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我來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我來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這一睡就是三天。

三天後醒來,他發現自己躺在一間闊大的房間,身邊有著各種各樣的儀器。

手臂還輸著葡萄糖。

葉凡先是一陣茫然,隨後想起了一切,他掙紮著從床上坐起來。

他望向窗外,雖然窗戶被布簾遮住,但依然能聽到外麵下著雨。

淅淅瀝瀝。

“葉凡,你醒了?”

幾乎是葉凡剛要下床,房門就被推開了,隨後就見金智媛笑容甜美出現。

“正好,我讓廚師給你熬了一鍋熱粥,你趁熱喝一碗暖暖身子。”

她手裡還捧著一碗熱乎乎的粥。

葉凡看了一眼頭頂,發現攝像頭後,也就明白她知道自己醒來。

“金會長,謝謝你!”

葉凡咳嗽一聲:“我這是在哪?

我睡了[筆趣閣

]多久?”

他感覺自己好像睡了很久,又感覺自己好像剛剛纔睡下,畢竟陽國發生的一切曆曆在目。

“你啊,在南國漢市,我的地盤,你已睡了三天。”

“如不是你身體係數一切正常,以及你暫時不方便回神州,你早被神州醫盟運回去救治了。”

金智媛一身長裙,盤起長髮,冇帶首飾,卻依然流淌雍容華貴之感。

“三天?

這麼久?”

葉凡一愣,隨後焦急問道:“紅顏呢?”

“你喝了過量的人蔘血靈芝,精氣神又耗損嚴重,加上死傷同伴的情緒衝擊,身體需要一次好好的整頓和調節。”

金智媛看著葉凡的眸子充滿著柔和:“你能今天醒來已經很不錯了。”

“唐石耳當天就飛回龍都了,估計有事情要回去處理。”

“宋總守護你到第二天,看你一時半會醒不來,就叮囑我好好照顧你,她要回龍都主持大局。”

“她說,不能讓你的血白流苦白受,不能讓人趁著你昏迷毀掉你根基,更不能讓你承受陽國人未來的怒火。”

“而且她還取得了五大家一致授權,代表他們跟陽國人進行交涉。”

“對了,為了減輕你的繁瑣,她把白染墨也帶了回去。”

“她真是一個好女人,走投無路時,願意陪著你一起死。”

“活下來時,又分得清輕重,知道生活的殘酷,冇有沉浸女兒情長,咬牙為你未來謀取利益。”

“她跟我是同一類人,隻是比我更有魄力更果斷。”

“畢竟換成我是她,此刻肯定什麼都不管,抱著你等你慢慢醒來……”她坐在葉凡身邊,舀起一湯匙白粥輕輕吹著,隨後送到葉凡的嘴邊。

“她冇事就好,冇事就好。”

葉凡聽到宋紅顏冇事,心裡如釋重負,隨後尷尬接過瓷碗和勺子:“金會長,我自己來,手腳好著呢。”

他笑了笑:“謝謝你救了我們,也謝謝你這幾天照顧。”

“你我之間有什麼好謝的?

如果我有事,我相信你也會義無反顧救我。”

金智媛的眸子如水溫柔:“再說了,你活著,就是對我最大的感謝。”

麵對女人的溫柔,葉凡嘴角牽動了幾下,隨後笑著話鋒一轉:“現在外麵情況怎樣了?”

“神州方麵,風平浪靜,血醫門方麵,也風平浪靜。”

金智媛輕聲一句迴應:“雙方冇有什麼大打出手也冇有火花。”

“雖然五大家死了八百多人,隻有唐石耳和你們幾個活著回來,但唐石耳他們乾得畢竟是上不了檯麵的事情。”

“而且血醫門吃了大虧,血龍園被洗劫一空,所以五大家一片平靜,神州也冇什麼好問責。”

“血醫門那邊,損失慘重,武田秀吉和德川四郎等天驕被你誅殺,血龍園更是被你們毀壞了大半”“粗略估算,血醫門這一次傷筋動骨,元氣大傷,無論是人才、成果都受到了重創。”

“至少需要十年時間才能恢複到武田大婚前的水準。”

“但他們同樣無法問責五大家和神州。”

“血染婚禮,雖然你是半路殺出,但武田秀吉肆虐宋總在先,你搶婚無可厚非,還給你博得衝冠一怒為為紅顏美名。”

“你殺掉千葉飛甲和武田秀吉他們,也是光明正大的決戰,生死各安天命,你還一個打一群人呢。”

“血醫門在這點做不了文章。”

“而血龍園一戰,冇有人看到你的真麵目,也冇有任何痕跡證明是你搞事,所以敬宮雅子指證不了你。”

“他們更無法借題發揮引禍到葉堂和神州。”

“接應你的葉金峰他們,先不說他們是眾所周知的東王餘孽,就算是葉堂子弟,炸成粉碎也就失去證據。”

“當然,血醫門無法明麵上指證你和神州,但暗地裡卻準備挑起各方勢力仇恨,讓他們對你恨之入骨和報複。”

“敬宮雅子準備聚集千葉、德川等三百名死士,不惜代價襲擊你直至死亡。”

“可惜,敬宮雅子還冇掀起對你報複,就被宋總毫不留情一隻手拍滅了。”

“我早上收到一個訊息……”“宋總傳了一份檔案到陽國,告知陽國膽敢蠱惑各方對你生出敵意,她就把一些東西東西對全世界公佈。”

“看到那一份檔案,陽國馬上安靜下來,還安撫群情洶湧的各方要保持理智和剋製。”

“一而再再而三提起武士道精神,他們支援武者去神州光明正大挑戰你,但絕對不允許他們暗地裡對你襲擊。”

“而且陽國告知民眾,血龍園是臨時工失責,引起大火燒成這樣,跟你和宋紅顏無關。”

“宋總隨後對陽國人提出了三個條件。”

“第一,賠償她跟你的十個億精神損失,第二,壓製對你的襲擊報複行為,第三,更換敬宮雅子這個門主。”

“作為條件,她會把手裡的原始資料還給陽國。”

“經過一番暗中較量後,陽國最終向宋總賠償十個億,婚禮和血龍園恩怨一筆勾銷,各方勢力不會潛入神州襲擊你。”

“他們還撤掉了敬宮雅子,關入牢裡反省一年。”

“所以你來自血醫門的危機暫時化解了,一時半會不會有人對你下手。”

金智媛看著葉凡嫣然一笑:“隻是我有點好奇,宋總究竟是什麼殺手鐧,讓陽國人這樣退讓呢?”

她的很多情報來自南國商會以及宋紅顏共享,這讓她清楚不少事情,但核心機密還是差一點。

“估計是實驗室資料!”

葉凡對金智媛冇有太多隱瞞:“一些血醫門見不得光的東西……”說到見不得光,葉凡的腦海,又浮現林秋玲的樣子,眉頭止不住皺了起來。

幾乎同一時刻,漢市的八號碼頭,緩緩停靠了一艘破舊漁船。

艙門打開,一個黑衣女人戴著口罩走了出來,看著雨水中繁華的都市,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。

她桀桀一笑:“葉凡,我來了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