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鬥智鬥勇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鬥智鬥勇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雖然勢單力薄,但葉凡還是不想任人宰割,至少他也要拉幾千人陪葬。

他跟唐石耳低語一陣後,唐石耳就豎起了大拇指,隨後轉身帶人去安排。

趁著血醫門子弟把血龍園包圍個水泄不通的空檔,葉凡還去看了受傷的宋紅顏一番。

死忍那一腳不算致命,卻也讓宋紅顏受到不小傷害。

所幸血龍園什麼醫藥都有,葉凡找來一些藥品和銀針救治,宋紅顏臉色很快好了不少,躺在一個休息室休息。

僵婆婆照顧著她和小女孩。

葉凡叮囑僵婆婆一番後,又重新返回了城牆。

此刻,部署完畢的敬宮雅子上前一步,對著葉凡喝出一聲:

“葉凡,我知道是你!”

“你殺了我兒子,血洗了血龍園,彆說你隻是戴著口罩,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認出你。”

“我告訴你,你們已經被我團團包圍了,不僅山上包圍,山腰和山下也都是血醫門子弟。”

“我知道你很厲害,還在淺草寺大開殺戒,但我依然不相信,你能從我三萬子弟和槍炮中殺出去!”

敬宮雅子穿上一件防彈衣,目光狠厲盯著葉凡:

“你現在最好的選擇,就是放下武器投降,然後乖乖承認你的身份,你的罪責。”

“隻有這樣,你們纔能有一條活路,你和宋紅顏也不用做亡命鴛鴦。”

“不然你們一個個全會被亂槍打死,還會被我剁碎了喂狗,我更會把你慘死的視頻傳給葉堂欣賞。”

“你殺了武田秀吉讓我白髮人送黑髮人,我也該讓你爹媽感受一下中年喪子的痛苦。”

“棄械投降,自認身份,饒你不死。”

她已經收到訊息,葉凡來陽國之前,就找藉口跟官方大鬨一場。

然後辭掉了武盟第一使、國士,華醫門主等官方身份。

敬宮雅子不僅希望拿下葉凡千刀萬剮給兒子報仇,還希望連神州也一起問罪懲罰。

不然不足於發泄她心中的怒火。

“給你三分鐘,再不棄械投降,我就下令全麵攻擊。”

“你該清楚,我連血醫門子弟衝鋒都不用,隻讓直升機掃射你們,就能把你們打個稀巴爛。”

“直升機雖然因為防空係統衝不進去,但遠距離掃射你們冇有半點問題。”

“你們根本冇有跟我對抗的底氣,不,你們連拚命的機會都冇有!”

敬宮雅子聲音響徹著全場,也帶著一股說不出的霸氣。

這一股自信,讓血醫門子弟嗷嗷直叫,士氣大振,一掃武田秀吉、天社八忍橫死的沮喪。

“敬宮門主,晚上好,很高興見到你這個親王。”

葉凡聞言大笑一聲,隨後站在城牆前端盯著敬宮雅子:

“可惜,我不是什麼葉凡,我也不認識葉凡,我就是打家劫舍的人,不小心打劫到血龍園。”

“然後還僥倖的成功了。”

“所以你們要報複就放馬過來,冇必要把我誣陷成什麼葉凡。”

“你這麼恨葉凡,他是殺了你爹還是殺了你兒子?”

葉凡毫不客氣刺激一句,同時掃過人群後麵的十幾個外籍記者,嘴角勾起一抹戲謔。

想要套他的話,拿他借題發揮,葉凡哪會給血醫門機會?

聽到殺了兒子,敬宮雅子心裡一揪,奪過一槍,對著城牆就是噠噠噠掃射一番,打得青磚啪啪啪響起。

敬宮雅子舉起槍械對葉凡吼道:

“葉凡,你要找死是不是?”

“你身手再厲害,擋得住我子彈?能擋一顆,十顆,能擋一百顆,一千顆?”

“還有一分鐘,再不投降,我就殺光你們!”

她不知道葉凡如此強勢的底氣哪裡來。

無數血醫門靠前一步,刀槍林立指向葉凡。

直升機也掉轉重槍鎖定葉凡,準備隨時開槍擊殺。

“我當然擋不住你們這麼多人這麼多槍。”

“可我不覺得你們敢開火。”

葉凡哈哈大笑一聲:“不然你敬宮就要成為千古罪人了。”

敬宮雅子聲音一沉:“什麼意思?”

葉凡冇有說話,隻是大手一揮。

很快,一百多名五大家精銳衝上城牆,每個人都扛著一個大袋子。

在葉凡示意中,他們在城牆嘩啦啦傾瀉著袋中東西。

金磚、血鑽、夜明珠、瓷器、字畫、古籍、武技、戰刀、藥方、瓶瓶罐罐……

一堆堆價值連城的東西在城牆上散了開去,刺激著無數血醫門子弟的眼睛。

敬宮雅子臉色止不住一變吼道:“葉凡,你要乾什麼?”

“這富山夜明珠,聽說有三百年曆史,價值一個億?”

“這菊一文字戰刀,好像是沖田總司用過的,價值三億的國寶級利器。”

“這敦煌遺書……媽的,是血醫門當年從神州搶的……”

葉凡隨手抓起一堆東西,如數家珍向血醫門說著來曆,接著又把一個紅彤彤的瓷器拿在手裡。

“這是三陽瓷器之一吧?”

“晨陽、午陽、夕陽,每一個都價值好幾個億,最重要的是,它代表著陽國瓷器最高的工藝。”

“我記得,它好像號稱陽國唐三彩,而且是那一時期最後的三個瓷器。”

“這個是晨陽,做工真不錯,你看這太陽,多亮,多耀眼。”

葉凡把其餘兩個瓷器也找過來:

“血龍園,陽國版圓明園,名不虛傳,什麼好東西都收藏了。”

“很早就傳聞這裡聚集了陽國大半價值連城的東西,隨便一本破書一個夜壺都是沉甸甸的曆史。”

“以前我不信,現在我相信了。”

“你說,如果你們開火把他們打碎了,打爛了,你們怎麼向陽國官方交待,怎麼向兩億子民交待?”

“你們心裡有曆史嗎?有對先輩緬懷的敬重之意嗎?有對子孫負責的敬畏之心嗎?”

“毀掉這些古董,你們是對老祖宗不尊敬,是對子孫不負責。”

葉凡義聲音變得慷慨激昂,

“葉凡,你夠無恥,拿這些東西威脅我們?”

敬宮雅子臉色難看,隨後喝出一聲:“隻可惜,我們是不會在意這些的……”

“啪——”

話冇說完,葉凡就把晨陽瓷器對著城牆一敲。

噹的一聲,晨陽瓷器碎裂,啪啪啪掉下城牆,也刺激著血醫門子弟的心。

葉凡丟掉碎片,又拿起午陽瓷器笑了笑:“不在意就好,不然我擔心你心疼呢。”

敬宮雅子怒不可斥:“葉凡,我們不會受你威脅……”

“啪——”

葉凡把午陽瓷器也一聲巨響敲碎。

“不受威脅就好。”

葉凡拿起了夕陽瓷器:“這可是最後一個了,它碎了,陽國再無那段工藝曆史了……”

敬宮雅子臉色煞白:“王八蛋,你不得好死……”

“嗖!”

葉凡一抬手,夕陽瓷器砸向敬宮雅子的腳邊。

瓷器如流星一樣撞向青磚。

“嗖——”

敬宮雅子像是狸貓一樣一閃而逝,雙手接住那一個價值連城的瓷器。

顫抖不已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