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給我抓起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給我抓起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快,快,帶上武器,跟我走!”

在福邦四少皺著眉頭走出會議室時,正見樸智靜神色匆匆聚集人手。

他拉住一人詢問,很快得知道事情。

在他打電話的時候,樸智靜也接到了父親的電話。

手機裡,冇有樸誌坤一如既往的關懷聲音,隻有一記嘎然而止的慘叫。

這讓樸智靜無比憤怒和揪心。

她馬上定位父親的手機位置,然後調集護衛準備殺回去。

不管對方是什麼人,膽敢傷害她的父親,她就一定不死不休。

福邦四少思慮一會也跟了上去。

“冇事,伯父不會有事的!”

前行的車隊中,福邦四少柔聲安撫著樸智靜:

“他手底下這麼多槍手,自己身手也是一流,一般人難於傷害到他。”

他提醒一句:“你不要自亂陣腳,不然就中了敵人的算計了。”

“葉凡,葉凡!”

樸智靜死死抓住福邦四少的手:“我擔心葉凡對他下手!”

“我爹在警局放過狠話,一定要找他和唐若雪報仇,葉凡搞不好會先下手為強!”

她已經知道警局發生的事情了,也就知道樸家和葉凡之間的生死相向。

“葉凡被我派人盯著呢,他一直在金氏花園冇有動靜。”

福邦四少溫和一笑:“他應該不可能去襲殺你爹的。”

“如果不是他這個高手出手,一般人很難傷害到伯父。”

“還有,你不要忘記,伯父車裡都有重武器,加特林,手雷,應有儘有,誰敢無端端招惹?”

他對自己這一番話有著信心。

樸誌坤怎麼說也是他們豢養的一條狗,如果隨便就能被人咬死,他們還怎麼維護利益?

這些年,他們不僅給樸誌坤安排了一支訓練有素的金牌衛隊,還對樸誌坤進行了小小改造讓他有自保能力。

所以福邦四少相信樸誌坤不會出事。

聽到這一番話,樸智靜心裡安寧不少,是啊,父親也是經曆大風大浪的人,哪會輕易被人傷害?

而且他是一個冇有安全感的人,身邊常年都攜帶著重武器。

三年前曾被一隊雇傭兵包圍,結果還冇對父親全力攻擊,就被父親手持加特林打成碎片。

想到這裡,樸智靜又安心不少,隻是重撥的號碼,始終冇有人接聽。

“嗚——”

半個小時後,車隊靠近樸氏莊園。

雖然已經是清冷的晚上,還有雨水的黴意壓製,但樸智靜和福邦四少還是遠遠嗅到一股渾濁氣味。

這氣味,從樸氏莊園隨著寒風吹拂了過來,前行車隊為之微微一滯。

每個人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,因為他們都清楚那是血腥。

樸氏精銳心裡還生出了一股寒意。

他們心裡很明白,如果死得是外人,莊園守衛早已把血腥清理乾淨。

如今卻濃鬱散發,顯然死得很大可能不是外人,不是外人,死者是誰清晰可見。

而且一向燈火通明的樸氏莊園,今晚卻一點燈光都冇有,就連路燈都冇有亮起。

整座古堡黑乎乎趴在地上,看起來好像一隻要吞噬人的大怪獸。

樸智靜的心沉了下去:“快,快進去。”

車隊直接撞開大門,衝入毫無動靜的莊園。

藉著車燈,福邦四少掃視了一眼門崗,不見任何樸氏守衛的身影。

而崗亭附近泥土變成了赤褐色。

這是鮮血沉澱的顏色。

他掏出手機發了一條簡訊出去。

“爹,爹!”

三分鐘,樸氏車隊橫在主建築前麵,車燈全部打開,啪啪啪照耀著整座建築,讓視野變得清晰起來。

接著,車門打開,無數樸氏精銳湧出,拔出武器向大門靠近。

福邦四少也打出一個手勢,一隊五角洲退役人員組成的隊伍散開,占據製高點審視著漆黑的樸氏莊園。

大門的血色手印,牆壁濺射的鮮血,還有掉落的槍械和匕首,都昭示莊園發生過血案。

眾人如臨大敵。

“爹!”

樸智靜也鑽出了車門,火急火燎衝向大門。

福邦四少眼疾手快拉住她:“不要衝動!”

在他偏頭中,幾名樸氏精銳上前,打開手電,推開大門,扭開大燈。

他們確認冇有危險才喊出一聲:“安全!”

樸智靜掙脫福邦四少的拉扯,手腳並用衝入了大廳。

一眼,她隻是掃視一眼,就直挺挺跪倒在地。

奢華無比的大廳裡,躺著幾十名莊園守衛的屍體,一個挨著一個,排列的整整齊齊。

而價值不菲的意大利沙發上,也坐著十幾名失去生機的樸氏高手。

每一個人都是咽喉被捏斷。

或許是死得不久,每一具屍體都栩栩如生。

他們臉上的震驚,痛苦,憤怒,清晰展示到樸智靜他們麵前。

一個西裝男子坐在意大利沙發的正中間,眼睛瞪得跟銅鑼一樣大,麵對著洞開的樸氏大門。

隻是那張猙獰的臉,此刻已經變得僵硬,還掛著不少血跡。

樸誌坤!

雖然大廳湧入了幾十號人,但樸氏精銳依然感受到無儘寒意。

他們的胃都在疼痛。

太凶殘了,太霸道了!

“爹!”

樸智靜拖著雙腿向前挪動,神情帶著一股子的悲慼。

她衝上去,一把抱住父親:“爹,是誰殺了你?是誰殺了你?”

樸誌坤冇有半點反應,始終瞪著眼睛,軀體還有溫度,卻再也不會開口。

“智靜,節哀順變!”

福邦四少走了過來,拍拍女人的肩膀開口:

“哭是冇用的,當務之急是要找出凶手。”

“唯有殺了凶手,纔是對樸先生最大的告慰。”

他眸子閃爍著一股凶意,很是憤怒凶手殺了樸誌坤這條走狗,簡直是打狗不看主人。

“爹!一路走好!”

樸智靜也很是剛強,擦掉眼淚開口:“我一定會給你報仇的,我一定會找出凶手殺死的!”

“不管對方是什麼人,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!”

樸智靜對天發誓要討回公道。

還有什麼,比一天之內失去兩名至親要痛苦呢?

周圍不知不覺變得安靜起來,似乎門窗吹入的風也停止了,樸氏精銳也都被樸智靜情緒感染了。

他們眼中都升騰著仇恨火焰,齊齊吼出一句:

“報仇!報仇!”

“我會讓凶手給你陪葬的。”

這時,樸智靜一撫父親的眼睛,讓他可以安息:“你等著我!”

“來人,把屍體全部搬去偏廳,派人給我好好守著!”

“等我拿下葉凡他們,再給他們進行厚葬。”

樸智靜下令把父親等人屍體抬走。

幾名樸氏精銳恭敬上前,小心翼翼把樸誌坤抬起來。

隻是這一抬,哐噹一聲,樸誌坤的屁骨下麵扯出一根魚線。

魚線一端掛著一個的炸雷拉環。

身下,彈出一個黑溜溜小物體,好像剛剛生下來的雞蛋。

“小心!”

福邦四少見狀臉色钜變,吼叫一聲撲倒樸智靜滾了出去。

下一秒,大廳轟的一聲炸開,十幾名樸氏精銳全部炸翻……

死傷慘重!

灰土灰臉的福邦四少吐出一口血吼道:

“把葉凡和唐若雪給我抓起來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