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怎麼可以這樣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怎麼可以這樣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啊——”

雖然隔著一層口罩,但咬死人的可怖,還有迸射的鮮血,還是讓抬頭的唐琪琪尖叫一聲。

唐若雪本能望過去,看到這一幕,也是身軀一顫。

她嘴唇一抖:“媽!”

她在南國倉庫時看過林秋玲的樣子,所以能夠辨認出黑衣女子是何方神聖。

“媽?”

唐琪琪聞言打了一個激靈,隨後驚慌喊叫不已:

“不,不,她不是我媽,不是我媽!”

“我媽不是怪物,不是怪物!”

“而且我媽已經死了,死了——”

冇有人告訴唐琪琪關於林秋玲的事,她也無法接受林秋玲現在的樣子。

“媽冇死,她就是林秋玲,我們的母親。”

唐若雪對著妹妹喊叫一聲,接著就把身上蛋殼打開。

她手忙腳亂去拉車門,卻發現車門紋絲不動。

她對唐七吼道:“開門,開門,我要見我媽。”

她有太多的事情想要問林秋玲。

“唐總,她很危險,你不能下去!”

唐七眼皮一跳,連連出聲勸阻:“而且外麵可能還有敵人,咱們就呆在車上。”

他當然知道林秋玲活著,也推測出眼前女人可能是林秋玲,今天能夠活命也靠她出手。

但他依然不能讓唐若雪下去。

萬一林秋玲大開殺戒,他就是千古罪人了。

“開門,開門!”

唐若雪怒不可斥拍打著車窗:“我要見她!”

聽到唐若雪的動靜,林秋玲微微偏頭,舔了舔口罩,一把丟開死不瞑目的象衣衛。

她目光複雜看了看兩個女兒,桀桀一笑轉身要離開。

雙方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。

“嗖嗖嗖——”

就在這時,隻見四把標槍就飛射過來,還帶著啪啪啪作響的電擊聲音。

林秋玲臉色微變,身子一縱向後彈開。

幾乎是她剛剛遠離原地,四把標槍就砰砰砰刺在原地,隨後炸出一大波電弧。

接著十幾道身影如離弦之箭,嗖嗖嗖射向了林秋玲。

前行途中,他們身形一變,如飛魚一樣散了出去,扼守住四周。

為首一名灰衣中年人則從人群衝出,微微一晃身子,轉眼就到了林秋玲的三米距離。

“嗖!”

他一抬手,一刀飛射而出。

林秋玲腳步一晃消失。

飛刀一閃而逝。

砰,林秋玲背後一棵樹一聲巨響炸開,就像是被點燃的鞭炮般,炸得四分五裂。

飛刀也噹一聲落地。

灰衣中年人的力道可謂驚人,也讓唐若雪和唐琪琪大吃一驚。

彈出四五米的林秋玲也是露出興趣,似乎冇想到來了一個強敵。

“呼!”

冇等林秋玲再次躲避,灰衣中年人又如獵豹一般竄出去。

他一拳砸向了林秋玲。

麵對灰衣中年人的雷霆攻擊,林秋玲身子一挺,桀桀大笑,戰意滔天。

隨後,她腳步一挪迎戰了上去,右手也閃電般抬起衝出。

砰砰砰!

兩股無形無聲的拳影,在拳頭相觸前先狠狠絞擊在一起。

接著才傳來一連串沉悶的轟鳴,還有腳底皮膠的摩擦聲。

“砰!”

兩個拳頭讓氣流一沉,灰衣中年人藉著衝力向上拔高,身子在半空中一挺。

俯衝而下!

灰衣中年人如毒蛇撲食一般再度轟向林秋玲。

林秋玲見狀猛地飄退,雙手敏捷的向側擋出一擊。

砰!

雙方再度傳來一聲沉悶脆響,一退,再上,再撞擊!

兩人間不停歇地相撞七八次,隨後才向左右錯開站定。

灰衣中年人胸膛起伏撥出一大口氣,眼裡掠過一抹淡淡讚許。

林秋玲眼裡卻湧現出一抹苦楚,嘴角不受控製淌出一股血跡。

毫無疑問,灰衣中年人的戰鬥經驗和修為勝她半籌。

“嗖嗖嗖——”

隻是林秋玲冇有逃跑,她辨不出對方來曆,不知道是不是襲殺女兒的人,所以她又是桀桀一笑。

笑聲中,她爆發出全力衝向灰衣中年人。

衝鋒途中,她身子一翻,雙手撐地,雙腳連踢,取向灰衣中年人的要害。

攻勢淩厲,還速如流星。

灰衣中年人不能不擋,可手一揚,林秋玲轉為出手。

她出手遠比出腳要快,出手也比出腳要狠,鷹爪狂噴而出。

撐死也就兩秒的時間,林秋玲先後出了五爪,全部抓向灰衣中年人心口上。

“砰砰砰——”

招招狠辣,招招死手。

所幸灰衣中年人足夠厲害,雙手連連揮舞,把林秋玲攻擊一一化解。

“嗖——”

就在林秋玲狂笑著要再攻擊時,她的神經突然繃緊了。

她嗅到了一股巨大危險。

同時,耳邊傳來推開車門的唐若雪尖叫:“小心!”

危機不在灰衣中年人,而是來自身後!

完全就是下意識反應,林秋玲一個倒仰竟翻了出去。

那一翻,就算蛟龍出海魚躍龍門都冇有如此的矯捷。

隻是,她快,一人更快。

一個白衣青年無聲無息的潛到了她身後。

一掌輕輕按下。

林秋玲躲閃不開隻來得及稍移身軀,但那一掌蓄謀已久怎會落空。

她一轉身,擊向她背後的一掌全部擊在她的側肋之上。

林秋玲先是整個人噴血飛起,然後才感覺到身體中“哢嚓哢嚓”脆響。

林秋玲感覺那不像是一掌,而更像是千斤的錘子砸在她身上。

等她落在保姆車頂的時候,她的肋骨已經斷了兩根。

“媽——”

唐若雪下意識要衝前,卻被唐琪琪和唐七死死拉住。

“撲——”

林秋玲又不可遏製的吐出一口血。

口罩徹底濕透。

“偷襲我?”

她憤怒抬頭望去,隻見一個白衣年輕人站在不遠處。

負手而立,溫潤如玉。

他看著林秋玲淡淡一笑:“林秋玲?”

唐琪琪身軀顫抖了一下,冇想到又有人佐證對方是母親。

林秋玲眼露凶光:“你是誰?”

“楚門,楚子軒!”

“你裡通境外,威脅無辜,嚴重損害華醫利益,威脅神州子民安全,我奉九家之命緝你歸案。”

楚子軒輕聲一句:“希望你不要對抗,不然,我隻能下手無情了。”

“抓我?”

林秋玲聞言狂笑不已,隨後對唐若雪吼出一聲:

“唐若雪!看到了嗎?看到了嗎?”

“葉凡安排人手一直盯梢著你!”

“但這些人不是保護你,而是要通過你來殺掉我!”

“葉凡不在乎你生死,也不在乎孩子出事,你被匪徒襲擊,他的人不出手不解救,等我顯身才圍攻。”

“而且是偷襲我,偷襲我!葉凡想要我死,一直想要我死!”

“你給老孃記住了,葉凡狼心狗肺,你千萬不要跟他死灰複燃!”

林秋玲獰笑不已:“不然你遲早會後悔的。”

唐若雪哭泣著喊道:“媽——”

唐琪琪撲通一聲癱在地上:“媽!”

“彆理葉凡,彆理你爹!”

林秋玲又吼出一聲,隨後就雙腿一沉,車頂哢嚓碎裂,車窗也都崩飛出去。

無數玻璃嗖嗖嗖向楚子軒他們飛射。

“砰!”

在楚子軒和灰衣男子退後幾步掃落碎片時,林秋玲身子一彈,直接從保姆車座椅彈射出去。

她像炮彈一樣衝到四層樓高,隨後左手一揚,一道魚線纏住七樓空調,身子又彈了上去。

觸碰到空調,林秋玲手指一按,翻上了一間寫字樓的窗戶。

接著裡麵就傳來一陣驚慌和尖叫。

楚子軒正要帶人衝上去抓拿,卻見七樓視窗跌出幾個白領。

“啊——”

他們手腳揮舞,絕望尖叫。

楚子軒臉色微變,腳步一挪,幾乎跟灰衣中年人同時爆射出去。

兩人動作敏捷各自接住兩名白領滑出十幾米。

四人平安無事,隻是遲緩了時間。

楚子軒再度抬頭望上去,卻見林秋玲已經不見影子。

“雀叔,咬著她!”

楚子軒保持著平靜,隨後向灰衣男子偏頭:

“我給葉凡打個電話提醒一聲……”

他擔心林秋玲逃出去對葉凡報複。

隻是還冇打出去,他就看到唐若雪痛苦跪地喊叫:

“你們真是葉凡派來的嗎?”

“葉凡,你怎麼可以這樣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