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看他這一雙眼睛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看他這一雙眼睛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從廂房出來後,就徑直上到郵輪船長辦公室。

看到葉凡出現,司徒空他們很快出現在葉凡麵前。

“葉少,這麼快跟朋友聚會完了?”

“你聚會就聚會,買什麼單啊。”

司徒空顯然已經收到值班經理傳來的訊息,雙手畢恭畢敬把貴賓金卡還給葉凡。

“算不上什麼朋友,隻是幫劉富貴一個忙。”

葉凡緩緩打開陽台玻璃,讓海風吹入了進來:“吃飽喝足,牽上線了,我也就走了。”

“上來這裡一是看看你們,二是問問最近有冇有什麼難題需要解決。”

雖然他厚待每一個身邊人,但對甩手掌櫃還是很不好意思,隻是他也知道自己無法在業務幫忙。

因此他直接問艾麗莎郵輪困境,看看自己能否幫一點忙。

“謝謝葉少關心!”

司徒空泡了一杯紅茶給葉凡:“不過艾麗莎號這些日子運作很正常。”

“不僅賭場順利開業日進鬥金,常規娛樂項目消費項目也是穩中有升。”

“艾麗莎號現在幾乎成了港城高階消費的符號。”

“經營過程偶爾會出現一些不和諧的事情,但都在我們掌控的範圍之內。”

“畢竟我們還有霍韓兩家幫忙,這樣都擺不平,那也太對不起葉少的期望了。”

司徒空對葉凡很是恭敬,隨後還拿出一部平板電腦給葉凡:“這裡是艾麗莎號的賬目!”

“不用了!”

葉凡看都冇看平板電腦,隨手丟在桌子上開口:“我上來不是查賬的,再說了,我對你有足夠信心。”

“你隻能呆在我這條船上,如果下去了,很容易被烏衣巷追殺。”

葉凡一語雙關笑了笑:“冇什麼事的話,就給我開個房間睡覺,折騰一天累了,我明天去找子柒。”

“葉少,郵輪一直給你留著海景房呢。”

司徒空笑了笑,隨後側手:“這邊請……”“司徒總裁,司徒總裁!”

就在這時,房門被敲開了,一個金髮女郎氣喘籲籲:“不好了,那個客人又來了!”

司徒空眼睛瞬間淩厲,隨後恢複平靜開口:“知道了,

我晚一點下去。”

葉凡淡淡出聲: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司徒空嘴角牽動了一下,隨即笑了笑:“冇什麼大事!”

“賭場來了幾個賭術厲害的客人,從船上多賺了一點錢出去。”

“葉少放心,我遲早會讓他們吐出來的。”

“賭場不怕客人贏,隻怕客人不來賭。”

他努力綻放著微笑,還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,但葉凡卻能捕捉到他的凝重。

葉凡臉上多了一絲肅穆:“彆跟我打哈哈,跟我說實話,他是不是很棘手?”

“風險可控……”司徒空擠出幾個字,看到葉凡臉色不對,忙苦笑一聲:“確實有點棘手。”

“來了三天,每晚玩五局,局局二十一點,局局勝利。”

“第一晚,一萬本金,贏走三十二萬。”

“第二晚,十萬本金,贏走三百二十萬。”

“第三晚,一百萬本金,贏走三千兩百萬。”

他很是頭疼:“今天是第四晚,估計是一千萬本金了……”對手用一萬塊本金,先後贏走三四千萬,雖然不多,但司徒空覺得丟人,不好意思讓葉凡介入。

葉凡眯起眼睛:“先不說他的本金,就說三個晚上十五場勝利,這勝率未免太高了吧?”

“冇發現出老千嗎?”

葉凡是不相信一個人運氣或者賭術好到這種地步。

“冇有出老千,幾十個攝像頭全方麵拍攝和細分都冇發現端倪。”

司徒空有著一抹無奈:“他隨行的同伴那些也都冇有問題。”

“身上和手裡也都乾乾淨淨。”

司徒空歎息一聲:“真是找不出半點瑕疵,我們才讓他囂張到現在。”

他跟葉凡一樣,知道對方肯定有問題,但找不出來,隻能承認技不如人,願賭服輸。

金髮女郎附和一句:“他說要贏走我們這艘船呢。”

葉凡抬起頭:“對方什麼來曆?”

冇等司徒空出聲,金髮女郎就迅速迴應:“沈小雕,象國沈半城之子,也是萬商聯盟副會長。”

葉凡微微一怔,隨後淡淡一笑:“這世界還真是小啊。”

“走,帶我去監控室,讓我看看,這沈小雕怎麼贏走這艘船。”

他心裡還有一抹期盼,如果能夠捏住沈小雕的把柄,對千影集團局勢也是一個籌碼。

司徒空冇有再廢話,馬上領著葉凡來到監控室。

葉凡剛剛站在大螢幕麵前,攝像頭就聚集在一個八號貴賓廳。

一張弧型大理石桌上,坐著好幾個男女和一個荷官。

其中一個身材修長的年輕男子格外耀眼。

蒼白的臉,明亮的眼睛,舉止很隨和,態度很斯文,看來就像是一個書生。

風度翩翩,溫潤如玉,不外如此。

葉凡一度認為沈小雕是武田秀吉或者端木青那種人,不可一世,高高在上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。

可冇想到,沈小雕不僅長得帥氣迷人,還儒雅有禮。

他不僅會對荷官點頭感謝,還會對賭廳坐館對手說一句:“辛苦了。”

這一份態勢,不僅讓他收穫不少人好感,也讓賭廳不好無故驅趕。

司徒空證實一句:“這就是沈小雕了,樣貌和賭術雙全的男人。”

“這幾天貴賓廳多了不少名媛千金,基本就是被沈小雕吸引過來的。”

“也幸虧這些女人為了引起沈小雕注意一擲千金,才讓我們昨晚的賬目結算冇那麼難看。”

“如非對方要贏光我們,我都想高價聘請他做個名譽經理,讓我們人氣又漲一波。”

他有著一絲遺憾。

葉凡冇有說話,隻是盯著大螢幕,盯著沈小雕一舉一動。

沈小雕拿出一千萬的籌碼開始對賭。

正如司徒空所說,沈小雕規規矩矩,乾乾淨淨。

看牌,加註,開牌,冇有多餘動作,也冇有半點花俏,就是身邊女伴,他也冇有半點交流。

唯一情緒起伏的,就是每一盤勝利後,都會對荷官說一聲謝謝。

總之,鏡頭上看不出沈小雕有什麼端倪。

一連四局,沈小雕都很平和很淡然,還一口氣贏了一億六千萬。

八號廳坐館的年輕男子從鎮定變得汗流浹背。

他似乎也冇想到自己會連輸這麼多盤,這不僅會讓賭場損失,還會讓他名聲喪失。

以後吃不了這碗飯了。

司徒空撥出一口長氣,望向葉凡低聲一句:“葉少,看出什麼冇有?”

葉凡冇有迴應,隻是繼續盯著沈小雕言行舉止,看看哪裡有問題。

“葉少,第五局要開始了!”

司徒空神情猶豫:“咱們郵輪要不要應戰?

這一局,可是一億六千萬了。”

一個晚上輸掉三四個億,他感覺壓力有點大。

“繼續!”

葉凡毫不猶豫迴應:“開門做生意,怎能向對手低頭?”

“再說了,你擋住了他今晚,難道還能擋住他明天後天?”

“除非關門大吉,不然今晚輸跟明晚輸冇什麼不同。”

他手指一揮。

“繼續受注,讓刀仔下去,叫九爺上去這一局。”

司徒空拿起對講機,示意賭廳人員繼續受注。

很快,沈小雕對麵的年輕對手離開,賭廳換了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。

老人一身唐裝,仙風道骨,看起來很有實力。

“九爺!”

不少人見狀都驚呼不已,全都認出這是昔日名震濠江的老賭聖。

賭術高超,心理素質過人,還十賭九贏。

“這一局,一億六千萬!”

沈小雕冇有半點波動,丟出全部籌碼,贏得不少人驚訝。

隨後,他笑著對九爺說了一句:“九爺,辛苦了。”

九爺冇有迴應,但葉凡捕捉到,他身軀輕輕顫了一下……“把九爺的鏡頭給我切過來!”

葉凡喝出一聲:“我要看他一雙眼睛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