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該拿命來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該拿命來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不加牌了?

三百億和小命該交出去了?

象殺虎心裡微微咯噔,還扭頭望了沈小雕一眼。

葉凡一笑:“不用看他,他廢了,控製不了我加牌了。”

象殺虎臉色钜變,似乎冇想到葉凡窺探出他們端倪。

隨後他又冷笑一聲:“我都不知道你說什麼。”

“不加牌就開牌吧,時間差不多了,我要趕著去慶賀。”

“五百億,還有你的命,足夠我大醉三天了。”

雖然葉凡的話讓象殺虎驚訝,但看到葉凡的暗牌,他又止不住冷笑起來。

四張牌冇自爆,不代表五張牌加起來還冇事。

“葉凡,點數很不錯啊,可惜你贏的機率太小了,你暗牌隻能是三。”

“大於三或者小於三,你今天都贏不了我。”

象殺虎流淌著一股霸氣:“我不信,你的暗牌會是三!”

“而且我覺得,你應該早就自爆了,隻是為了活多一會,死撐著加牌而已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他把自己的底牌翻了出來,一個k,加上明牌十,二十點。

“本王二十點,葉凡,開你的牌!”

二十點,象殺虎果然二十點!

全場嘩然不已,伸長脖子望向葉凡。

葉凡冇動。

“怎麼?臨死了,還要我送你一程?”

象殺虎獰笑一聲,上前一步,一把掀開葉凡的底牌。

方塊三。

三四五六,再加三,二十一點。

象殺虎笑容瞬間停滯。

方塊三,毫無水分的方塊三。

這讓葉凡的五張牌總數是二十一點,自然就大過了象殺虎的二十點。

“這……怎麼可能?”

象殺虎無法相信看著桌上的底牌,眼裡第一次有了茫然:

“怎麼會是方塊三?”

葉凡加牌三次,不僅冇有自爆,反而湊成了二十一點,這運氣實在太逆天了。

象殺虎的同伴也都驚呆了,全身僵直一動不動。

唐石耳他們也本能保持沉寂,緩衝方塊三帶來的衝擊。

畢竟開局以來,象殺虎的氣勢一直壓著葉凡。

葉凡的不斷加牌,不僅給人技不如人之感,也讓人譏嘲葉凡心理素質太差。

很多人都認定葉凡必輸無疑,所以看到他現在翻盤取得勝利,一個個都感覺很荒繆。

沈小雕知道他們一夥中計了,不然葉凡也不可能輕易破掉他的神控術,可卻一時找不到葉凡勝利的漏洞。

“方塊三,贏了,贏了。”

臉色蒼白的韓子柒最先反應過來,呆愣一會後就尖叫起來,不受控製跳了起來:

“贏了,贏了。”

她還衝上去,一把抱住葉凡,喜極而泣。

司徒空和霍紫煙他們也都很高興,吊著的一顆心放了下來。

葉凡輕輕拍著韓子柒一笑:“我早就說過,不用擔心,勝利是屬於我們的。”

沈小雕臉色青灰,盯著葉凡出聲:“葉凡,好手段。”

“光明正大贏你們,哪有什麼手段?”

葉凡坦然迎接沈小雕目光:

“覺得我有問題或者出老千的,你儘可以檢視監控錄像或者詢問裁判團。”

“倒是你們,一次次在艾麗莎郵輪玩見不得人的行徑。”

“前些日子,沈小雕你帶人來艾麗莎郵輪,一連三個晚上連贏十五局。”

“一萬塊贏走我們好幾億。”

“在外人看來,這是你們賭術過人,連小刀和九爺都輸給你們,但在我看來,這不過是你們用催眠術催眠了他們。”

葉凡選擇了一個大家容易理解的催眠字眼開口:

“你用自己的催眠術控製了小刀和九爺,讓他們每一局都走向自爆或者自爆邊緣,讓你沈小雕百戰百勝。”

“因為司徒空和郵輪的目光,一直盯著你是否出千,以及荷官是否被收買份上,忽略了小刀和九爺他們的態勢。”

“讓你沈小雕鑽了空子,連贏十五局,成為大家心目中的賭神。”

他毫不客氣揭露著沈小雕他們的底細。

葉凡不僅要贏,還要他們身敗名裂。

“啊——”

此話一出,全場頓時一片嘩然,齊齊看著沈小雕他們。

十五局的勝利,是靠催眠術?

觀戰的九爺和小刀他們也都目瞪口呆,自己輸掉那麼多賭局,原來是沈小雕掌控了自己意識。

他們回想一下,發現輸掉的賭局,確實是自己不斷加牌自爆而成。

沈小雕臉色一變:“葉凡,你不要血口噴人,更不要殺人誅心,汙衊我的人品賭術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葉凡打出一個響指:“就知道你不會認賬,所以我早就剪輯好你的對賭畫麵。”

“你當時搞些什麼動作,九爺他們是否被催眠,一目瞭然。”

隨著他這一個指令,司徒空馬上播放出沈小雕對賭場景。

在場賓客很清晰見到,沈小雕每一場對賭,都會說一句辛苦了,隨後就盯著九爺他們眼睛審視。

細分的畫麵上,沈小雕的眼睛好像特效一樣,宛如無儘的深淵要把人吸引進去。

彆說當時對賭的九爺他們,就是在場賓客隔著螢幕,也能感受到沈小雕目光的威力。

這讓在場賓客相信了不少,也讓不少千金貴婦流露失望。

隨後,眾人又見到,刀仔和九爺他們每一場賭局,基本是自爆輸給沈小雕。

而沈小雕離開郵輪時的汗流浹背,更是給人一種透支精氣神的衝擊。

至此,在場賓客基本都相信沈小雕靠催眠取得賭局勝利。

象殺虎臉色也變得難看,冇想到葉凡早就識破他們手段。

他怨恨看了沈小雕一眼,都是這廢物大意,不然自己今天怎麼會輸呢?

“這種合成的東西就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。”

沈小雕看著葉凡冷笑一聲:“我真會催眠術,真能靠催眠術勝利,今天象殺虎就不會輸了。”

“今天一戰,你依然對我施展了催眠術,想要迷惑我自爆輸給象殺虎。”

葉凡早有準備:

“第一局我本來能夠贏取象殺虎的,就是你對我搞鬼引得我跟著自爆,才讓雙方不得不平局的。”

“我也是一時大意,以為你不是親自跟我對賭,我就不會著道,可以跟象殺虎公平一戰。”

“誰知還是被你迷惑了。”

“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,你對我催眠是藉助手裡的墨鏡,那裡有兩朵向日癸,映入我眼睛迷惑我心智。”

“這也是我第一局輸掉的原因,如非你對我催眠,我怎麼會拿著二十點還加牌呢?”

葉凡繼續打擊著沈小雕。

司徒空又讓監控室傳來幾個片段。

畫麵清晰展示了沈小雕意圖操控葉凡的行徑。

幾個裁判團成員拿到沈小雕墨鏡,也能辨認出鏡片確實刻了向日葵。

在場賓客見狀又是一片嘩然,對沈小雕徹底失去好感。

而且他們都想起葉凡第一局加牌的詭異場景,隻能用沈小雕催眠來解釋了。

“誣陷,誣陷,天大的誣陷。”

“如果我真能對你催眠,第一局就讓象少贏了,何須第二局?”

沈小雕努力掙紮著:“而且我能催眠你一局,就能催眠你第二局,為何還讓你最終贏了呢?”

“隻能說你有豬隊友。”

“第一局象少本來能贏的,無奈他貪功,想要憑藉實力贏我,加牌賭一把,運氣不好自爆。”

“第一局和局了,本來我也會被你繼續迷惑,所幸象殺虎一口濃煙噴醒了我,讓我及時恢複意識清醒了不少。”

葉凡看著沈小雕又是一笑:

“於是我在第二局裝瘋賣傻避開你的催眠,最終靠實力湊出二十一點贏取勝利。”

“當然,你無法強力掌控我,也跟你水平不高有關,不然就不會讓我避開催眠贏得這一局。”

他有意無意挑拔著兩人關係。

沈小雕果然眼皮一跳,掃過象殺虎一眼,顯然心裡咒罵著對方。

象殺虎也怒不可斥,覺得沈小雕太廢物,學藝不精。

“算了,這些廢話就不說了。”

葉凡望向了象殺虎,一聲斷喝:

“來人,取象少小命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