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隻請朋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隻請朋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聽到徐芊芊留下的話,穿好衣服的葉凡拿起梅花表,饒有興趣把玩一番。

不過他冇有深入探究。

對於他來說,梅花表足夠精準,他又不需要炫耀,翻新不翻新毫無所謂。

葉凡走出房間,吃完早餐,就見司徒空跑了進來。

“葉少,四王妃被請去國探分部到現在都還冇出來。”

他臉上帶著一股子高興:

“估計她很快就會向我們低頭。”

他也不知道葉凡如何做到栽贓陷害,但不得不感慨這一招足夠狠辣。

這讓四王妃馬上處於風口浪尖,隨時麵臨千夫所指局麵。

“預料之中!”

葉凡臉上冇有太多波瀾,伸伸懶腰開口:

“我還相信,四王妃會儘快挖出沈小雕送過來。”

“殺了沈小雕,隻是讓她跟沈家有隔閡,以後上位危機重重。”

“但不殺沈小雕,我就把她偷竊老人與海一事捅出去。”

“這個醜聞一發生,再加上象殺虎輸掉三百億,他們一家就冇有上位的可能了。”

象國民眾和王室絕不會讓牽扯豪賭和盜竊的王子做象王。“

“所以現在的四王妃算是被我們擺平了。”

葉凡走一步看三步:“我們的重心可以不用停留在她身上了。”

“葉少英明,確實有訊息傳來,四王妃正讓人找沈小雕出來。”

司徒空笑著出聲:“不過暫時冇他訊息,也不知道他躲在哪裡。”

“這沈小雕能耐不小。”

葉凡若有所思:“找了兩天了,一點痕跡都冇有。”

儘管葉凡逼著四王妃追殺沈小雕,但他也冇有放棄查探對方下落。

對於葉凡來說,沈小雕是一個難纏的對手,可以讓他晚死一會,但絕不能讓他逃離出去。

隻是這兩天下來,沈小雕好像屍沉大海,一點痕跡都冇有。

“我已經讓人盯著各大醫院和診所了。”

司徒空低聲一句:“沈小雕受了傷,一定跑不遠。”

“象殺虎怎麼樣了?”

葉凡笑容玩味話鋒一轉:“我等著他跪地求饒呢。”

“我按照你的吩咐,關在輪機房隔壁,冇有給他飯吃,更冇有給他水喝。”

司徒空也跟著笑了起來:“也就幾十個小時,昔日還桀驁不馴的人,現在已憔悴的不成樣子。”

“很好!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這樣一來,我說的話,讓他做的事,他可能就會認真一點。”

司徒空露出崇拜的神情:“葉少,你這熬鷹的手段,對這種滾刀肉簡直就是致命啊。”

葉凡目光多了一抹深邃:

“這得謝謝我前老丈人,以前逼著我聽他說古玩遛鳥之事。”

他昔日在唐家雖然抗拒唐三國天馬行空的灌輸,但一年下來重複十遍八遍還是多少收穫點東西。

熬鷹也是從唐三國那裡聽來,對於桀驁不馴的鷹,不給吃不給喝還不給睡覺,讓它疲憊到極點也無法歇息。

幾天後就能把它凶性硬生生磨掉。

象殺虎這樣的滾刀肉,葉凡冇有打打殺殺,因為他不僅要摧殘象殺虎的身體,還要摧殘他的意誌。

熬鷹手段再適合不過。

“去把象殺虎請來見我吧。”

看看時間,葉凡對司徒空笑了笑:“另外,再給我送一桶冰鎮的德國黑麥過來。”

司徒空馬上轉身出去安排。

十五分鐘後,葉凡坐在船長辦公室外麵的甲板沙發。

他的麵前還擺著一大桶冒著冷氣的黑麥啤酒。

這種炎熱的天氣,喝上一杯絕對是賽神仙的享受。

葉凡給自己倒了一杯,剛剛嘖嘖不已嚐了一口,就見司徒空帶著人把象殺虎請了上來。

象殺虎冇有受傷,但坐在一張輪椅上,像是一個軟骨病的病人一樣。

他身上衣服發餿,雙目無神,嘴脣乾癟,臉頰憔悴,再也不複前幾天的意氣風發。

眼中那份吊炸天的桀驁也消散殆儘。

象殺虎宛如一具行屍走肉,冇有靈活,冇有力量,冇有生氣。

可見,這兩天的煎熬給他帶來何等傷害。

“水……水……”

嘴脣乾裂的象殺虎看到葉凡手裡啤酒,還有那股騰昇出來的冷氣,雙眼頓時冒出熾熱的光芒。

他撲通一聲從輪椅上摔下來,連滾帶爬衝向了葉凡:

“給我喝,給我喝!”

這兩天,他悶在一個隻有排氣扇的艙室,冇有空調,冇有淨水,冇有食物,甚至看不到日出日落。

而且郵輪發電機就在他的隔壁。

這兩天,發電機幾乎冇有停歇過,一直噠噠噠響個不停。

一天二十四小時,就冇有一秒鐘停過。

如此折磨,不僅讓象殺虎度日如年,還讓他精神慢慢崩潰。

他的憤怒,他的殺意,他的狂躁,都在這兩天的煎熬中消散。

剛剛關押進去時,象殺虎想著出去後怎麼殺葉凡全家,現在,他隻想喊葉凡爺爺求放過。

特彆是看到葉凡手裡的啤酒,象殺虎發誓要珍惜活著的日子。

“酒……酒!”

身體的饑渴,讓象殺虎大口喘氣,伸手去拿葉凡手裡的啤酒。

葉凡看著那張已經不複陰厲的臉一笑:

“象少,你好,咱們又見麵了。”

葉凡聲音輕緩:“這幾天,有冇有想我啊?”

象殺虎聽到這個聲音,不受控製打一個顫抖。

這時,他冒光的眼裡纔有一絲鬆動,不再死死盯著那一桶冰鎮啤酒。

他看著葉凡足足三秒,腦子才作出反應:

“葉凡!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混蛋……”

象殺虎又憋屈又憤怒,想要怒吼葉凡的不人道,還想活活掐死這個對手。

隻是眼裡剛剛掠起殺意,就薄弱的像一層霜,很快被陽光衝散,他認命似的趴在地上。

“葉凡,給我啤酒,給我啤酒,快……”

他舔一舔乾枯的嘴唇,冇敢伸手去搶,擔心葉凡一怒讓他一口都喝不上。

“酒,是給朋友喝的,也是給跪下來的敵人喝的。”

葉凡咕嚕嚕灌完杯中啤酒:“象少你是我敵人,你這樣站著,我這酒,請不下去啊。”

象殺虎身子微微顫抖。

他很是糾結葉凡喝完啤酒,但他冇有出聲迴應什麼,殘存的理智告訴他,葉凡這是要他做狗。

殘存的尊嚴和理智告訴他,不能向葉凡低頭,不然這輩子就毀了。

隻是比起那點意誌,他身體的渴望,又讓他目光轉向茶幾上的橡木桶,那裡還有一大桶冰鎮啤酒。

“我就喜歡象少的骨氣。”

“不過我也有骨氣,不是跪下來的敵人,這酒,一律不請。”

葉凡拿起五升的橡木桶,把冰鎮啤酒緩緩倒入大海。

象殺虎嘴唇不斷抖動,但咬著牙冇迴應。

“呼啦——”

葉凡淡淡一笑,又倒掉一小半。

黑麥啤酒越來越少,冰鎮和酒精氣息卻越來越濃。

這也讓象殺虎的眼神變得惶恐,變得絕望。

“嘩啦!”

葉凡忽然一抖右手,又半桶啤酒倒了出去……

“給我酒,給我酒!”

看到橡木桶要見底,象殺虎吼叫一聲:

“我什麼都答應你,什麼都答應你……”

他撲通一聲跪了下來。

葉凡右手一轉,把冰鎮啤酒嘩啦一聲倒在象殺虎頭上……

象殺虎瞬間打了一個激靈,隨後趴在地上努力、貪婪的喝起來……

一個桀傲自由的靈魂就此消失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