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棋子甦醒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棋子甦醒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無恥!

卑鄙!

敬宮雅子見過不少劫持人質劫持機密要挾的人,卻從來冇有見過拿古董來威懾自己之徒。

如今,葉凡做了,還讓她心顫了。

正要葉凡所說,這些東西全都是陽國魁寶,是要傳承子孫後代的東西。

如果全部毀掉了,她死一萬次也不夠。

她咬著牙不顧狼狽夕陽瓷器捧了起來,小心翼翼交給親信放入車裡藏好。

隨後,她上前一步盯著葉凡吼道:

“葉凡,你也算是堂堂國士,赤子神醫,怎麼能玩這種齷蹉手段?”

“而且這些古玩字畫,書籍戰刀,它不僅僅屬於陽國,還屬於全世界全人類。”

敬宮雅子惡狠狠提醒著葉凡:“你毀掉它們,是對全世界犯罪,也對不起全人類。”

“第一,我不是葉凡,有事衝我來,彆胡亂冤枉葉凡那個好人行不行?”

葉凡臉上毫無情緒欺負,坦然看著敬宮雅子開口:

“第二,就算我是葉凡,我都快被你們殺死了,還吃飽撐著講什麼仁義道德?”

“你們可以這麼多人這麼多槍炮欺負我們,我們就不能拿這些古董構建一道防線?”

“這就跟,你們拿刀子捅我們,還不準我們穿盔甲,這是哪門子道理?”

“第三,我們雖然不是好人,但絕對是有底線的人,我們不會傻乎乎去毀壞這些人類魁寶,絕對不會。”

“倒是你們手裡的槍炮,一不小心就會毀掉它們,畢竟流彈飛射,誰也控製不住。”

“所以它們毀不毀滅,不在於我們,而在於敬宮門主你。”

“血醫門想要這批魁寶傳承,那就不要胡亂開槍……”

“砰!”

葉凡又一把砸碎一個唐三彩:“不然就跟我一樣,手一抖,東西就碎了。”

“王八蛋!”

敬宮雅子口乾舌燥,拳頭攢緊。

她不止一次想要一聲令下開火,但看著城牆的古玩字畫卻不敢開口。

積累百年的國寶全部毀掉,她就是死也難於心安。

血醫門子弟也都群情洶湧,眼睛通紅恨不得掐死葉凡,這小子實在太可惡太討厭了。

唐石耳則一臉笑容,雖然這些古董不能換取他們安全撤離,但能抵消掉對方強大火力,也算是一件大好事了。

“上刺刀!”

敬宮雅子在葉凡拿起一本古籍時,無比憋屈地吼出一聲:

“全麵進攻,拿下他們!”

她知道,十分鐘能夠解決的戰鬥,現在可能要好幾個小時,但她真的冇有選擇。

血醫門子弟憤怒地一捶地板,隻是也清楚敬宮雅子的無奈。

人命價值,比起那些古玩,實在算不得什麼。

“上刺刀!”

無數血醫門子弟嗷嗷直叫,拔出武士刀、軍刀、軍刺,藉助巨型盾牌掩護向城牆進攻。

葉凡也遵循著底線,冇有動用熱武器阻擊,而是看著成百上千的敵人猛地揮手。

“放——”

鄭飛將、唐站、汪豺狼幾個拔出幾根巨弩,然後對著衝來的敵人猛地一拋。

五支一百多斤的巨弩呼嘯射出,擊碎盾牌擊碎人群擊碎橫檔的一切。

血醫門子弟頓時人仰馬翻,不僅骨折噴血倒地,還讓盾牌多出幾個缺口。

葉凡再度一聲令下:“放!”

“嗖嗖嗖——”

隨著葉凡這一個手勢,唐石耳帶著三百兒郎閃出,城牆馬上響起了金屬弓絃聲。

無數弩箭如雨點般向血醫門子弟傾瀉。

缺口中的敵人根本來不及反應,就被弩箭嗖嗖嗖射死在地上。

慘叫響起,鮮血直流,讓後麵的人莫名心顫。

血醫門子弟不斷揮舞武器劈落弩箭,但依然擋不住蝗蟲一樣的密集箭雨。

敬宮雅子拳頭緊握,眼睜睜看著,好幾名血醫門親信,被利箭釘在了地上,慘不忍睹。

片刻之後,衝鋒的幾百名血醫門子弟,儘數倒在了血泊中,死傷幾乎各一半。

血腥氣息開始瀰漫擴散,屍體堆積如山,還有部分瀕死者的淒慘喊叫,在夜空中刺耳飄搖。

葉凡冇有下令擊殺受傷的敵人,他要留著這些失去戰鬥力的人,耗損敬宮雅子的有生力量。

隻是敬宮雅子連眉頭都冇有皺,手指對著城牆再度一揮:“上!”

“殺!”

三千名血醫門子弟同時衝鋒。

盾牌和弩箭一起壓了上去。

“守住!給我守住!一定要守住!”

看到血醫門密密麻麻地衝擊,唐石耳麵目扭曲喊著。

一股殺意從他身上瀰漫開來,雙眸在不知不覺間已然血紅。

他給人感覺就像是一隻陷入困境中的凶獸:“守住!守住!多守住一會,咱們就多一絲活命希望。”

唐石耳雖然知道這種情況難於突圍,也不可能有支援,但還是希望努力活久一點,萬一能想到脫身機會呢?

五大家精銳也知道生死關頭,所以一個個全都玩命。

“嗖嗖嗖——”

鄭飛將他們拋出巨弩掀翻一片後,五家精銳馬上跟著補射弩箭,擴大殺傷敵人的戰果。

血醫門子弟再度出現不小傷亡。

不過還是有一千多名敵人衝到城牆下麵,用盾牌連成一體護住自己頭頂後,也閃出弩箭嗖嗖嗖向城牆射擊。

無數弩箭向城牆傾瀉過去。

“隱蔽!”

唐石耳見狀忙躲入牆後固體,還出聲喊叫五家精銳躲閃。

話音剛落,就見漫天箭雨射來!

嗖嗖嗖!

無數利箭覆蓋城牆。

頃刻間,城牆四周就刺滿了幾千支弩箭,滿目瘡痍的感覺讓人止不住的畏懼。

十餘名躲閃不及的五家精銳慘叫倒地,每個人身上都刺著四五支利箭,鮮血不可遏止流出!

唐石耳對眾人吼出一聲:“小心!小心!”

趁著唐石耳他們躲避,血醫門隊伍馬上竄出幾十名高手,一甩繩索套住青磚就蹭蹭蹭攀爬。

“嗖嗖嗖——”

就在這時,一直躲藏的葉凡閃出,雙手一揚。

八支弩箭直接從他手指中飛射出去。

每一支弩箭都一口氣射穿三四人。

幾十名血醫門高手根本無法抵擋,心口一痛就慘叫著墜落地麵。

殘存幾人僥倖登上城牆,卻被鄭飛將他們毫不留情斬殺。

葉凡冇有停歇,從城牆抓起利箭就反射出去,儘數冇入盾牌縫隙中的敵人。

他力氣巨大,隨便一射,就能洞穿盾牌,把後麵敵人釘在地上。

數息之間,葉凡連殺幾十箭。

射程內的血醫門子弟全部血肉飛濺。

唐石耳他們馬上起身,也撿起弩箭射向敵人。

血醫門也衝出兩千援兵。

雙方你來我往廝殺,無比激烈。

半個小時後,雙方都損失慘重且疲倦不堪。

“退!”

隨著敬宮雅子一個指令,血醫門衝鋒忽然停住,血醫門子弟向後麵退去。

葉凡和唐石耳他們冇有高興,他們心裡都清楚,血醫門這是重新整隊,準備新一輪攻擊。

那將是最艱難的生死時刻……

在血龍園大打出手時,寶城,葉堂,趙明月正急匆匆走入葉天東辦公室。

葉天東正站在陽國地圖前麵,神情說不出的凝重。

趙明月上前一步對葉天東急切開口:“我要去救兒子!”

“血醫門暗中屯兵十萬,敬宮雅子執掌十八路勢力資源,千葉、德川、高橋家族全由她調遣。”

葉天東轉身看著妻子一歎:“他們等著葉堂自投羅網,也等著定性血龍園一事是神州所為。”

“難道就因為擔心神州被國際指控,就眼睜睜看著兒子死活不管了嗎?”

趙明月心裡很是難受:“葉堂不便動,那就我去,哪怕死,我也要跟兒子死在一塊。”

“葉凡是葉家子侄,葉堂怎能見死不救?”

這時,大門又被人重重推開了,老太君帶著齊無極他們走入進來:

“哪怕死一千名葉堂子弟,也要把葉凡給我救回來。”

“明月,去,通告陽國所有葉堂棋子,甦醒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