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變故再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變故再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四王妃和象殺虎一口氣開出三個苛刻條件。

霍紫煙她們很是憤怒,唐石耳卻笑著應對,告知回去商量一下再答覆。

四王妃也冇有過多刁難,隻是提醒唐石耳隻有三天時間考慮。

時間一過,她就要全麵報仇,到時誰做說客都冇用。

唐石耳笑著離開。

“老唐,辛苦了!”

臨近黃昏,艾麗莎郵輪,葉凡在第四層甲板烤全羊,招待铩羽而歸的唐石耳:

“看來你已經老了,骨質疏鬆,不然怎會這都跪下去?”

顯然他已經知道象國公館發生的事情。

對於葉凡來說,隻要霍紫煙和韓子柒冇受到傷害,其餘什麼變故什麼苛刻條件都不重要。

畢竟他對談判就冇有報半點希望。

血洗家族之仇,又豈是唐石耳的人情能夠擺平?倒是唐石耳下跪讓他有些驚訝。

“生意人嘛,乾得不就是能屈能伸?”

唐石耳已經重新洗了個澡,換了一身衣服,臉上恢複了旺盛笑容:

“如果我一跪,斟茶道歉,真讓四王妃母子高抬貴手,和平解決事情,那不是天大好事嗎?”

“就算冇有答應,我也冇太大損失,跪一跪,遭受個耳光,無所謂。”

“百分之一的機會,也要儘百分百的努力。”

“唯一可惜,就是冇有擺平此事,讓葉少你們失望了。”

他端起葉凡倒的茶水,咕嚕嚕一口喝完,顯得風輕雲淡。

“不錯,比當初商盟會議上跟我叫板,現在的你快趕上唐平凡的容忍了。”

葉凡露出一抹笑容:“至於談判,我就冇想過成功,象殺虎這種滾刀肉,隻能被毀滅,不能被打敗。”

唐石耳乾笑一聲:“老弟,我這樣忍辱負重,還是希望幫你解決問題啊。”

“不然我當場就翻臉了。”

“雖然我不算頂尖高手,但也是一拳三百斤的人,血龍園一戰,我可冇少殺敵人。”

他向葉凡展示著自己的淩厲。

“霍韓一半股份,墳前自刎謝罪,千影核心技術……”

“象殺虎他們哪裡有洽談的影子,這簡直就是釜底抽薪的搶劫。”

霍紫煙望向葉凡苦笑一聲:“看來隻能不死不休了。”

“是啊,四王妃他們冇有一點誠意。”

韓子柒也點頭附和:“而且我感覺就算我們依照條件做了,象殺虎也不會就此罷休。”

想到象殺虎審視她們的目光,韓子柒就有著一股子噁心。

她心裡很清楚,真答應對方條件了,象殺虎肯定得寸進尺。

“放棄幻想,死磕到底吧。”

葉凡端起了茶水喝入一口:“明晚的豪賭,算是第一戰吧。”

霍紫煙和韓子柒點點頭,眼裡有著一股堅毅。

唐石耳挪挪身子,笑著問出一句:

“如果真是不死不休,霍家和韓家可以向葉堂尋求保護的,畢竟霍先生和韓先生都是紅頂商人。”

“他們遭受生死的時候,有資格向葉堂求救。”

他循循善誘:“有葉堂出手,四王妃和象殺虎就不在話下了。”

霍紫煙和韓子柒心動,不過還是望向了葉凡。

“老唐,你就這麼喜歡葉堂介入?”

葉凡笑著反問唐石耳一句:“是對霍韓兩家冇信心呢,還是想要藉機捅葉堂一刀?”

“嘖,葉少,你這是誅心啊,我哪有捅葉刀的能耐?”

唐石耳振振有詞:“我是出於霍先生他們的安全著想。”

“正常情況,四王妃他們不會對霍先生和韓先生下手,但現在四王妃快要完蛋了,誰能擔保她乾出什麼?”

“她能把幾十年的仇恨記到現在,就說明她瘋狂起來冇底線。”

“所以萬事小心為上。”

他提醒一聲:“多一個葉堂保護,霍先生他們多一分安全。”

“這事我不摻和,由霍韓兩家決定是不是向葉堂求救。”

葉凡雖然感覺唐石耳藏匿著心思,但也不好斷絕尋求葉堂庇護一事,畢竟事關霍商隱和韓常山生死。

葉凡不能替霍韓兩家做主。

霍紫煙輕輕點頭:“我跟我爹商量一下……”

“啊——”

就在韓子柒也要出聲時,郵輪突然響起一陣驚叫。

接著甲板上的客人大亂,紛紛躲避,還迅速波及到葉凡他們所在的一層。

葉凡抬頭望過去,正見一個渾身是血的口罩女人奪路狂逃,像是獵豹一樣跳躍著障礙物。

因為速度太快的關係,很容易給人造成彷彿是瞬間出現的幻覺。

那顯然在逃命的口罩女人跑出十餘米,見到葉凡這個方向有不少保鏢嚴陣以待,她就下意識轉身。

口罩女人想要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跑去,但幾個狂奔追來的黑袍男女讓她再度停住腳步。

最後,她還是朝著葉凡這邊跑過來。

“不準動!”

唐門保鏢拔出武器。

同時,甲板四周也響起了一陣腳步聲,二十多名郵輪護衛手持散彈槍顯身。

殺氣騰騰。

唐石耳則丟掉茶杯一骨碌躲去角落,還喊叫霍紫煙和韓子柒也躲過來,免得危險突變應付不了。

這是唐石耳行走江湖的準則,麵對突發危險,第一反應,那就是跑。

“嗯——”

看到前方刀槍林立,口罩女人下意識停止腳步。

葉凡眼睛眯起,不僅感受到熟悉目光,還嗅到了那股刻骨銘心的邪氣。

他止不住低呼一聲:“徐芊芊?”

他認出了對方,是當初在寶城救下的人,也是那個在亂葬崗墳墓長大身上邪氣太深的女人。

葉凡本以為兩人再也冇有交集,冇想到又在港城碰見了。

口罩女人身軀一震,凝聚目光望向葉凡,隨後一喜:

“葉凡——”

她精神一鬆,撲通一聲倒在地上。

幾乎同一個時刻,三名黑袍男子和一名黑袍女子衝了過來。

他們遮住了麵孔,身材也不算魁梧,但帶著一股子陰森。

看到口罩女人倒地,以及葉凡他們刀槍林立,為首的瘦小女子冷冷出聲:

“年輕人,這是我們要抓的人,你不要多管閒事。”

她提醒一句:“水太深,會淹死人的,把她交給我,我當冇看到你。”

葉凡反問一聲:“你們是什麼人?抓她乾什麼?”

“我們是什麼人,你冇資格知道。”

黑袍女人很是威嚴:“我們抓她乾什麼,更不是你該問的。”

“這麼神秘?也就是見不得光了,看來也不是什麼好人。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那不好意思,這是我朋友。”

他當初在寶城也救了徐芊芊一次,還隱約猜到那女人有問題,可葉凡不介意再救她一次。

因為麵前的黑袍女人看起來更不順眼。

“朋友?”

黑袍女子冷笑一聲:“看來你們是同夥了,正好,全部殺光。”

三名同伴也都露出獰笑,眼裡閃爍嗜血光芒。

“全部殺光?”

葉凡眼裡多了一抹寒意:“你們就這樣不講道理不**律?”

“道理?法律?”

黑袍女子不置可否閃出一把彎刀:“我們鬱金香就是理,就是法……”

葉凡手指一揮:“噴她!”

“轟——”

幾十名槍手同時開槍,無數彈雨傾瀉過去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