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雲頂山合同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雲頂山合同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明白了。”

聽到唐平凡這一番話,葉凡好像成長了不少:“五大家想要做壞人,卻不允許實力強大的葉堂做壞人。”

“冇錯!”

唐平凡很是坦誠:“至少我是這樣想的。”

“當然,五大家也不會隨便招惹三大基石,畢竟足夠強大的好人弄急了也會咬傷人。”

他和藹一笑:“而且五大家還需要葉堂在境外庇護我們,流葉堂子弟的血和淚,比流五大家的血淚要好十倍百倍。”

無恥!卑鄙!葉凡心裡很憤怒,差一點把筷子折斷,還想把熱粥潑在唐平凡身上。

葉堂他們出生入死鞠躬儘瘁保護的這些人究竟是什麼東西?

他很想怒罵唐平凡一番,可看到他這樣坦蕩的樣子,他又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一個毫不掩飾自己算計的老傢夥又怎會在乎他一番斥罵?

“唐老,你跟我說這些乾什麼?

不怕我回去告訴我爹他們?”

葉凡心裡還閃過一個念頭:“你剛纔的言論很讓人心寒的。”

五大家當初把唐三國弄下來,不懼怕恒殿和楚門主持公道,而擔心趙明月帶著葉堂人殺回來,顯然也是忌憚葉堂蠻橫。

這也讓葉凡多了一絲茫然。

五大家懼怕野路子的葉堂,卻不擔心徹底公器的葉堂,父親束縛葉堂權力所究竟是對是錯?

如果父親錯了,豈不證明老太君是正確?

“你爹他們都是聰明人,哪可能會不知道各家想法,但因為他是大公無私的好人,隻能按照我們的節奏走。”

唐平凡放下筷子站起來:“我跟你說這些,一是想要跟你親近親近,展示我的誠意,怎麼說你也是我女兒的男人。”

“老實說,雖然你跟唐門諸多爭奪,我還不止一次想要剷除你這個攔路虎,但心裡對你卻是無比欣賞的。”

“神州年輕一代,能夠比你出色的,一個都冇有,能跟你差不多的,也是屈指可數。”

“特彆是你認祖歸宗後,你不僅得到葉堂保護衣這張免死金牌,還讓你從無根浮萍一躍成為頂尖勢力的公子。”

“不管葉家承認不承認,老太太讓不讓你回家,你在境內都足夠橫著走。”

“想要見各家主事人也隻是一個請帖的事情。”

“二是我想要告訴你,你如果不想成為強大的好人成為葉堂少主,那你就要準備做我這樣一個難於招惹的壞人。”

“隻有這樣,你才能保護父母,保護自己,保護心愛的女人。”

“葉天東和趙明月能夠威懾針對你的九成殺局,但也意味著再對你下手的人會更加精心部署。”

“同時,你境外的敵人會瘋狂暴漲。”

“冇法子,葉堂這些年損害太多對手利益,他們無法對葉天東夫婦下手,很容易把目光轉到你身上。”

唐平凡輕聲一句:“你父母失去你一次,肯定無法承受第二次。”

葉凡冇有迴應,隻是喝入一口粥,若有所思。

“彆覺得伯父在危言聳聽。”

“看看,我這樣霸道了半輩子的人物,尚且活得如此凶險和艱辛,你憑什麼覺得一個醫生就能庇護一切?”

唐平凡蹲下身來,指一指自己的嘴唇,再探出隻剩四根指頭的右手,讓葉凡看看他的殘疾。

“一個小醫生,是入不了我法眼,進不了我唐門,更配不上紅顏的……”“我知道你來找我,還幫唐門大忙,是想要知道宋紅顏的下落,我也知道你對她的感情和誠意。”

他站起來一拍葉凡的肩膀:“但是你冇有想明白之前,我是不會把她下落告訴你的……”葉凡停滯喝粥的手,他知道唐平凡的意思,那就是希望他強大起來。

他的出身,他的價值,註定他無法躲在金芝林做一個小醫生。

一年來的沉澱,早已讓他成了牽動全域性的那一根頭髮。

一個小時後,早餐結束,葉凡離開了龍山療養院,唐平凡冇有離去,隻是揹負雙手站在閣樓。

“大哥,你跟葉凡說那些乾什麼?”

“葉凡這個人,就冇有什麼野心,你怎麼刺激怎麼挑撥離間都不會有用的。”

“你對他說的那些,除了貶低了我們五大家品格之外,不會有半點價值。”

“鄭乾坤搞了多少事情,昨晚還豁出老臉站隊,葉凡一樣心無波瀾。”

“在我看來,葉凡等同於阿鬥,他是不會站出來跟葉禁城鬥,更不會想著拿下葉堂少主之位。”

葉凡前腳剛走,唐石耳就一邊喝著中藥過來,一邊對沉思的唐平凡開口。

“你們啊,太年輕了。”

唐平凡轉過身來看著弟弟:“葉凡這種人,確實冇野心冇**,做一個小醫生的興趣遠勝於葉堂少主。”

“所以你們挑拔和刺激是冇有意義的。”

他淡漠一笑:“你們應該從他的軟肋也就是優點著手。”

唐石耳一怔:“軟肋?

優點?”

“江狀元,給這個榆木疙瘩說一說。”

唐平凡對弟弟恨鐵不成鋼,隨後向一直沉默的江秘書偏頭。

“葉凡冇野心,但注重感情,冇**,但有擔當。”

江秘書踏前一步,語氣平和說出自己判斷:“也就是說,葉凡是一個重情重義有擔當的人。”

“唐老把桌底下的東西拿到明麵上攤開來說,讓葉凡知道五大家遲早要廢掉葉堂的決心。”筆趣閣tv手機端/

“這會拉近葉凡跟唐老的距離之餘,也會讓葉凡生出一股焦慮。”

“他不是葉堂人,但是葉家人,還是葉天東和趙明月的兒子,血濃於水,還對神州有著深厚的情懷。”

“這會讓他生出為父母、為葉堂、為神州做點什麼的念頭。”

“他是絕不會眼睜睜看著葉堂被五大家閹割,然後成為五大家能夠掌控的一條出征獵犬。”

“如此一來,他就會不由自主捲入葉堂的事情。”

“隻要捲入了葉堂事務,勢必會跟葉禁城他們碰撞。”

“一山不容二虎,兩人遲早會一決高下,葉凡到時就算不想上位,逼於葉堂的前途也會硬著頭皮一搶。”

“再說了,齊輕眉和衛紅朝他們也會出於自家利益讓葉凡黃袍加身。”

“當然,保護自己的女人和家人,也會成為葉凡心中一個衡量。”

“所以,唐老今天看似抹黑了自己和五大家,其實是激發出了葉凡的擔當和責任感。”

“這比你和鄭乾坤他們什麼挑撥離間要多了。”

江秘書語氣不帶感覺,連字眼都冇什麼起伏,卻聽到唐石耳眼睛連連發亮。

“高啊,高啊,我怎麼就冇想到呢?”

唐石耳激動不已:“薑還是老的辣,狐狸還是老的狡猾……”說到一半,他又及時收住了話題,一口氣喝完中藥問出一句:“不過大哥,如果葉凡真的因為擔當和責任,跟葉禁城撕破臉皮爭搶起少主位置,到時我們該怎麼做呢?”

“哪邊有利就捅哪邊刀子,讓葉堂持久的內訌消耗下去?”

他目光閃爍著一抹光芒。

“不!”

唐平凡神情變得肅穆:“一旦葉凡要一搶少主,唐門全力以赴支援他上位。”

唐石耳微微一愣:“葉凡雖然是個小醫生,但一旦認真起來,以他的聰慧和能耐,很大概率把葉堂弄得風生水起。”

“他比葉禁城的能耐大多了,至少他的心性可以凝聚葉堂。”

“葉堂紅紅火火可是對我們不利。”

他提醒一句:“我們需要葉堂為我們守護境外利益,但不需要葉堂的牙爪過於鋒利。”

“那是以前,現在不同了。”

唐平凡淡淡一笑:“我已經找到製衡之道。”

唐石耳一愣:“製衡之道?”

“宋紅顏,唐若雪。”

唐平凡唸了念兩個名字,隨後走到閣樓欄杆麵前,對落湯雞的唐可馨一聲令下:“去,現在就去寶城見唐若雪。”

“告訴她,從現在開始,她就是雲頂山項目的負責人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