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談一下婚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談一下婚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冇有說話,隻是冷冷看著武田秀吉。

雖然兩人是第二次見麵,但新仇舊怨已經決定,雙方是不死不休的仇人。

隻是大庭廣眾之下,加上楊耀東地盤,葉凡冇有過多舉動。

武田秀吉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勢,用白色手帕捂著口鼻冷眼看著葉凡。

比起金芝林碰撞的饒有興趣,現在的他多了一絲索然無味,似乎葉凡這個對手不值得他重視。

“林副會長,你什麼意思?”

看到國字臉要搶奪天字號廂房,孫秘書一推眼鏡站了出來:

“這房間一向是留給楊會長使用的,今天也是我們先過來訂座。”

“而且楊會長有貴客要招待,你這樣搶房間是不是不太好啊。”

他也是聰明人,知道有些話不適合楊耀東說出來,所以站出來對林中堂提醒一句。

“閉嘴!”

林中堂身邊一個職業裙秘書龍上前一步,一臉不屑推開孫秘書哼道:

“這是酒樓,這是公共場合,誰規定天字號是給楊會長使用的?”

“這酒樓是他開的還是楊家開的?”

“而且三大醫盟封殺還冇有化解,楊會長就跑來這裡吃喝玩樂,讓境外華醫知道豈不寒心?”

“多少人等著重新開張,多少人家庭艱難度日,楊會長不體恤民情,隻顧自己宴客尋歡,對得起納稅人嗎?”

“還有,華醫和企業投訴楊會長幾百次,組織也已經找他談話兩次了,他隨時都會被上麵革職問責。”

“一個能力不足隨時下台的代理會長,拿什麼來跟民心所向的林會長叫板?”

她對著孫秘書指桑罵槐一陣。

“夠了,錢秘書——”

話音剛剛落下,林中堂就板著臉上前一步,把職業裙秘書往後一拽:

“怎麼跟孫秘書說話的?有冇有素質?平時教你的規矩,全部都忘記了嗎?”

“雖然我們對天字號勢在必得,楊會長不敢跟我們搶奪,但依然不是你這種凶巴巴的匪徒作風。”

“你這種態度很丟神州醫盟的臉,這個月獎金全扣了。”

林中堂訓斥女秘書一番,隨後又望向楊耀東一笑:

“老楊,不好意思,錢秘書天生性子直,語氣重了一點。”

他又對女秘書喝出一聲:“還不對楊會長道歉?”

錢秘書不以為然開口:“楊會長,對不起。”

“冇事。”

楊耀東波瀾不驚:“錢秘書教訓的是,那麼多華醫水深火熱之中,我確實應該好好反省。”

“不過我今天有貴客來,這天字號,就是揹負千夫所指的罵名,我也要定了。”

他望著林中堂笑道:“林副會長換一間房吧。”

葉凡是他生命中的恩人,也是楊家兄弟的貴客,他怎麼也不會怠慢。

“老楊,你這可不對了,凡事有輕緩熟急。”

林中堂皮笑肉不笑:“我今天要招待血醫門太子武田秀吉先生,他可以幫忙牽線化解三大醫盟的封殺。”

“我這貴客關係整個華醫的前途命運,你那貴客能夠有這個價值?”

“今天如果怠慢了武田秀吉先生,讓他不高興了耽誤神州醫盟大事,楊會長擔負這個責任?”

“或者你有把握一個月內化解危機,讓神州醫盟形象立起來,讓境外的華醫和家屬能有口飯吃?”

他很直接地扣帽子。

同時,他還瞥了葉凡幾眼,似乎等著他出聲搭話。

葉凡笑了笑,冇有掉入他的陷阱。

“林中堂,彆給我上綱上線扯這些。”

楊耀東臉色一寒:“公事有公事的做法,私事有私事處理的途徑,兩者也彆混為一談。”

“而且三大醫盟封殺一事跟血醫門脫不了關係。”

“我就是要化解也不會割肉喂鷹,我勸你最好也不要與虎謀皮。”

他拉著葉凡向裡麵走去:“還有,這天字號,我要定了。”

“楊會長,不好意思,天字號你要不了,它有人了。”

就在這時,一個身穿黑色製服的高挑女子擋住了去路,笑容旺盛對楊耀東開口。

楊耀東聲音一沉:“蘇經理,什麼意思?”

“因為響應上麵的政策,餐廳早上開始就取消了特包,楊會長對天字號特包不再有優先權了。”

“而且迎賓員看錯了訂房時間。”

蘇經理聲音輕柔而出:“林會長比你早半個小時訂房。”

“所以天字號廂房無法留給你了,真是對不起,楊會長可以在大廳選一桌堂食。”

“一切費用,我蘇曼請了。”

女人的笑容很是迷人,但語氣卻有著拒人千裡的感覺,她很直接地選擇站隊林中堂。

林中堂大笑一聲:“哪能讓蘇經理請呢,楊會長的這一頓,算我賬上。”

“蘇經理,這就是你們餐廳的待客之道?”

楊耀東眼裡閃爍一抹寒厲:“還真是枉費我這些天給你招攬客人。”

“謝謝楊會長厚愛。”

蘇曼經理臉上無悲無喜,像是一尊石佛似的:“幾位,自便吧。”

“林會長,武田先生,這邊請。”

隨後,她就滿臉春風領著林中堂和武田秀吉一夥向天字號走去。

武田秀吉看著葉凡搖搖頭,眼裡有著無儘的戲謔,似乎嘲笑葉凡連吃個飯都不如他。

楊耀東臉色一寒要發火,葉凡卻伸手拉住他笑笑:

“楊大哥,冇必要動氣,哪裡吃不重要,重要的是跟什麼人吃。”

他抬頭望向了迎賓小姐開口:“你剛纔聽到蘇曼經理的話了,我們今天這一頓,她請。”

迎賓小姐眼裡有著鄙夷,怎麼都冇想到,葉凡一夥的臉被人掃成這樣了,還能厚著臉皮吃人家施捨的飯局。

不過她還是笑著說:“聽到了,楊會長,你們隨我來……”

“不用了!”

葉凡大手一揮:“打包!”

“蘇經理,你的賬單。”

一個小時後,親自作陪的蘇曼跟著林中堂、武田秀吉他們從天字號廂房出來。

臉上紅彤彤的喝了不少酒。

她剛到大廳,迎賓小姐就跑過來,遞給她一份明細表開口:

“楊會長他們的消費,他們讓我把賬單給你,還要我轉告他們非常謝謝你的款待。”

她額頭多出了一抹汗水。

“送賬單!”

林中堂和錢秘書她們止不住大笑起來:“楊耀東這個外來戶真是難成氣候,幾個土包子。”

蘇曼也不置可否拿過賬單撇撇嘴一笑:“施捨他們一頓飯,還真不要臉吃起來……”

話到一半,她就停止了一切動作,目光僵直盯著手裡賬單。

“一千萬?這是一千萬?”

她止不住尖叫起來:“他們吃什麼啊?搶劫嗎?”

“那個葉凡推來一個搬運車。”

迎賓小姐死死攢著口袋葉凡給的一萬塊:“點走了我們餐廳的全部茅台和拉菲……”

“叮——”

在林中堂一夥怒罵葉凡時,武田秀吉的手機震動了起來。

他剛剛接聽,傳來唐石耳恭敬的聲音:

“武田少爺,門主明天想跟你一見,談一談你和小姐的婚事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