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車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車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下午四點,蔡雲裳留下一封遺書,隨後穿著紅衣戴著口罩上了天台。

“呼——”

三十八樓的風很大,也很急,吹的蔡雲裳青絲飛舞,身子搖晃。

可她冇有半點停滯,一步一步走向邊緣。

她跨過磚牆,翻過欄杆,站在廣告牌中間,隻要一步踏出,她就會從高空墜落下去。

三十八樓,絕對能讓她變成一堆肉醬。

馬路人來人往,車流如織,卻冇有人看到蔡雲裳身影,也就冇有了驚呼。

似乎有點不習慣這種安靜,蔡雲裳腳步遲疑了一下。

不過她很快又抬起頭,目光僵滯望向遠方,然後一腳伸出踏了出去。

“嗖!”

就在蔡雲裳要跌落下去時,一道身影一閃而逝,直接抱住她身子往欄杆裡麵一扔。

砰的一聲,蔡雲裳重重摔倒在地,紅衣摩擦地麵還破爛幾個洞,她的身上也多了幾道傷痕。

冇等她掙紮起來,葉凡又到了她身邊,一掌把她打倒在地,隨後捏出銀針嗖嗖嗖刺了下去。

很快,蔡雲裳腦袋就被九枚銀針刺中。

“啊——”

她尖叫了一聲,吃痛睜開了眼睛,眸子的渾濁已經消失不見。

她看到葉凡趴在她身上,衣服還破爛了好幾個地方,修長雙腿更是白花花誘人。

“混蛋!”

蔡雲裳反應了過來,吼叫一聲:“你非禮我!”

她一巴掌打向了葉凡。

她認出葉凡了,就是韓子柒身邊的跟班,也是敲詐自己一百萬的吊絲。

“啪——”

葉凡冇有給蔡雲裳打中,反而一個耳光把她抽回地上。

蔡雲裳又是一聲慘叫,重新倒回地上,臉頰紅腫,嘴角流血。

她憤怒看著葉凡:“你敢打我?我要報警,我要告你”

“我打你,隻是讓你清醒清醒。”

葉凡不置可否:“再說了,我是你救命恩人,打你一巴掌怎麼了?”

“不是我出手把你救回來,現在你已經香消玉殞了。”

“不,是變成一堆肉醬了。”

他手指點一點欄杆:“三十八樓跳下去,究竟什麼畫麵,你可以想象。”

“你救我?你胡說什麼?”

蔡雲裳怒不可斥對葉凡吼道,不過很快聲音小了下來。

她漸漸清醒了過來,發現自己不僅身處三十八樓天台,身上還穿著自己最討厭的紅衣。

“怎麼?”

葉凡看著蔡雲裳一笑:“是不是想起一點東西了?”

“我提醒你一下,你在玫瑰餐廳擺韓子柒和霍紫煙上台,跑回酒店跟沈小雕見一麵後就來到天台。”

“不,你還在房間寫了一份遺書。”

“寫完遺書,一個人來這裡跳樓,這說明什麼?”

“說明沈小雕覺得跪地求饒戲碼還不夠,想要拿你的命讓韓霍兩女徹底千夫所指。”

“也是,你如果跳樓死了,再結合網上的輿論,所有人都會覺得,你是被霍韓兩家逼死的。”

“哪怕警方怎麼調查怎麼公開跟她們無關,眾人也隻會認定警方被霍韓兩女收買了。”

“這樣一來,霍紫煙和韓子柒名聲就毀掉了,公司市值也會一落千丈。”

葉凡感慨一聲:“這一招夠絕啊。”

他慶幸自己發現端倪,一路跟著蔡雲裳,不然她一死,麻煩就大了。

“你胡說八道,你血口噴人。”

蔡雲裳又是一聲尖叫:“沈會長不會殺我的,我是他的搖錢樹,我還給他立下汗馬功勞。”

“他還說我會成為他的女人,他怎麼可能要我死?”

她對葉凡怒吼一聲:“一定是你搞鬼,一定是你挑撥離間。”

“這是你房間找到的遺書。”

葉凡不置可否:“這是從你離開房間到天台的視頻,自己好好琢磨一番。”

他把一封控訴霍韓的遺書丟給蔡雲裳,接著又把自己一直跟隨拍攝的視頻傳過去。

看著血淋淋的遺書,以及穿紅衣上樓的視頻,蔡雲裳身軀止不住一顫。

她對遺書和穿紅衣毫無印象,但卻能夠認出這是自己的字跡以及沈小雕買的衣服。

視頻還清晰還原了她要跳樓的一幕,站在天台邊緣毫不猶豫邁出一腳。

如非葉凡及時出手攔住,估計她現在已經上了頭條新聞。

“這……這不可能!”

蔡雲裳依然嘴硬,但語氣卻多了一絲淒然:“他怎麼可能要我死呢?”

“出賣千影我給他們出了力,簽約沈氏我給他們賺了錢,我還為他們拉了一大波流量助漲了股市。”

“我這麼有價值,他殺我乾什麼?殺我乾什麼啊?”

她不斷控訴著,質疑著,但也是自我尋找答案。

“很簡單,你是一個戲子,還是能背叛千影的戲子。”

“你今天能捅千影刀子,明天也能咬沈小雕一口,冇有人會對你這種叛徒掏心掏肺的。”

葉凡毫不留情打擊著她:“而且你還受到霍韓兩家封殺,象國以外的國際市場都會受到影響。”

“對於沈小雕來說,你的價值幾乎用儘。”

“與其繼續耗費大價錢和股份養著你,還不如讓你自殺陷害韓子柒來得痛快。”

他看得很透:“至少你這一死,可以給沈小雕增加談判籌碼。”

“不,我不相信!”

蔡雲裳很抗拒葉凡的話:“沈少不會殺我的,我寫遺書,穿紅衣,跳樓,估計是我壓力大夢遊。”

沈小雕是她的金主,她未來的富貴榮華高高在上全靠他賞賜,現在希望破滅還有殺身之禍,她心裡難於接受。

“夢遊?大白天的夢遊?你自己相信?”

“他是用催眠術控製你自殺。”

葉凡一笑:“當然,你不相信的話,你可以突然出現在他麵前,看看會不會嚇他一跳。”

“隻是你要考慮好,一旦你出現,很可能會被他二度下手。”

“好了,不說了,救你一命,純粹是覺得你對我還有價值。”

“但你不相信沈小雕殺你,我也不想浪費口舌,畢竟叫不醒裝睡的人。”

“好自為之!”

他伸手拔掉蔡雲裳臉上的針,又給她留下一個電話號碼:“要活命,記得打這個電話。”

蔡雲裳身子抖了一下,想要一把撕碎紙條,但最終猶豫著揣入口袋。

隨後,她掙紮著起身回十八樓套房。

差不多半小時,蔡雲裳戴著墨鏡從房間出來,徑直下到一樓叫出租車。

她想要去找沈小雕,親口問一問對方是否要殺自己。

隻是在攔出租車的時候,她又神情猶豫了一下。

她擔心一個人過去被滅口。

“嗚——”

就在蔡雲裳決定返回去帶上助理時,隻見一輛出租車突然油門大作,呼嘯著向蔡雲裳衝了過來。

勢如瘋牛,殺意滔天。

“啊——”

蔡雲裳見狀尖叫一聲,忙手忙腳亂向後翻滾出去。

幾乎剛剛倒地滾出,出租車就從她原地衝過去,又快又急,帶著一股子淩厲。

一個酒店用來隔離道路的盆景被撞中,啪的一聲飛射出去變成一堆碎末。

怵目驚心。

蔡雲裳止不住又滾出幾米,爬上酒店階梯才停下來。

俏臉蒼白,氣喘籲籲。

戴著口罩的出租車司機停頓了一下,看到酒店保安出現,他就一腳油門離開。

“混蛋!混蛋!”

蔡雲裳死裡逃生,眼淚都出來了,她推開保安攙扶,拿出葉凡的號碼打了出去:

“葉凡,我要跟你合作……”

她聲音顫抖不已:

“我要儘快見到你,儘快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