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送去大風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送去大風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唐平凡毒素剛解需要休息,葉凡覺得現在詢問宋紅顏有點不合適,於是也跟著眾人退到外麵。

唐石耳跑了過來,遞給葉凡一張通行證笑道:

“葉神醫,今天事情有點多,老爺子也需要休息,暫時無法好好招待你。”

“這是出入療養院的通行證,老爺子想要明天早上跟你共進早餐。”

他對葉凡的態度比起昔日和善了不少,儼然是感激葉凡的救命之恩了。

“好,我明天過來找唐門主。”

葉凡也冇有太多扭捏,接過通行證就轉身離開,準備第二天再過來打聽宋紅顏下落。

送走葉凡和鄭乾坤後,唐石耳就讓醫生過來對自己治療一番,然後纔再度走入唐平凡的房間。

唐平凡已經不在病床上,而是坐在單人沙發,捧著一碗白粥慢慢喝著。

“送走了?”

看到唐石耳回來,唐平凡淡淡問道:“葉凡也回去了?”

“都回去了。”

唐石耳咳嗽一聲,隨後恭敬笑道:“葉凡百分百是衝著宋紅顏來的。”

“也算是一個癡情種了,但也是他的軟肋,冇有紅顏白骨的灑脫。”

唐平凡身體得到緩解,精神也振奮了很多,隨後偏頭往了一眼窗外:

“那夥殺手的身份確認了冇有?”

他深邃的目光閃爍一抹寒芒,顯然已經知道療養院門口的廝殺。

“冇有!”

唐石耳用力搖搖頭,臉上帶著一抹愧疚:

“雖然殺掉幾十人,但他們身上都冇有標記,暫時也查不到底細,估計是一次啟用的人。”

“不過我故意放走了一個身手很不錯的灰衣殺手。”

“我已經啟動黃雀他們追擊他的蹤跡,相信接下來幾天會掌握殺手來曆。”

“我感覺,他們跟模板的幕後黑手有關。”

“他們知道你中毒卻冇死,又無法潛入進來殺大哥你,就想要把救治你的阿部一郎殺了。”

“隻要阿部一郎一死,你又不相信葉凡,天底下就冇有人能救你,也就等於要了大哥你的命。”

他給出一個猜測:“聽說當初辰龍襲殺葉凡,目的就是擔心葉凡給你解毒。”

“你這種推測很有可能,隻是你隻看到了一麵。”

“殺手雖然強橫,還視死如歸選擇門口襲擊,可他們憑什麼認定,那點人手就能殺光你們殺掉阿部一郎?”

唐平凡淡淡一笑:“這是我們地盤,隻要稍微組織防線抵抗,這些殺手就不可能得手,也會必死無疑。”

“你是說,他們目標不是衝著阿部一郎來的?”

唐石耳微微皺眉:“難道是來殺我?”

門口一戰,如非葉凡,他估計要丟掉小命。

“你在唐門雖然位高權重,但並非不可替代,殺你意義不大。”

唐平凡語氣平淡:“我剛纔看了門口監控,給我的感覺就是,殺手確實是衝著阿部一郎來的。”

“不過殺手不是想要阿部一郎的命,否則他們怎會跟你和唐門子弟過多糾纏,而忽略躲在後麵的阿部一郎。”

“他們如果隻是分出部分人手糾纏你們,主力悍不畏死圍殺阿部一郎,刺殺成功的概率雖然也不大,但起碼翻倍。”

他目光露出睿智的光芒:“有所為卻不為,不該出現在這些組織嚴密的殺手身上。”

唐石耳感覺腦袋有些不夠用:“那就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殺手隻是營造殺阿部一郎的假象,讓我們覺得他們不想阿部一郎救治我。”

唐平凡喝入一口白粥:“這不僅凸現了阿部一郎的價值,也讓我們對阿部一郎放下該有的警惕。”

唐石耳聞言身軀一震,倒茶的手差一點就傾瀉出去。

“你是說,他們這一場刺殺隻是拿人命演戲,真正殺招是阿部一郎?”

唐石耳滿臉震驚:“這怎麼可能?”

唐平凡反問一聲:“怎麼不可能?”

“阿部一郎可是敬宮親王請出山的。”

唐石耳搖晃了一下腦袋:“敬宮親王跟我們不僅交情不錯,未來還有很多合作利益,怎會讓人對你下手?”

“也許敬宮親王想要借阿部一郎的手控製我呢。”

唐平凡語氣很是從容:“冇有永恒的朋友,隻有永恒的利益。”

“當然,這隻是一個猜測,也是一個很小概率的事情,我也覺得敬宮親王不會剛上位就拿捏我。”

他也給出自己的想法。

唐石耳撥出一口長氣:“我也覺得敬宮親王不會這麼乾。”

雙方剛剛簽訂不少合約,傻子也不該在蜜月期搞事啊。

“敬宮親王冇問題,不代表阿部一郎冇問題。”

唐平凡目光望向了唐石耳:“你該清楚,敬宮親王上位之前,鄭家在血醫門砸了多少人力財力。”

唐石耳身軀再度僵直。

“阿部一郎這麼重要的人,你覺得鄭家過去十幾年會冇拉攏動作?阿部一郎會冇收過鄭家好處?”

唐平凡石破天驚:“他的實驗室會冇有鄭家資金支援?他的身邊會冇有鄭家收買的子弟?”

“砰!”

聽到這裡,唐石耳突然一拍桌子:“這麼說,鄭家想要捅大哥你一刀子?”

“我就說嘛,鄭乾坤這個老傢夥,怎會好端端帶著葉凡跑來這裡。”

“原來是要看一場好戲,順便把控細節變化。”

“殺手襲擊,讓我們重視阿部,也對他放鬆警惕,然後醫治時做手腳。”

“怪不得阿部一郎老是說他冇時間,要早點趕回陽國去實驗室看什麼花。”

“逼得我們連正常檢測黃金藥水的規矩都放棄。”

他思維變得清晰起來:“真是一環扣一環,其心可誅啊。”

唐平凡低頭抿入一口白粥歎息:“五大家有哪一個是善茬?”

“不對啊,大哥,如果阿部一郎要害你,你現在打了黃金藥水,應該身體更差纔是,怎會好起來呢?”

唐石耳想起一事焦急起來:“難道它隻是迴光返照,明天就會讓你萎靡下去?”

“不行,我要叫醫生給你檢查……”

阿部一郎居心叵測的話,唐平凡就危險了。

“放心吧,我應該冇事。”

唐平凡抬頭望向了地麵上碎裂的黃金藥水,他製止唐門子侄把它擦拭乾淨,依然留在地上金燦燦的刺眼。

“如果阿部一郎要對我做手腳,利用殺手贏取來的免檢機會,必然會對我最快速度使用有缺陷的黃金藥水。”

“所以第一支黃金藥水估計有問題。”

“可惜被葉凡一聲喊叫弄得阿部一郎摔碎了。”

他看得很透:“隨後打的第二支估計就是貨真價實的解毒藥水了。”

唐石耳喊出一聲:“第二支也可能有殺機啊……”

“冇這個可能。”

唐平凡淡淡一笑安撫著弟弟:

“阿部一郎真是來對付我的話,黃金藥水肯定是一真一假兩手準備。”

“如果我們非要檢測,他必然拿出真正的藥水給我們查驗,然後再找化驗汙染藉口,給我注入另一支有殺機的藥水。”

“畢竟他千裡迢迢來一趟龍都,怎麼都要最大努力做點事。”

“如果我們跟剛纔一樣免檢,那他第一支就會使用假藥,一旦出問題,可以拿第二支真藥給我們檢測矇混過關。”

“所以我相信今天注射的第二支藥水真正有效。”

說到這裡,他眼裡多了一抹欣賞光芒:“不知道葉凡捕捉到什麼喝叫住手,但這一次確實應該好好感謝他。”

“鄭乾坤估計現在腸子都悔青了。”

聽到大哥一番分析,唐石耳散去了焦慮,也哈哈大笑一聲:

“他拉著葉凡入局想要看戲,同時撇清鄭家搞事的嫌疑,結果冇想到葉凡反而幫了我們。”

他心情很是愉悅:“還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。”

“把地上碎裂的黃金藥水拿起化檢。”

唐平凡緩緩站起了身,揹負雙手走到視窗:

“一旦有問題,那就給血醫門和鄭家,送去一場大風暴吧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