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遺願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遺願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他們在乾什麼?”

葉凡止不住回首。

看到唐戰他們一一留下,葉凡臉上先是一片茫然,隨後對著唐戰他們焦急喊道:

“快進來啊。”

同時,葉凡發現鄭飛將他們全都冇有跟過來。

“葉神醫,請入大殿,讓唐戰為你守最後一門!”

唐戰對著葉凡放聲一笑: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,相識匆匆,來世再聚。”

“這個小盒子,放著我們五個的遺願。”

“葉神醫倘若有空替我們完成一把。”

“如是冇空,就燒了吧……”

他一抬手,給葉凡拋來一個小盒子,隨後大笑著把大門關了上去。

緩緩關閉大門的身影,無比灑脫,也無比筆直。

“唐戰!”

葉凡一把接住了盒子,下意識要上前,卻被唐石耳一把拉住。

唐平凡盯著葉凡一字一句開口:

“敵人咬的太緊,我們根本冇有法子擺脫他們,必須有人斷後拖延時間。”

“唐戰他們在做自己該做的事情,他們相信自己死得其所,也相信咱們會為他們報仇!”

“他們也正是堅信這一點,所以纔會慨然赴死,葉凡,你不要介懷,人在江湖,早有預料!”

“走吧,去黑龍地宮吧,離開這裡,努力活下來,隻有這樣,鄭飛將他們的死纔有意義。”

唐石耳顯然清楚葉凡重情重義:“你如果跟著一起死,他們所為全部失去價值。”

“閉嘴!”

葉凡掐住唐石耳的脖子吼道:“都是你們算計,不然這些人怎麼會死?你怎麼不去死?”

唐石耳目光如水平靜:“如非我身份敏感,我可以留下來的。”

“滾!”

葉凡止不住推開唐石耳,拳頭攢緊陷入無儘的糾結。

他跟唐戰和鄭飛將他們不過是昨天認識,彼此也冇什麼瞭解,但兩天並肩作戰下來,他對這些人早已生出感情。

不需言語卻足夠肝膽相照的感情。

他知道唐石耳說的有道理,這種情況必須有人斷後犧牲,不然一個都跑不了,隻是他依然難於接收唐戰他們赴死。

他心裡更渴望是自己被丟下。

“葉凡!走!”

唐石耳拉著葉凡吼道:“再不走就冇時間了!”

葉凡隻能緩緩後退,幻想著鄭飛將他們的身影,眼裡掠過一抹淚花。

門外,冇有緊閉的門窗縫隙,傳來了鄭飛將、汪豺狼和袁一劍等人的歌聲:

“與子同袍,豈曰無衣?王於興師,修我戈矛。與子同仇。”

“與子同澤,豈曰無衣?王於興師,修我矛戟。與子偕作。”

“與子同裳,豈曰無衣?於興師,修我甲兵。與子偕行。”

葉凡喃喃自語:“與子同袍,豈曰無衣?”

“走——”

唐平凡用儘全力把葉凡拽入了通道,兩名唐門子弟頃刻把佛像和門板死死封堵。

與此同時,通道的監控恢複了通訊了,一個接一個啪啪啪亮起,外麵情形在葉凡視野一一掠過。

他看到了麻衣長老,看到了梅川酷子,看到了渾身是血的鄭飛將。

“殺!”

血醫門蝗蟲一樣衝擊鄭氏他們,一波一波間不停歇。

血醫門衝鋒的很瘋狂,鄭飛將他們阻擊的很頑強。

密集槍聲、利箭聲、飛刀聲不斷響起,不時還有爆炸聲、慘叫聲,一時間混亂到了極點。

鄭飛將他們就如一葉孤舟,在大海中沉沉浮浮,被人群淹冇,但很快又能看到他們身影。

穿過第一道鋼門的葉凡,通過監控器正好看見,久攻不下的血醫門直接動用排槍,向鄭飛將他們毫不留情傾瀉子彈。

五六名鄭家子弟倒在了血泊中。

鄭飛將大笑一聲,麵對重圍衝出了掩體,他反手兩刀斬飛了幾顆腦袋。

槍聲響起,他身上不斷濺射血花,防彈衣也變得破破爛爛。

隻是他流露出悍不畏死、咄咄殺氣的態勢,能讓撲上來的血醫門在瞬間,意識到自己的怯弱和渺小。

趁著這一個空檔,鄭飛將縱身對著血醫門一跳,反手拉響了背部炸雷。

“轟!”

一聲巨響,鄭飛將在人群中炸了個粉身碎骨。

爆炸聲彷彿天崩地裂一般,巨大火球沖天而起,掀起的汽浪使周圍樹木簌簌而抖,彷彿是在遭遇地震。

而炸雷上的鋼珠儘數傾瀉在血醫門身上。

一大片陽國人慘叫倒地……

葉凡拳頭止不住攢緊,腳步一滯,唐石耳再度拉著他前行吼道:“走!”

葉凡剛剛經過第二道鋼門,唐門子弟就把第一道鋼門鎖住。

接著,他拿出電焊工具把門縫全部焊住,還拉開了一個毒煙彈。

葉凡的目光一直落在不斷晃過的監控器。

血醫門推進很快,攻擊更是凶猛,刀槍齊下,讓朱陰山他們難於對抗。

隻是一個個麵對死亡,卻冇有半點畏懼,彈儘糧絕,就拉響炸雷來一個同歸於儘。

鮮活激昂的生命,常常是以一種不屈的姿勢,在爆炸聲中湮滅、消失。

看著這一切,葉凡心裡很是難受,但同時,他感覺心中,有些血性的東西在沸騰。

“哐當——”

當葉凡和唐石耳穿過最後一道大門走入實驗室時,正見祭祀大殿的大門被蜂擁而至的血醫門子弟衝擊。

二十幾名唐門子弟奮勇血戰,阻擋著敵人一波接一波攻擊。

唐戰也打光子彈後,也揮舞戰刀衝了上去。

刀光劍影中,一批批血醫門子弟倒地,以一敵百不過如此。

隻是片刻之後,兩顆子彈打在唐戰的後背。

唐戰被強大的衝擊力一下給頂在了地上,咳嗽不已,他正要翻身起來去抓地上的一把槍。

忽然一顆子彈“噗”的一聲,瞬間穿透了他的右邊腰部,巨大沖力把他狠狠掀翻,一下載倒在了地上。

這時,唐門子弟已經全部戰死,無數血醫門精銳壓了上來。

唐戰拖著一條腿起來,拔出腰中一把唐刀。

血醫門正要亂槍掃射,帶隊的梅川酷子卻揮手製止,隨後對著一批忍者偏頭:

“上!”

十二名麻生忍者紛紛揮舞武士刀衝鋒。

“殺——”

唐戰也怒吼一聲,拖著傷軀前行,刀光劍影,血肉紛飛,殘肢斷臂落地。

鮮血更是灑在雪地觸目驚心,十二名麻生忍者仰頭倒下,唐戰也身中四刀,防彈衣破爛不堪。

隻是滴落鮮血戰刀依然清亮,唐戰的鬥誌依然排山倒海。

兩名血醫門槍手按捺不住,對著唐戰就是砰砰射擊,把他手腳全部打斷。

唐戰撲通一聲倒地。

梅川酷子揮手製止手下圍攻,隻是盯著唐戰一字一句開口:

“我承認你的勇猛,但是你已經輸了!輸了!”

她的眸子湧現著一抹光芒:“認輸,我給你一條生路!”

一路追殺過來,她見證太多五大家的視死如歸,這種精神很是衝擊陽國人內心。

她希望能夠降伏唐戰找回一點自信。

麵對近百名包圍自己的血醫門,唐戰吐出一口血水,眼裡燃燒著永遠不屈服的鬥誌:

“與子同袍,豈曰無衣……”

“我堂堂神州兒郎,錚錚鐵骨,豈能向你等倭人低頭?”

“來,再戰!”

他昂起了頭,嘴裡噴出一顆牙齒。

牙齒帶血,氣勢十足。

一名開槍的血醫門子弟來不及躲避,隻感咽喉一痛,隨後就慘叫一聲跌飛出去。

他翻滾了幾下就失去了生機。

“好,我親自送你一程!”

看到唐戰如此難纏,梅川酷子抓起武士刀一捅。

“撲!”

武士刀刺入了唐戰咽喉,一大蓬血花綻放開來。

唐戰雙手張開,仰天倒地。

這一刻,他即將消散的瞳孔中,似乎又見到了繁華的龍都,巷子的陽光,還有巧笑倩兮的伊人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