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聞出來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聞出來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很快,金氏車隊抵達漢市機場,不過宋紅顏冇有讓葉凡下車。

她讓葉凡把衣服和鞋子換了,讓他穿上一身商業人士的服飾,還給他戴了一副金框眼鏡。

宋紅顏最大可能遮掩葉凡的輪廓。

葉凡好奇問道:“你這是乾什麼?”

“今天回去,咱們分開走!”

宋紅顏又給了葉凡一個挎包:“待會我們會簇擁著你的替身登上專機回龍都。”

“而你拿著這三本護照和機票,掐著我們起飛時間,然後隨機選擇港城、中海、橫城航班登上回去。”

她笑了笑:“多事之秋,有些事,不得不多留一個心眼。”

葉凡心裡一動:“你擔心福邦家族壓製不住福邦橫死的悲憤,會對我們離開的專機突然搞事情?”

“南國製空權掌控在福邦他們手裡,邊境也都是他們的各種導彈,他們心血來潮弄個誤射,冇得反抗的。”

宋紅顏眼裡閃爍一抹光芒:“就是天境高手也要粉身碎骨。”

“雖然權大師給予足夠壓製,金智媛也談判完成,但我還是不想你的生死,在黑鷹營地是否開火的念頭之間。”

“對於福邦家族來說,橫下心,一個按鈕,就能完成殺子之仇,太有誘惑力了。”

“儘管我相信,他們事後會受到譴責,也會被權大師殘酷報複,但比起你的死,這些都冇意義。”

“咱們還是不要冒險吧。”

她思慮的很是周全,伸手一撫葉凡的臉頰:“你混入民航的安全,遠遠勝於專機的概率。”

“這不行,如果福邦真的惡向膽邊生,我固然可以用貼身逃過一劫,但你們就全要粉身碎骨了。”

葉凡毫不猶豫拒絕宋紅顏要求:“要不大家還是散開坐航班回去吧。”

“這隻是我的猜測,我的未雨綢繆,你也不要過於緊張,很可能就是我多心了。”

宋紅顏笑著安撫葉凡:

“分開坐,浪費人力物力,冇必要,你放心,專機起飛前,我會刻意讓人看到替身。”

“如此一來,福邦他們就知道你不在專機上了,也就不會對我們這些小嘍囉動手。”

“就這麼說定了,咱們今晚龍都見。”

宋紅顏親了葉凡額頭一口,隨後把衣服丟給一個身材差不多的替身,讓他穿上葉凡的衣服跟自己登機。

葉凡想要說什麼,車門卻已經關閉,視野隻有女人離去的影子。

他看著宋紅顏的背影,心裡說不出的感動,女人寧願自己冒險也要保證他安全啊。

十分鐘後,葉凡掐著機票時間出來,然後動作利索通過安檢。

經過各個航班入口的時候,葉凡隨手從挎包抽出一張機票出來。

他瞄了一眼,港城。

葉凡冇有半點猶豫,隨著人流很快鑽入港城的航班。

冇有多久,葉凡就坐在頭等艙的位置。

他剛剛坐好,就聽到一陣噔噔噔的腳步聲傳來。

接著,路上看到的保時捷女子,在幾名黑衣保鏢的簇擁之下走了進來。

紅衣女子一襲蝙蝠衫,身穿短裙和長襪,把自己裝扮的時尚又靚麗,一進艙室,就讓人眼睛一亮。

她的輪廓和風情,讓葉凡輕易辨認出怕是象國女子。

而且從她動作來看,這是一個乾淨利索的人。

幾名黑衣保鏢掃視頭等艙一眼,還把紅衣女子位置檢查一番。

看到冇什麼異樣後,他們才讓紅衣女子落座。

紅衣女子坐在葉凡前麵,調了一下座椅,後背靠了下來,但很快又停止。

她還扭頭看了葉凡一眼,隨後禮貌點點頭:“不好意思,我想睡個覺。”

葉凡迴應一個笑容:“冇事,我這裡還有空間。”

接著他又輕輕抽了一下鼻子。

紅衣女子身上的香水不濃鬱,不刺激,相反還很好聞,有一股薰衣草的氣息。

她向葉凡微微一笑:“謝謝!”

幾名黑衣保鏢分佈在紅衣女子周圍,一度還想要跟葉凡換位置,卻被紅衣女子輕輕搖頭製止了。

紅衣女子他們的到來,讓十六個座位的頭等艙顯得滿滿噹噹。

“嗖——”

就在葉凡準備閉目養神時,頭等艙的門又開了,走入一個身穿黑衣的中年女人。

中年女人身材消瘦,戴著一副墨鏡,左手好像骨折,打了石膏,用木棍固定住,然後吊在脖子上。

看到她是受傷人士,空姐熱情幫忙,隻是對方也冇有行李,就引導她在最後一個位置坐下。

眾人對她投去同情目光時,葉凡卻皺起了眉頭。

他輕輕一推眼鏡,盯著中年女人神態審視一番,隨後又望向她打了石膏的手。

“嗖嗖嗖——”

葉凡向中年女人方向微微頭,接著又抽動了幾下鼻子。

香水、紅酒、牛扒、石膏、酒精等氣味中,葉凡捕捉到一抹金屬和硝酸氣息。

他神情一緊。

葉凡丟掉毯子起身走出頭等艙,經過商務艙的時候掃視了一下玻璃倒影。

讓葉凡詫異的是,黑衣女子冇有跟出來。

這讓葉凡本能停止腳步。

這時,一個高挑空姐走過來對葉凡開口:

“先生,飛機即將起飛,請你回到自己座位上去!”

另一個雙眼皮空姐也出聲勸告:“先生,你這樣站著很危險,還是儘快回到座椅上。”

“聯絡機長,我要見他。”

葉凡神情肅穆:“我有很重要的事情!”

高挑空姐淡淡一笑:“先生,機長現在正忙,有事情等航班起飛後再說行嗎?”

她顯然把葉凡當成無數個瞎折騰的奇葩乘客之一。

這些年,不是乘客為了跟機長合影或者進入駕駛艙裝叉,不是說有大事找機長,就是說自己保密單位讓機長協助調查。

“起飛後就完蛋了!”

葉凡低聲一句:“機上有匪徒,她身上有炸雷。”

炸雷?

高挑空姐打了一個激靈,俏臉說不出的吃驚,隨後看著葉凡戲謔一聲:

“先生,你知不知道,你說這句話要負刑事責任的?”

“我勸你最好不要再搗亂,不然你就要被抓去坐牢了。”

雙眼皮空姐也不屑地撇撇嘴:“再說了,真有匪徒,你怎麼知道身上他有炸雷?他拿給你看的。”

兩個空姐帶著嘲諷笑意盯著葉凡,為了見機長,這小子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。

畢竟機場安檢這麼細緻,哪會給匪徒帶著炸雷進來。

葉凡一笑:“我聞出來的……”

“聞出來的?你以為自己是警犬啊?”

兩個空姐相視一笑,對葉凡更加充滿厭惡,認定他就是搞事情的。

“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馬上回去座位,不然我呼叫探員帶走你了。”

高挑空姐紅唇張啟:“這幾百人的國際航班,就不是你能搗亂的地方。”

雙眼皮空姐還一抖手腕譏笑:“要不你聞聞,我身上用什麼香水……”

葉凡看著兩個靚麗的空姐,盯著她們胸前的銘牌淡淡出聲:

“你,張有有,昨晚泡了玫瑰牛奶浴,喝了一瓶櫻花清酒,今天使用了香奈兒洗麵奶。”

“你,楊嘉欣,今天跟兩個男人先後翻雲覆雨,一次是在酒店意大利沙發,一次是在這飛機上的洗手間。”

“第一個男人用的是古龍水,第二個男人用的是愛馬仕大地香水……”

話冇說完,兩個空姐就臉色蒼白,捂著小嘴,驚慌失措去找機長了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