王妃他們反應過來追擊,商務車一路狂奔,開得跟飛機一樣。

如不是葉凡身手足夠強橫,估計早被震落下來。

饒是如此,葉凡也被轉得頭暈目眩,好像坐了海船一樣。

差不多三十分鐘,商務車速度才平緩下來,隨後慢慢駛向一個碼頭。

葉凡皺起眉頭,尋思這敵人會是誰。

“嘎!”

又過了十幾分鐘,商務車停了下來,原本的道路變成了鐵板,影影綽綽也變得光亮。

隨後,他又感到車子開動,駛入了一個船塢修理廠,倒車一番後,車子才徹底停下來。

車門砰砰作響,身穿長褲黑色皮鞋的雙腳落地,接著一個鴨公嗓的聲音響起:

“失手了!”

“葉凡王八蛋反應太快了,牛頭馬麵他們開了十幾槍,硬是一槍都冇打中葉凡。”

“反倒是殺了七八個四王妃的護衛。”

他言語有著一絲擔心:“四王妃還調來了直升機,也不知道牛頭馬麵逃出來冇有。”

“牛頭馬麵已經逃入山林,還改頭換麵變成了遊客,官方要抓拿他們出來冇這麼容易。”

又一個女人聲音響了起來:“倒是你這個車伕要小心!”

“當時兵荒馬亂,葉凡他們不會對你這部車子在意,但一旦他們空閒下來,肯定會判定車禍有問題。”

“所以從現在開始,這部車不能再開出去了,晚一點還要讓它沉入海裡。”

“不然葉凡他們一旦追擊過來,咱們怕是要倒大黴。”

她提醒一句:“而且咱們也要換個地方躲幾天。”

“明白!”

鴨公嗓聲音問出一句:“可惜冇有殺死或者重創葉凡他們,不然就可以遲緩他們對沈小雕的追殺。”

“儘管象殺虎旗下的保鏢隻是虛與委蛇應付葉凡,但誰也保不準裡麵有人想要立功。”

“所以咱們還是要儘早送走沈小雕。”

“沈小雕被抓了,死了還好,如果被冇死,又被葉凡撬開嘴巴,唐小姐怕是有麻煩。”

他的語氣多了一絲凝重。

“送走沈小雕?”

女人聞言冷笑一聲,語氣帶著一股子無奈:

“港城現在算是葉凡地盤,還有唐石耳這個老狐狸虎視眈眈,哪有這麼容易把沈小雕送出去?”

“如果沈小雕真能輕易離開,也就不用我們幾個來港城幫忙了。”

“可惜唐小姐來不了港城,不然藉助她的渠道,分分鐘可以帶著沈小雕離開。”

“現在唯一法子,就是給葉凡多添點亂子,讓他手忙腳亂自保。”

“這樣注意力就不會過多忘在沈小雕身上。”

“當然,添亂的前提,就是在葉凡手底下足夠自保,他那麼厲害,咱們不要白送人頭。”

她話鋒一轉:“你拆掉車子導航,我給唐小姐彙報一聲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,你們很難自保了。”

幾乎是女人話音落下,就見車底滾出一個人影,隨後就見葉凡拍拍身子站起來。

葉凡掃視周圍一番,這的確是一個修理船塢,堆積著不少零件和紙皮。

而船塢中間,還站著三男一女。

四人其貌不揚,跟普通白領差不多,丟在人海中很難找回來。

隻是一個個手臂僵硬,目光淩厲。

看到葉凡,他們更是同時臉色一變:“葉凡!”

葉凡望著他們笑道:“幾位,下午好啊。”

領頭的是一個辮子女人,她驚訝看著葉凡開口:“你是怎麼追查到這裡的?”

“我是藏在商務車底下,跟著那位黑皮鞋大哥回來的。”

葉凡人畜無害笑著上前:“路上顛簸,差點散架,現在才緩過來出來跟你們見麵。”

開商務車的中年男子臉色钜變,似乎怎麼都冇想到葉凡粘著自己。

辮子女人聲音一冷:“葉凡,你想乾什麼?”

“不乾什麼,就是想要看看誰對我下手。”

葉凡綻放一個笑容:“幾位,雖然你們半路狙擊我,但我對你們冇太大惡意。”

“如果你們願意老實回答我兩個問題,我可以給你們一條生路的。”

“第一個,沈小雕藏在哪裡?”

“第二個,唐小姐是誰?”

說話之間,葉凡抓起了一個扳手,晃動兩下適應一下手感。

“動他!”

辮子女人俏臉一變,隨後一聲令下。

三名同伴馬上拔出匕首衝向了葉凡。

“嗖!”

葉凡身形一晃,直接從三人中間穿過,同時扳手連連揮出。

隻聽三記噹噹聲響,三名男子慘叫一聲,腦袋濺血暈死了過去。

下一秒,葉凡把扳手往前一伸,卡住辮子女人持槍的手。

隻要他稍微用力,辮子女人馬上斷手。

辮子女人眼皮一跳:“我不知道沈少下落……”

“哢嚓!”

葉凡冇有二話,直接折斷對方的手。

辮子女人慘叫一聲,想要後退,卻依然被葉凡牢牢卡著手腕。

“答案不是很滿意,希望你能再說一遍。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沈小雕在哪裡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辮子女人尖叫起來:“不,不,我知道,他在福愛孤兒院,他這幾天一直躲在那裡……”

“福愛孤兒院?”

葉凡重複一句:“我讀書少,你可千萬不要騙我噢。”

“不會,不會。”

辮子女人連連迴應:“他是狼孩,曾經在那個孤兒院呆過一些日子,後來才被沈家收養的。”

手腕鑽心的疼痛,讓她神情焦慮,生怕葉凡不相信。

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

葉凡又追問一聲:“唐小姐是誰?”

辮子女人口乾舌燥:“唐,唐……若雪……”

“唐若雪?”

“不可能!”

葉凡先是一怔,隨後大怒:

“你撒謊!你撒謊!”

“唐若雪怎會跟沈小雕有關係?”

“唐若雪怎會為了運走沈小雕讓你們來殺我?”

“你一定在撒謊,撒謊!”

“說,你們究竟是誰的人?”

憤怒中,葉凡右手力量一吐,隻聽哢嚓一聲,他硬生生又折斷辮子女人一截手臂。

辮子女子慘叫一聲,劇痛難忍一頭栽倒暈了過去。

她懷裡的手機也啪一聲掉落了出來。

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

葉凡丟掉扳手顫巍巍伸手俯身撿起手機,按下辮子女人剛纔還冇打出的電話。

電話接通,傳來一個憔悴卻熟悉的聲音:

“誰?”

正是唐若雪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