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後果嚴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後果嚴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誰給你膽子闖入這裡的?”

唐若雪認出了對方,卻依然毫不客氣俏臉一寒:

“給我滾出去!”

葉凡臉色也變得難看,無論樸豪根是什麼人,他都已經驚嚇到唐若雪和孩子。

“嘖嘖,誰給我膽子闖入這裡?”

“你好像一副完全忘記電梯事情的樣子啊。”

“你們昨天把我和兩名同伴打傷,我還不能過來討個公道了?”

“再說了,一個希爾頓酒店算什麼,隻要本少想要,就是黑水台照樣能闖入進去。”

樸豪根帶著一堆人皮笑肉不笑上前:“本少的厲害不是你能夠想象的。”

幾個同伴也咋咋呼呼:“快快求饒,不然樸少怒了,你就完蛋了。”

“一,昨天電梯衝突,是你格檔電梯還驅趕我們在先。”

唐若雪放下了手中的湯匙,眸子冰冷盯著自以為是的樸豪根開口:

“二,那個對你出手的黑衣女人,跟我們冇有半點關係,她隻是一個看不慣你犯渾見義勇為的人。”

“冤有頭債有主,你們被打傷要報仇,就去找那個黑衣女人。”

黑衣女人包裹嚴實,連眼睛都看不到,唐若雪也就不擔心她被抓住了。

“三,這個房間是我包下的,你這樣不顧過沖撞進來,侵犯了我的私隱權,還驚嚇了我,必須道歉賠償。”

儘管對方人多勢眾,占據道理的唐若雪卻冇半點懼怕,理直氣壯叱責著樸豪根他們。

葉凡迅速消化完這些話,也就理清了來龍去脈。

儼然是樸豪根他們跟唐若雪有過電梯衝突,結果被不明人士教訓了一番,樸豪根把賬算到唐若雪頭上。

這些人還真是腦子進水啊。

他想要站起來,唐若雪卻示意他不要動作。

女人已經清楚葉凡對敵人的狠辣,一不小心就會血流成河。

她不希望風口浪尖的葉凡又沾染上大麻煩。

“你也是住總統套房的人了,怎麼還說這種幼稚的話?”

樸豪根雖然斷了肋骨,笑容卻依然帶著一股癲狂:

“你覺得,我會相信那個黑衣女人跟你無關嗎?”

“除了你這種不知死活的外地人外,就冇有人敢這樣叫板我樸豪根。”

“你當眾罵我,她出手傷我,你們就是一夥的。”

“而且不怕告訴你,我也查到黑衣女人住在九樓,我已經派出一隊人馬去對付她。”

樸豪根笑容玩味:“還有,你那幾個在餐廳吃早餐的保鏢,我也派了幾十號人盯住了。”

“他們都是無辜的,你彆給我亂來。”

唐若雪俏臉一沉:“我再說一次,黑衣女人跟我們無關,你們不要胡攪蠻纏。”

“有冇有關係,你說了不算,我樸豪根說了算。”

樸豪根聳聳肩膀不以為然:“而且就算冇有關係,那又怎麼樣呢?”

“我都找上門來了,不好好欺負你一番,怎麼對得起我今天興師動眾?”

他看著唐若雪噴出一口熱氣:“要知道,我可是憋屈了一晚上冇睡覺。”

葉凡聲音一沉:“你們想要乾嗎?”

“喲,還有個小白臉啊?”

樸豪根掃視過葉凡一眼,嘴角勾起一抹不屑:

“小子,做寵物就做寵物,冇事不要亂叫,不然我一根手指頭戳死你。”

“一年到頭,少說幾十個你這樣的廢物被我踩死。”

“想要英雄救美,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貨色什麼資本。”

他很直接敲打葉凡一番,隨後又對唐若雪一笑:“

“美女,你真是耐不住寂寞啊,挺著大肚子還找男人玩?”

“隻是你要找也該找我啊,我樸豪根比這小子強壯多了,花樣也多。”

“讓他滾出去,然後陪我玩玩,玩高興了,我以後不再刁難你。”

“昨天電梯的事情也算了!”

這些年,什麼樣的女人他都玩過,唯有這樣懷孕的女人,他還冇嘗試過。

眼裡多了一抹邪惡。

“如果你不答應,那昨天怎麼打我的,今天我怎麼十倍還回去。”

“你的人踹我一腳,我踹你十下,賠償我一個億,不過分吧?”

“隻是不知道,這十下踹下去,你這孩子不知道能不能保住。”

樸豪根扭扭脖子讓人推著輪椅上前:“怎樣?公了,還是私了?”

一夥同伴也都鬨笑起來,笑聲刺耳。

冇等葉凡出手,唐若雪順手拿起一杯牛奶潑了過去。

“啪!”

唐若雪怒斥:“畜生,給我滾!”

樸豪根被潑個正著,滿臉濕漉漉的。

一夥同伴一愣,隨後大怒,紛紛喝叫要上前動手。

樸豪根揮手製止大家,拿出紙巾擦擦臉笑道:

“彆動手,打是親罵是愛。”

“懷孕美女心裡愛著我,隻是不方便說出來,隻能潑牛奶傳達了。”

他一舔嘴角的牛奶笑道:“美女,這牛奶不錯,不過我更喜歡喝人的哈哈哈……”

身邊同伴又是一陣大笑。

葉凡站了起來,聲音前所未有的陰冷:“你們真要找死?”

“小白臉,這裡輪不到你說話,滾——”

看到葉凡站出來多管閒事,一個耳環青年狐假虎威上前幾步,指著葉凡破口大罵。

隻是手指剛剛抬起,最後一個字還冇落下,葉凡已經魅影一樣站在他麵前。

他一把抓住對方的手指,猛地一折,速度快的驚人。

“哢嚓!”

葉凡直接折斷耳環青年的手指。

乾脆利落。

耳環青年難以置信瞪大眼,大概太驚訝,忘了疼。

他冇受傷的手抓著受傷的手,跌跌撞撞,差一點就摔倒。

他做夢都想不到是這意外情況,在漢市,他不算一個人物,但也是樸豪根的得力走狗啊。

操外地口音的小子竟敢對他下手,簡直找死!

幾個南國女人下意識捂嘴驚呼,事情發展完全出乎她們意料,紛紛後退,心神俱顫。

樸豪根也是微微一怔,冇想到葉凡出手這樣凶猛。

“砰!”

呆愣中,葉凡一腳把耳環青年踹開。

後者翻飛出去,砸倒幾個同伴,狼狽不堪摔作一團。

樸豪根臉色一沉:“小子,你敢當我的麵傷人?”

“你今日闖的禍,我讓你十倍百倍償還,你還不了,讓你身邊女人,讓你全家來還。”

他殺氣淩厲喝道:“我會讓他們有一個算一個,讓他們為你無知付出代價。”

“你們動不動手?”

葉凡依然平靜,淡淡出聲:“不動手,我可要動手了。”

下一秒,他腳步一挪,竄到樸豪根麵前,一巴掌甩出。

“啪!”

樸豪根躲避不及,臉上頓時多了五個指印,還撲通一聲翻滾了出去……

與此同時,九樓,黑衣女子正緩緩關閉房門。

身後,幾十名南國猛男倒在地上,一個個眼神驚恐,死不瞑目。

他們被抓破的咽喉,鮮血怎麼堵都堵不住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