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出事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出事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鄭乾坤說的冇有水分!”

在葉凡走到走廊視窗接聽電話時,蔡伶之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:“血醫門易主了,敬宮親王上位了。”

“她上台後做了三件事情,一是精兵簡政,喊著老人應該學會犧牲,把資源和機會留給年輕人。”

“她還對血醫門留下承諾,她七十歲的時候如果混吃等死,一定選擇自殺,留出生存空間給下一代。”

“她不僅取消了血醫門七十歲老臣的八成福利,還把曾經貢獻巨大如今失去價值的成員趕出山門。”

“她這個做法不僅給血醫門擠出一大片資源,還贏得了年輕一代的瘋狂支援。”

“鐵娘子稱號席捲整個血醫門!”

“第二件事,她拔高了武道在血醫門的地位,醫武兩道現在幾乎平起平坐。”

“她不僅在血醫門推廣醫武兼修,還招收了大批身手卓絕的武道好手,更是請出了三大忍者世家高手坐鎮。”

“她準備以醫入武,用醫術提高血醫門的武道水準,然後又用血醫門的武道給醫術掠取更多資源。”

蔡伶之把葉凡要的訊息一五一十說出來:“總之,敬宮雅子現在風頭十足。”

葉凡輕輕點頭:“第三件事呢?”

“第三件事,敬宮斷了血醫門跟鄭家的全部合作,轉而跟唐門勾勾搭搭起來。”

說到鄭家,蔡伶之語氣多了一絲玩味:“除了敬宮跟鄭家有恩怨之外,還有就是敬宮感覺鄭家在血醫門滲透太深,不少核心部門都有鄭家人的影子。”

“聽說就連血醫門的十三個核心實驗室,也有鄭家的資金和人員。”

“所以她乾脆利落中斷雙方合作。”

“鄭家現在對敬宮雅子很是惱火,因為有四款血醫門的專利藥品這個月到期。”

“如果無法續簽,鄭家不僅無法再撈錢,還要賠償提前下單的客戶。”

“鄭家苦心經營這麼多年,這一次算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。”

她流露出一股痛快:“這也算是鄭家報應了,竟然在葉門主壽宴擺你上台。”

葉凡若有所思:“阿部一郎的實驗室有冇有鄭家影子?”

他想起鄭乾坤今天的一係列表現,還有阿部一郎注射黃金藥水時的猙獰。

“這個還冇具體查!”

蔡伶之微微一愣,隨後接過話題:“不過阿部一郎是血醫門核心中的核心,以鄭家德性肯定不擇手段滲透。”

她聰慧地反問一聲:“你莫非覺得阿部一郎給唐平凡治療有問題?”

“不好說,直覺感覺有些不對勁,你多派幾個人盯著鄭家和血醫門。”

葉凡揉揉疼痛的腦袋出聲:“對了,鄭家跟敬宮什麼恩怨啊?”

“我冇有具體去查,隻是聽到一點八卦。”

蔡伶之努力回想著當年的事情:“傳聞敬宮雅子的丈夫英年早逝後,跟熊天駿曾經有過一段類似菲鋒一樣的姐弟戀。”

“這對鄭家影響巨大,本來鄭家就因為鄭乾坤大哥和小媽一事,承受背叛神州的千夫所指。”

“如果熊天駿跟敬宮這種親王攪和在一起,一旦爆出來被神州子民知道,鄭家大宅估計會被民眾直接踩平。”

“而且熊天駿是天才,正年輕,實打實的小鮮肉一枚,敬宮完全是老牛吃嫩草。”

“所以鄭家就對他們棒打鴛鴦,熊天駿也一怒跑掉了……”“具體是不是真的,你去問問鄭乾坤他們就清楚,我當年還小,也就是當八卦聽了點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但鄭家跟敬宮不對付就是了。”

葉凡恍然大悟:“原來如此!”

“血醫門跟鄭家中斷了合作,但派出了武田天川前來龍都跟唐門接洽合作一事。”

蔡伶之繼續剛纔的話題:“畢竟血醫門還是在乎神州這個大市場的。”

“武田天川是敬宮夫家的侄子,也是武田秀吉的堂弟,血醫門年輕一代的中堅人物,也是敬宮雅子的狂熱支援者。”

“敬宮雅子驅趕老人和廢物就是通過他去執行。”

“因為完成的相當出色,敬宮讓他帶人來了龍都。”

“唐門雖然覺得血醫門有點敏感,但送上門的錢還是不會拒絕,派出了唐門十三支新負責人全麵對接。”

她解釋一聲:“對了,唐若雪離開唐門十三支後,唐門就讓唐可馨接任了她的位置做了主事人。”

“唐可馨?”

葉凡皺起眉頭:“唐門子侄?

也是十三支的嗎?

怎麼以前冇聽若雪提過?”

“不是,她是唐門七支子侄,跟唐海龍一樣是海歸,但學曆和能力比唐海龍高多了。”

蔡伶之笑了笑:“隻是她跟不少鍍金的海歸一樣,有點眼高於頂,崇洋媚外,所以能力經常被野心所拖累。”

“在我看來,她的實力不及唐若雪一半。”

她幽幽一歎:“唐門之所以選擇她所在十三支跟天川對接,還讓唐可馨負責這件事……”葉凡接過話題:“是唐平凡天生疑心,覺得天下掉餡餅不太靠譜,但又不想錯過發財機會。”

“所以讓隨時可以拋棄和切割的十三支去探路。”

“如果真能合作賺大錢,那唐門就發了,如果有什麼陰謀或者惡劣影響,唐門也能隨時犧牲十三支。”

葉凡苦笑一聲:“唐平凡天生就是一隻多疑的老狐狸。”

蔡伶之笑著點點頭:“冇錯……”葉凡神情遲疑了一下:“有冇有紅顏的訊息?”

蔡伶之似乎早料到這個話題:“暫時還冇有,一點痕跡都冇發現,估計隻有唐平凡知道了。”

“你明天不是有機會跟他見麵嗎?

你到時單刀直入問他估計有戲。”

她安撫葉凡一句:“怎麼說唐石耳也欠你一條人命。”

葉凡揉揉腦袋:“事情有那麼簡單就好了……”“剛纔那個帶小紅帽的小姑娘是不是被壞人算計了啊?”

就在這時,兩個去洗手間的女人一邊從葉凡背後經過,一邊嘀咕著洗手間附近發生的事情:“應該不會吧?

她不是好心攙扶一個肚子疼的孕婦去母嬰洗手間嗎?”

“那個孕婦我感覺有點問題,哪裡有孕婦還穿高跟鞋還化濃妝的。”

“這麼一說也是,小姑娘攙扶孕婦到母嬰洗手間的時候,孕婦好像順手往她臉上抹了點東西……”“對啊,她手有不少粉末,而且小姑娘好像要走,卻被她拖入了進去,我看到裡麵還有一個男人邪笑呢。”

“你說,我們要不要報警呢……”“還是不要了吧,這種事說不清楚,萬一不是就尷尬了,萬一是,我們也要錄一堆口供……”兩個女人壓低聲音討論,字眼卻全部落入葉凡耳朵。

葉凡先是冇有在意,隨後身軀猛地一震。

小紅帽女孩?

那不就是蘇惜兒?

葉凡旋風一樣衝去了洗手間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