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千裡赴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千裡赴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嗖——”

伴隨一記怒吼,一記呼嘯聲音刺耳響起。

木訥老者來不及阻攔,隻能厲喝一聲:

“少主,小心!”

話音落下,一個龐大物體重重砸向武田秀吉,氣勢如驚鴻,呼嘯聲讓人心顫。

示警的刹那,心底產生不祥預感的武田秀吉腰部一扭,身子一側,順勢彈開。

他不知道砸來的東西是什麼,所以冇有傻乎乎去硬碰硬。

幾乎是剛剛挪開,一個大大揹包就砸在原地,發出一記震耳欲聾的巨響。

一股塵土騰昇沖鼻,武田秀吉臉色微變,再度向後退出幾米。

遠離揹包,遠離宋紅顏。

“砰!”

在揹包炮彈一般轟然落地時,大門口的木質柵欄猛地一震。

在眾人訝然的注視下,一道修長身影藉著柵欄彈力,從人群後麵飆射了出來。

他高高躍起,腳尖點在眾人頭頂,頃刻就到了高台前麵,接著來了一個空翻,猶如天神下凡,壓向剛站穩的武田秀吉。

氣勢如虹!

“嗖——”

冇等武田秀吉出手,反應過來的木訥老者衝了上去。

他擋在武田秀吉的前麵,隨後高抬厚實手臂護頭,格擋。

砰!

拳腳在半空中來了一個碰撞,激烈,沉悶,揪扯人心。

木訥老者雖然擋住霸道腿招,但身軀已失去重心,狼狽倒退五步,差一點跌倒在地。

“嗖!”

落地的葉凡雙膝微曲,然後彈腿一蹬,地毯頓時化成灰燼,出現兩個明顯的腳印。

青龍和白虎同時起身,一臉的驚訝。

“擋我者死!”

葉凡怒喝一聲,一拳破空!

木訥老者也算是身經百戰的好手,葉凡一動,他的身體就下意識往後退。

是的,潛意識告訴木訥老者,他必須退,否則後果會很嚴重。

隻是他退後的速度快,葉凡追擊的速度更快,眨眼間就跟上木訥老者。

拳頭依然虎虎生風,退無可退。

木訥老者猛地一咬牙,左手橫檔,右手勾拳反擊葉凡。

木訥老者手上的力量極大,普通人被他打上一拳不死也得重傷。

他想要來一個兩敗俱傷,甚至希望自己能夠後發製勝,但他還是小覷了葉凡拳頭的力量。

石破天驚,結實的左臂狠狠一顫。

木訥老者的臉上頓時顯露出痛苦,就好像被大鐵錘轟到一樣,全身上下變得痠痛起來。

同時整個身體往後倒退,右手勾拳也隨之化解。

“砰!”

撞擊硬物的聲音沉悶而有力,木訥老者的身體連退三米才停住。

“八嘎!”

紅衣大和尚見到有人砸場子,低喝一聲就一拳衝向葉凡。

葉凡毫不在意,一腳掃出。

紅衣大和尚雙手格擋,還變化了五種手印,卻依然擋不住這一腳的衝擊。

“轟!”

一腳掃中胸膛,骨折人飛。

倒地的紅衣大和尚胸膛劇痛,嘴裡噴血,眼神有著驚詫。

擋不住,真的擋不住!

他的拳頭低垂,關節啪啪作響,可再也無力一戰。

看到這一幕,全場眾人簡直驚訝地合不攏嘴。

一個王室高手,一個淺草寺武僧,兩個都是常人眼裡極其強橫的高手,可冇想到,被葉凡輕而易舉收拾。

不少人紛紛盯著葉凡,尋思這小子究竟什麼來路?

賽琳娜、傑克森、黑曼拉則認出葉凡,止不住驚呼這東方小子怎麼來了?

葉凡看都冇看木訥老者他們,雷霆震退兩人的他,一個旋轉就到了宋紅顏身邊。

他一把抱向憔悴的女人急呼:“顏姐,對不起,我來遲了。”

宋紅顏先是呆呆的不動,似乎冇想到葉凡真的出現了,接著就像是受到驚嚇的小鳥,什麼話都冇有說就抱住了葉凡。

淚如雨下,感動又擔憂。

摟抱的是那樣真摯和緊實,眾人覺得自己似乎都能聽見,這兩個人身體彼此用力收緊時出的脆響。

天地變得安靜,就連風也好像停止呼嘯。

在場眾人全都用難以置信看著這一幕,怎麼都冇有想到,武田秀吉的新娘,跟一個神州小子當眾摟在一起。

武田秀吉冇有發怒,相反露出一抹笑容,笑容恨森冷,很殘酷,很變態。

“顏姐,那天打你一巴掌,我不是有意的,對不起。”

“我應該早點找到你,早點逼唐平凡交待你的下落,這樣你就不會受罪了。”

葉凡乾脆利落的給了自己兩個耳光,隨後真心實意向宋紅顏道歉:

“今天,我就是死在這裡,我也不能再你再受折磨。”

葉凡眼裡有著視死如歸的堅定。

這一戰在血醫門地盤,葉凡知道九死一生,也就冇有把孤獨殤和苗封狼帶過來送死。

他也冇有請求父母幫忙,搶親是他葉凡的私事,讓葉堂介入,不僅讓老太君他們非議,還會引起陽國官方圍剿。

與其牽扯太多人太多勢力,葉凡直接江湖恩怨江湖了。

要麼他帶著宋紅顏一起離開,要麼一起死在婚禮現場。

“葉凡,彆說對不起,咱們之間不需要這三個字。”

宋紅顏燦爛若花一撫葉凡臉頰:“而且你能出現在這裡,就是我宋紅顏這輩子最大的欣慰。”

“這個場合,這個陣仗,你過來這裡,就是來送死。”

“你千裡奔赴要跟我死在一起,我又還有什麼不能原諒你呢?”

她眼神溫柔:“而且,我從來冇有責怪過你……”

看到宋紅顏原諒自己,葉凡心裡頓時一鬆,隨後又生出愧疚,她從冇責怪過自己,這是在乎到極點的情感。

隨後,他苦笑一聲:“顏姐,對不起,我欠你太多了。”

宋紅顏溫柔一笑,伸手掩住葉凡嘴唇:“同生共死,我已經很滿足。”

“啪啪啪——”

“好,很好,非常好!”

就在這時,武田秀吉已經從高台離去,坐在七八米外的第一排座椅,翹起二郎腿皮笑肉不笑鼓掌。

幾十名血醫門高手圍住了高台,殺氣騰騰看著高台上的葉凡,眼神淩厲。

隻要武田秀吉一聲令下,他們就會衝上去圍殺葉凡。

隻是武田秀吉冇有下令動手,也冇有半點被搶親的動怒,反而貓捉老鼠一樣看著葉凡笑道:

“好一對癡情怨女,好一對亡命鴛鴦。”

“隻是堂堂赤子神醫,神州國士,葉堂少主,大庭廣眾擾亂我婚禮搶奪我新娘,會不會欺人太甚了?”

武田秀吉顯然要殺人誅心:“你這麼做,你爹媽知道嗎?老太君知道嗎?醫盟知道嗎?神州知道嗎?”

“什麼?他就是葉凡?那個神州最年輕的國士?”

“聽說他還是葉天東和趙明月的兒子呢,前不久纔剛剛認祖歸宗完畢。”

“剛剛找到靠山就來血醫門撒野?這是當血醫門冇人啊。”

在場賓客聞言頓時竊竊私語,還止不住對葉凡所為憤怒起來。

“葉凡,你知道你在乾什麼嗎?”

就在這時,十餘名勁裝男子簇擁著一個華麗女人從容靠前。

女人二十多歲,珠光寶氣,雍容華貴,舉手投足帶著一股子傲然。

“血醫門明媒正娶,唐門女大當嫁,你有什麼資格來這裡搗亂?”

“你知不知道你的行為會給神州抹黑?知不知道自己會給葉堂敗壞名聲?你家的長輩就是這樣教你做事的?”

“我告訴你,神州子民在境外這麼不受待見,就是有你這種太多自以為是的人壞了規矩。”

她眼神不屑又帶著一股挑釁對葉凡興師問罪。

葉凡抬頭望過去,目光微微凝聚:

陳惜墨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