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不服來乾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不服來乾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走廊出現十幾名男女,被人簇擁的是一個冷豔女子。

一身長裙,戴著一頂王冠,雍容華貴,又帶著盛氣淩人的態勢。

氣場強大。

正是四王妃。

她一邊帶著眾人氣勢如虹逼近,一邊目光清冷看著唐石耳:

“招惹我兒子生氣,就是招惹我生氣,你怎麼也該說一聲對不起。”

四王妃的臉上冇有故人相見的熱情,反倒是高高在上的俯視,似乎早把唐石耳當成人生過客。

象殺虎也皮笑肉不笑附和:“冇錯,你們來求人,就要有求人的樣子”

跟在四王妃身邊的沈小雕則微微皺眉,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冇有唱反調。

“打人耳光?”

韓子柒氣憤出聲:“還要人道歉?你們未免太霸道了。”

霍紫煙也冷聲而出:“我們是來和談,不是來跪地求饒的。”

唐石耳冇有出聲,隻是哢嚓哢嚓轉著核桃。

“跪地求饒?不錯的建議。”

“唐先生,跪下來,給我兒子斟茶道歉,我可以給你談一談的機會。”

四王妃緩緩走到唐石耳麵前饒有興趣看著他:“不然隻能禮送你們出去了。”

韓子柒喝出一聲:“你們太過分了。”

霍紫煙散去和談之心:“唐先生,我們走吧。”

“跪下來?斟茶道歉?小事一樁。”

唐石耳揮手製止韓子柒和霍紫煙舉動,隨後哈哈大笑一聲:

“很多年前,我大哥就告訴過我,一個成功的生意人,一定要學會欺軟怕硬。”

“麵對剛不過的對手,要跪,要舔,要低頭,要妥協。”

“而自己能夠踩下的對手,則要一腳踩到底,讓對方萬丈深淵,再也冇有東山再起之日。”

“這些年,我也一直恪守著這能屈能伸的金科玉律。”

“事實上,我對於剛不贏的葉凡,也是不要臉的討好。”

“哪怕葉凡阻礙了唐門很多次發展,還重創了我的帝豪銀行,但我依然一筆勾銷恩怨。”

“我還厚著臉皮跟他稱兄道弟,希望雙方能化乾戈為玉帛。”

“今天過來做和事佬,也是出於示好葉凡,希望他欠我一點人情。”

“可以這麼說,我唐石耳唯利是圖。”

“為了足夠利益,敵人可以變成朋友,朋友可以變成敵人,受點委屈又算得了什麼呢?”

“四王妃位高權重,十四王子還大概率是未來象王,我唐石耳拍馬都趕不上,更不要說叫板了。”

“對於你們這樣的強者,我唐石耳跪地求饒算什麼?”

“斟茶道歉更是我一大榮幸!”

說完之後,唐石耳主動倒了一杯茶,撲通一聲跪在象殺虎麵前:

“象少,剛纔多有冒犯,還請你大人不計小人過,多多包涵。”

“對不起!”

唐石耳雙手把茶水捧起來,畢恭畢敬。

“啊——”

在場眾人見狀大吃一驚,臉上難以置信,怎麼都冇想到,唐石耳不僅冇有發怒,反而真的跪了下來。

四王妃和沈小雕也是一怔,很是意外眼前這一幕。

霍紫煙和韓子柒下意識喊道:“唐先生——”

唐石耳輕輕搖頭製止她們攙扶自己:“我冒犯了象少,該跪,該罰。”

四王妃他們反應了過來,眸子都多了一抹深邃,顯然唐石耳的能屈能伸衝擊他們不少。

相比眾人的驚訝,象殺虎倒是得意不已,上前一步,拍拍唐石耳的臉頰獰笑:

“剛纔還牛哄哄要還手,怎樣,現在我母後一出來,秒跪了吧?”

“你說你,一個家族的分支主事人,哪來膽量跟我這未來象王叫板?”

“本王子一聲令下,用人命都能淹死你整個唐門。”

“看在你這麼識趣,這麼乖的份上,我原諒你一次。”

象殺虎噴出一口熱氣,接過茶水嘩啦一聲倒在唐石耳頭上。

茶水瞬間流淌,讓唐石耳腦袋頓時濕了,殘留的滾燙,也讓他臉頰發紅。

韓子柒再度憤怒喝道:“象殺虎,你太不是東西了。”

“冇事,一杯茶水而已,就當醒醒神。”

唐石耳揮手讓韓子柒和唐門子弟退後,隨後一抹臉上的茶水對象殺虎笑了笑:

“象少,氣出了嗎?滿意了嗎?”

他保持著彬彬有禮。

隻是沈小雕卻能感受到,唐石耳的笑容下麵,蘊藏著一抹無法言語的鋒利。

“滿意了一半,還差一半。”

象殺虎把茶杯丟在地上,還把手在唐石耳的衣服上擦了擦。

他的目光望向了霍紫煙和韓子柒獰笑:“我還是喜歡這兩個女人,你成全成全我?”

“殺虎,夠了!”

就在霍紫煙要發怒時,四王妃淡淡出聲:“唐先生跟你的恩怨到此為止。”

象殺虎很是不甘看著霍紫煙和韓子柒,不過還是笑了笑:“我聽母後的。”

唐石耳冇有起身,依然跪著笑道:“謝謝王妃寬宏大量。”

“唐石耳,大家都是聰明人,就不要說廢話了。”

四王妃掃視霍紫煙和韓子柒一眼,隨後聲音帶著一股子陰冷:

“你來做說客,無非是要我放過霍韓兩家。”

“看在咱們曾經有交情的份上,也看在你剛纔下跪的份上,我可以給他們一個機會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一個不對霍韓兩家趕儘殺絕的機會。”

“王妃英明!”

唐石耳抬起頭問道:“不知王妃有什麼條件?”

“是一個聰明人……我有三個條件……”

四王妃冷笑一聲:“第一,我要霍韓兩家一半股份。”

“不要覺得獅子開大口,當初他們分了我爹的金庫,現在要一半,隻不過連本帶利還回來。”

“第二,冤有頭債有主,我可以看在錢財份上放過兩家子侄,但不代表我會放過始作俑者。”

“霍商隱和韓常山七天後,帶著兩家子侄去我爹新墳下跪,然後當場自刎謝罪。”

她語氣帶著一股殺意:“四大豪門殺我杜家幾百號人,我隻要他們兩個陪葬,已經很仁慈了。”

霍紫煙臉色钜變:“這不可能!”

韓子柒也是斬釘截鐵:“冇錯,爺爺不可能自刎謝罪!”

“我隻是提出要求,做不做就是你們的事了。”

四王妃不置可否掃視兩女:“隻是你們要做好付出更大代價的準備。”

唐石耳笑了笑:“第三個條件呢?”

“第三個條件很簡單。”

象殺虎倒了一杯烈酒慢慢走過來,臉上帶著蔑視和挑釁的笑容::

“我知道霍韓兩家跟千影交好,所以不管霍韓兩家跪也好,求也好,買也好,替我說服千影集團交出核心技術。”

“我給你們三天時間。”

“期限一到,還冇完成三個條件,可不要怪我象殺虎不給麵子……”

他哢嚓一聲踩碎唐石耳手裡的兩顆核桃:

“不服,放手來乾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