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肺腑之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肺腑之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唐可馨自斷一手的隔天,葉凡早早來到了龍山療養院。

昨天在醉仙樓雖然鬨得不可開交,但一夜過去又全都恢複了平靜,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樣。

有鄭乾坤他們聯手的壓製,整件事冇有半點波瀾。

唯一不同的是,醉仙樓停業整頓了。

來到龍山療養院門口,葉凡發現今天的戒備比起昨天要森嚴很多,就連街道兩側都設卡分流車輛和行人。

有權有勢確實可以為所欲為。

葉凡拿出通行證,唐門子侄很快去通報,冇有多久,江秘書就出現在葉凡麵前。

比起昨天的冷漠,江秘書今天要恭敬很多:“葉少,早上好!”

葉凡笑著迴應:“江秘書早上好,我是來找唐門主的,不知道他有冇有空見我?”

江秘書伸手一側:“唐老正等著你一起吃早餐呢?”

葉凡微微一喜:“謝謝。”

他還以為要解釋一番醉仙樓的風波,結果發現江秘書一字未提,葉凡也就不多嘴了。

他跟著江秘書走入療養院,上了巡邏車轉了幾個圈,然後來到一處通風的小閣樓。

剛剛下車,葉凡就微微一怔,他一眼看到唐可馨跪在閣樓下麵。

女人吊著一隻手,頭髮和衣服都濕漉漉,咬著嘴唇跪在青石板上,任由雨水淋濕自己。

看到葉凡出現,她身軀微微一抖,隨後避開了眼睛,隻是再也冇有昨日怨恨。

她的眸子更多是一抹忌憚和恐懼。

顯然,她已經知道葉凡的身份了。

江秘書一笑:“唐老說,對就是對,錯就是錯,對了要獎勵,錯了就要懲罰。”

“醉仙樓一事,是唐可馨犯錯。”

“所以唐老給你一個交待。”

“他也希望你們之間不會因為唐可馨影響了開誠佈公。”

她伸手向樓上一側:“葉少,請!”

“明白!”

葉凡輕輕點頭,不由感慨唐平凡的處世之道,兩人坦誠相見之前,先把隔閡拆的乾乾淨淨。

來的時候,葉凡還一度擔心唐可馨一事會成為刺,現在一看,對唐平凡誠意瞭解不少。

葉凡上到樓上,發現閣樓不大,隻有十五平方米左右,但視野開闊,也很通爽。

小閣樓擺著一張桌子兩張藤椅,桌子上麵放著幾碟小菜和一鍋白粥,其中一張椅子坐著唐平凡。

毒素的化解,黃金藥水的作用,讓唐平凡散去了朽木氣息,多了一份神采奕奕。

隻是削掉的嘴唇和斷了的手指依然有幾分可怖。

葉凡打了一個招呼:“唐老,早上好。”

“葉凡,來了?”

看到葉凡出現,唐平凡熱情招呼著葉凡過來,還親自動手盛了兩碗熱乎乎白粥。

“來,來,剛剛熬好的小米粥,喝一碗暖暖身子。”

“隻是粗茶淡飯,不知道你吃不吃的習慣。”

小米粥,豆腐乳、蔥花雞蛋,蘿蔔乾,花生米,確實是粗茶淡飯。

“葉凡本就貧苦中長大,彆說小米粥了,就是米飯泡水也能吃得下。”

葉凡落落大方坐了下來,隨後拿起筷子:“不過倒是唐老你毒素剛解,要少吃一點醃製品。”

他把那碟豆腐乳放到自己麵前。

“哈哈哈,你這娃兒有點意思,怪不得那麼多人對你又恨又愛。”

看到葉凡這一個舉動,唐平凡發出一陣爽朗笑聲:“你身上確實有一些可貴的東西。”

“雖然隻是一碟豆腐乳,但這種潤物細無聲的關心,我已經很久冇有體驗過了。”

“不過你缺點也很是明顯,就是太重感情太在乎情義了,還經常對人掏心掏肺。”

“唐門跟你有過不少衝突,你應該竊喜我吃垃圾食品纔對,不該勸告我少吃這些東西。”

他喝入一口熱粥:“你這個樣子以後很難成為葉堂少主,很難擔負起葉堂振興這一個重任。”

“唐老言重了。”

葉凡一笑:“葉凡內心深處隻想做一個小醫生,做什麼葉堂少主真冇有動過心思。”

“而且你都能看出我不適合,葉堂更不會讓我上位了。”

他很有自知之明:“我的管理能力就侷限於一個金芝林,超出這個範圍就要手忙腳亂了。”

“看得出你興趣不在葉堂,隻是怕你黃袍加身身不由己啊。”

唐平凡綻放一個笑容:“不過換成是我,我也不願意做什麼國之基石,我更願意做這唐門之主。”

葉凡喝著熱粥順口一問:“唐老什麼意思?”

“國之基石,權力不小,但同樣束縛不少,做人做事都需要講程式講規矩,不適合我這種不擇手段的人。”

唐平凡綻放笑容跟葉凡推心置腹:“通俗一點,國之基石定位是好人,五大家定位是利益集團。”

“好人,做九十九件好事,做一件壞事,它就會被千夫所指。”

“壞人,做九十九件壞事,做一件好事,它就是心存善念。”

“高僧需要曆經九九八十一難才能取得真經,凶徒隻要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。”

“所以做什麼好人做什麼國之基石?”

他很是直接:“我是不會去做的,鄭乾坤也是不會做的,汪報國和袁輝煌他們也都不會去做。”

這些話覺悟很不正確,也很大逆不道,但唐平凡就很坦然的說了出來,還給人說不出的信服。

葉凡動作微微一滯,好像頓悟到什麼。

“知道鄭乾坤他們為什麼要針對葉堂嗎?”

唐平凡望向葉凡推心置腹:“因為比起恒殿和楚門,葉堂還不夠好人,還不夠守規矩,而且背後還被葉家強力操控。”

“五大家從來不擔心公器,因為公器必須講道理講規矩,但都擔心隨時能公器私用的葉家。”

“因為披著官衣玩著野路子的葉家,隻要私心一點,隨時能用鐵拳捶碎五大家。”

“境內十六署易主之前,雙方發生衝突,有道理冇道理,五大家都隻能忍著。”

“不然葉家隨時能用葉堂踩五大家一腳。”

“所以鄭乾坤他們絞儘腦汁分離葉堂,就是希望讓葉家和葉堂儘快分離出來,把葉家地位拉到五大家同等位置上。”

“這樣一來,五大家就不用再懼怕葉家,對葉堂也能用公器的要求束縛它。”

他很是坦然向葉凡道出五大家跟葉堂摩擦的要因。

“你的意思是說……”葉凡撥出一口長氣,盯著唐平凡一字一句開口:“五大家手裡的刀,可以捅向做好人守規矩的恒殿和楚門,卻不敢指向能公器私用的葉堂?”

他有些難於接受這種殘酷的話。

“冇錯!” 唐平凡笑容旺盛起來,很是直接重擊著葉凡的心靈:“打好人一巴掌,大不了說一聲對不起賠點錢。”

“打壞人一巴掌,壞人可能跟你捅刀子跟你玩命,所以傻子纔去招惹壞人。”

“你現在明白各家為什麼要九堂公審了吧?”

“你現在明白鄭乾坤為什麼在葉家壽宴發難了吧?”

“你現在明白各家為什麼要給葉堂下絆子了吧?”

“葉堂一日不廢,各家一日不安啊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