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我需要你的幫助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我需要你的幫助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簽字?

雲頂山項目?

負責人?

聽到唐若雪這些話,葉凡微微一怔,隨後反應過來。

他斬釘截鐵把合同丟在沙發上:“這項目不能要!”

唐若雪笑容一滯:“為何不能要?”

“若雪,我知道雲頂山的意義,對你對你爹對唐家,那是一輩子的心結。”

葉凡感覺自己語氣有點急躁,撥出一口長氣坐下來開口:

“可天底下冇有免費的午餐!”

“唐平凡讓你開發雲頂山絕對不懷好意!”

“雖然我暫時想不出來,但直覺告訴我,這合同不能簽,項目負責人不能做。”

“再說了,你負責這種大項目,每天勞心勞力,還高度繃緊神經,你有冇有想過孩子?”

葉凡補充一句:“如果你覺得自己閒得發慌,我可以給你找些簡單事情處理。”

“寶城的明月藥業也在我名下,你想要找點事情打發時間,你可以全權負責明月藥業。”

“隻要你能照顧好孩子……”

他知道唐若雪的固執性格,冇有全麵禁止她不能接手任何事情,退一步讓她執掌明月集團。

“葉凡,你知道,我要的不是這個!”

唐若雪眸子清亮看著葉凡:“你知道雲頂山的過去,就該明白它對我的意義。”

“我當然明白,那是你心中朝聖的圖騰。”

葉凡扯開一個領子,儘力讓自己心平氣和,他不想讓懷孕的女人激動起來:

“隻是,若雪,唐平凡這個老匹夫,連女兒都能丟出去算計,哪會這麼好心讓你開發雲頂山?”

“現在他讓你開發,給地皮給資金,還隻要五成股份,連運營權都不要,你不覺得這好處太大嗎?”

“天底下哪有免費的午餐?特彆是唐平凡的午餐,吃一根鹹菜,他拔你一顆白菜。”

“而且當年你爹倒在雲頂山項目上,身敗名裂還失去上位資格,很大概率就是唐平凡搞鬼。”

“不怕得罪你的說一句,雲頂山……就是唐平凡壓製你父親的五指山。”

“他用這座山壓碎了你爹的雄心壯誌,也壓斷了你爹的脊梁,又怎會讓你把這座五指山搬開呢?”

“所以你還是不要去觸碰這個項目。”

“你太勢單力薄了,籌建過程中,唐平凡隨便一個小動作,就可能讓你萬劫不複。”

葉凡對唐平凡保持著高度警惕。

“葉凡,我知道我大伯的可怕。”

唐若雪神情很是複雜,伸手抓住葉凡的手掌:

“可此一時彼一時,他這幾個月經受過毒殺等經曆,加上年紀也大了,心性真的變了很多。”

“他給我打電話時,我能感受出他真的有點變了。”

“而且,現在我母親死了,我爹也被葉堂關押了,唐家算是四分五裂了。”

“無論是我還是我爹,對唐門對我大伯都冇有半點威脅。”

“他吃飽撐著拿雲頂山來對付我?”

“如果他真要對付我,隨便一根手指就能戳死我,何必借雲頂山大做文章?”

“我也看不到他對我有半點惡意,我還找了幾個律師看了合同,也都冇有發現半點問題。”

“唐家現在已經散了,我爹也已經老了。”

“他有罪,受到懲罰,我能理解,也不會替他辯解,可我始終是他的女兒。”

“我希望他有生之年能夠看一眼建好的雲頂山,讓他將來可以死個瞑目。”

唐若雪也嘗試著跟葉凡溝通,希望他能理解自己一片苦心。

“唐平凡所謂的心性變了,不過是你被雲頂山合同矇蔽了,自欺欺人。”

葉凡握著女人的手勸道:“如果他真的變了,就不會有宋紅顏婚禮,不會有血龍園一戰。”

“而且,你都說雲頂山一輩子不開發,你爹會死不瞑目,那他為何要讓你爹含笑九泉呢?”

“若雪,不要趟雲頂山渾水了。”

“你爹的心願,你的執念,統統散去吧。”

“你現在要做的,就是安心養胎,好好生下孩子,有空去牢裡探視你爹,讓他放寬心態活著。”

“我想,比起雲頂山,他更希望你平平安安生活,更希望一家團聚天倫之樂。”

他手指點著雲頂山合同開口:“這合同,不要再碰了,告訴唐平凡,讓他滾蛋。”

“你還是無法回答我,唐平凡有什麼必要借雲頂山整我……”

唐若雪語氣淡漠了下來:“你是擔心我精力放在雲頂山,會給你的孩子帶來變數吧?”

葉凡無奈一笑:“我真冇有這個意思。”

“不是擔心孩子變故這個意思,那你的揣測就是不成立。”

唐若雪把雲頂山的合同收了起來:“我也看不到雲頂山的風險。”

“你說服不了我,我也就不會輕易放棄!”

“你也不要說我一根筋,這是我滿足我爹心願的唯一機會,隻要有一分的機會,我也要百分百的爭取。”

“畢竟我現在一無所有,冇什麼可以被人算計,也就不怕什麼風險了。”

她揮手製止葉凡開口:“你也不要勸告我了,這件事先冷靜兩天,不然咱們又要吵起來了。”

她心裡多少有些煩悶,她跑過來,是要尋求葉凡全力支援的,而不是聽他否定的。

隻是唐若雪也知道,再爭執下去又會不歡而散。

現在的她比以前成熟多了,不想鬨僵雙方關係,也不想養傷的葉凡揪心,於是主動熄滅戰火。

“行,暫時不談雲頂山合同了。”

葉凡收住了這個話題,隻是心裡尋思暗中找唐平凡。

唐若雪太固執不好勸告,隻能從唐平凡著手了。

葉凡準備讓他把合同一事取消了,不然自己跟他新帳舊帳一起算。

“對了,若雪,我想要問你一事。”

他神情猶豫了一會:“你當初拔掉林秋玲針後……是親自送去殯儀館火化嗎?”

唐若雪收拾合同的手一滯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她目光多了一抹寒意盯著葉凡。

葉凡苦笑一聲:“我在街頭看到一個相似她的人。”

“葉凡!”

唐若雪騰地站了起來:“你是覺得我包庇我媽是不是?”

葉凡忙起身攔住她:“不是,不是,我隻是看到相似的人,好奇問一句。”

“你這是汙衊我,質疑我……噢,我明白了,你這是故意找事。”

唐若雪突然恍然大悟:“你不想簽雲頂山合同直說,拿我死去的媽來說事太不厚道。”

“你這樣勸阻有意思嗎?”

她很是惱火,一把推開葉凡離開了房間……

“若雪,若雪!”

葉凡火急火燎追出去,隻是追到門口,手機奪命狂呼。

他一邊向唐若雪追去,一邊戴上耳塞接聽。

耳邊很快傳來金智媛驚慌失措的尖銳聲音:

“葉凡,我需要你的幫助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