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不歡而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不歡而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王妃!”

看到這一幕,象國保鏢憤怒不已,紛紛對著四王妃喊叫。

同時,他們對葉凡更加恨之入骨。

跟隨四王妃這些年來,一直都是彆人跪在四王妃麵前,何曾見過四王妃低頭?

可今天,她卻跪在葉凡麵前,一個個悲憤憋屈不已。

“不錯,能屈能伸,不愧是四王妃。”

“不過,求人,就要把全套戲做足,否則就顯得不夠誠意了。”

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波瀾,讓司徒空端來一杯茶,然後放在四王妃手裡:

“向我唐大哥道歉了,我們就可以坐下來說一說象殺虎的事情。”

他還一把按住要跑路的唐石耳。

“唐大哥,你那天去象國公館受儘了恥辱,我當時就答應過,一定替你討回公道。”

“今天我給了四王妃一個耳光,還讓她跪了下來,現在她端著一杯道歉茶,要不要接受,你說了算。”

葉凡讓唐石耳坐到四王妃的麵前:

“接受,我就跟她談判,不接受,我就跟她魚死網破。”

唐石耳苦笑一聲:“葉老弟,你這一刀,狠啊。”

他想起那一句經典台詞,出來混,遲早要還的。

“唐石耳,象國公館是我不對,不該打你耳光,不該讓你下跪,我道歉。”

四王妃俏臉擠出一絲笑容,語氣卻帶著一股子陰寒:

“我向你說對不起。”

“希望你大人大量,喝了這一杯茶。”

她飽受屈辱一樣舉起茶杯放在唐石耳麵前。

“雖然我知道你道歉不是出於本意,以後還會因今天恥辱報複我,但我還是願意接受你這杯茶。”

唐石耳恢複了平靜,看著四王妃歎息一聲:“因為幾十年過去,你不再是當初的小姑娘,我卻還是那個唐石耳。”

“你是我救下來的,我又怎忍心讓你過得不好?”

“江湖凶險,好好保重。”

話音落下,唐石耳接過茶水,一飲而儘,隨後起身從容離去。

四王妃看著他背影微微一怔,似乎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麵的場景,眸子的仇恨少了很多。

葉凡也感慨一聲,薑還是老的辣啊。

唐石耳這幾句話,有懷舊,有寬容,有囑托,還有待你如初戀的情懷。

三十分鐘後,一樓甲板,葉凡坐在露天沙發,手裡拿著一挺魚竿進行海釣。

收拾一番平複了情緒的四王妃,重新出現在葉凡麵前。

她已經知道葉凡的性子,開門見山:

“開出你的條件,讓我帶走象殺虎和阮管家。”

“在你想著帶走象殺虎之前,你要先想法子說服我讓他活下來。”

葉凡目光望向了遠方海麵:“沈小雕還冇找出來殺掉,我隨時可以依照賭約一刀砍了象殺虎。”

“葉凡,我知道你想挑拔沈家和象家的關係。”

四王妃也是一個聰明人:“你讓象殺虎殺沈小雕這一招也確實歹毒。”

“可我還是想要告訴你,沈家和我們的關係不會如你想象的脆弱。”

“彆說沈小雕隻是沈半城的義子,就算是親生兒子,被我們娘倆殺了,沈半城也不會報複我們。”

“因為他在我們身上投資太多了,象殺虎的上位,更是關係到沈家未來的百年佈局。”

“隻要不是死到沈半城自己,他不會輕易跟我們撕破臉皮鬨翻的。”

“你的離間之計真冇有意義。”

“事實上沈半城早上也親自給我打了電話,安撫我不要因沈小雕一事擔心沈家翻臉。”

“他理解象殺虎開槍,也會繼續支援我們娘倆。”

“你扣著象殺虎異想天開挑拔我們兩家,還不如要點實際的東西更有意義。”

四王妃散去了眾人麵前的憤怒和羞辱,俏臉多了一抹睿智和冷冽,站在葉凡身邊輕柔出聲。

“看來我低估了你們兩家的關係。”

葉凡臉上冇有太多波瀾,似乎早料到這一出:

“不過也是,你們冇有孃家勢力的孤兒寡母,對於沈半城來說是容易掌控的傀儡!”

“你們上位,等同於沈半城上位,出於長遠戰略來看,你們關係的確不是輕易能破壞的。”

“隻是,我還是想要沈小雕死!”

“他如果不死,象殺虎的生死就在我一念之間,哪怕你帶回去,我也能隨時捏著賭約要他的命。”

“所以要想我給象殺虎一條生路,王妃你最好儘快拿沈小雕來換。”

他語氣很是平靜:“不然我哪天腦子一抽,就可能斬了你兒子。”

“葉凡,你聽不懂我的意思嗎?”

四王妃聲音一冷:“沈小雕下落不明,一時找不到,而且殺他冇有意義。”

“你可以開其它條件給我帶走兒子!”

“隻要你的條件不過分,我都會儘力滿足你。”

她柳眉倒豎盯著葉凡出聲:“哪怕你要化解千影危機,我也可以全力周旋。”

“有冇有意義,你說了不算,我說了算。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哪怕真挑拔不了你們兩家,隻要我高興我樂意,你就要想法子弄死沈小雕。”

“至於千影困境,霍韓危機,那是沈小雕橫死後再談的事情。”

“而且你連沈小雕都殺不了,我又怎麼相信你能化解千影危機?”

對於葉凡來說,沈小雕雖然隻是義子,但逼迫四王妃追殺,多少會讓沈家人心裡不爽,

沈半城再怎麼長遠戰略,沈小雕橫死也會成為一根刺。

一旦將來利益到手沈家上位,他就會跟四王妃新帳舊帳一起算。

而對於四王妃和象殺虎來說,有第一次下手,就有第二次下手。

這會給沈半城帶來極大的危險。

四王妃厲喝一聲:“葉凡,你非要沈小雕死?”

葉凡毫不猶豫迴應:“是!”

四王妃怒笑:“葉凡,你非要撕破臉皮不死不休嗎?”

“當戚曼青她們被你們抓起那一刻起,我們之間就已經撕破臉皮了。”

葉凡無視對方怒意:“而且我光明正大捏著象殺虎和阮管家生死,我不怕千夫所指也不在乎壓力。”

“當然,你可以派人來營救或者向神州抗議。”

“隻是我要提醒你,你最好能雷霆把象殺虎他們救走,不然你的輕舉妄動隻會給他們帶來痛苦。”

“還有,要快,不快一點殺掉沈小雕,我擔心象殺虎熬不住。”

“我給你三天時間,三天見不到沈小雕腦袋,你就不用想著帶象殺虎回去了。”

說完之後,葉凡手指輕輕一揮:“送客!”

“葉凡!”

四王妃咬牙切齒,想要發飆卻最終忍下,一腳踢翻葉凡的魚桶,隨後轉身離開甲板。

十分鐘後,四王妃鑽入了勞斯萊斯,臉色陰沉的可怕

一個女秘書遞給她一條毛巾擦拭雙手:“王妃,現在該怎麼辦?”

四王妃俏臉一冷:

“召象衣衛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