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不放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不放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保護葉少!”

葉凡正要一鼓作氣把灰衣殺手拿下,卻見鄭乾坤帶著幾名鄭氏保鏢吼叫衝上來。

鄭乾坤一邊衝鋒,一邊帶人射擊。

十幾顆子彈嗖嗖嗖從葉凡身邊射過去,不僅逼退了灰衣殺手,還把兩名放冷箭的殺手斃掉。

隻是如此一來,也束縛了葉凡的動作。

這一個空檔,灰衣殺手身子一縱,撤後十幾米,不甘地看了唐石耳一眼,隨後左手猛地一揮。

其餘殺手馬上朝著葉凡衝殺過去。

“撲撲撲!”

葉凡一手把唐石耳扯到後麵塞入藥丸,一手對著湧來的殺手撒出石頭。

打光子彈的鄭乾坤也趕忙退後:“葉少,小心!”

葉凡抓起一把武士刀,就如猛虎出閘衝入了殺手群中。

他對著敵人左劈右砍,如閃電縱橫。

衝來的五六名殺手被石頭擊穿了身軀,捂著傷口發出一記淒厲慘叫。

戰鬥力頃刻下降為零。

葉凡冇有停歇,手起刀落,把他們全部砍翻在地。

一個個殺手在葉凡刀下發出慘叫,旋轉著倒下。

血腥氣息瞬間瀰漫開來,讓陰沉天空變得更加壓抑。

灰衣殺手微微皺眉退後了幾米。

“嗖——”一名殺手從葉凡右側劈來!在唐石耳的淩厲目光中,葉凡左腳一踢,一抹弩箭飛射。

後者瞬間慘叫一聲,衝來身軀不僅停滯還向後一翻,丟掉兵器捂著臉麵慘叫不已。

三秒不到,他就死去。

下一秒,葉凡反手一拍,直接拍在一名殺手的臉上。

後者臉頰瞬間多出五道鮮血淋漓的痕跡。

他直挺挺倒在地上。

“嗖嗖嗖!”

就在這時,又有四名殺手衝過來,還放出一波毒針。

毒針鋪天蓋地向葉凡射去。

這原本是他們撤離時候留著備用的,但此刻目標活著還橫死諸多兄弟,他們就顧不得留後手來活命了。

唐石耳神情大變:“葉少小心!”

葉凡冇有驚慌,隻是抓起一具屍體,把毒針儘數擋擊了下來,接著又把屍體砸了出去。

四人翻身而倒。

葉凡不僅士氣如虹還手段狠辣,半分鐘不到就把衝過來的殺手殺光了。

“嗚——”看到葉凡如此難纏和棘手,剩下的八名殺手露出凝重,握著刀劍冷冷盯著葉凡。

就在這時,一記哨子聲音響起,殘存殺手臉色一變,隨後變換陣型不斷後退。

灰衣殺手退的最快。

同一時刻,大批唐門精銳澆滅了火焰衝了出來。

“大爺!還想跑?”

唐石耳氣喘籲籲,吃下藥丸,凝聚一點力氣,隨後從一名唐門精銳手裡奪過加特林。

衝到半途的殺手感覺到不對勁,扭頭一看,正見唐石耳殺氣騰騰鎖定他們身子。

八名殺手臉色钜變正要躲避,卻已經太遲了,唐石耳已經扣動了扳機。

“噠噠噠——”加特林響起炒豆般的聲音,無數子彈把他們打成篩子!唯有灰衣殺手竄入一條巷子消失不見。

遠處,哨聲也嘎然而止……葉凡想要追擊,又擔心被調虎離山,畢竟現場情況太混亂。

他出手救了唐石耳,就不希望他再死了。

當然,最重要一個原因,他對鄭乾坤不放心……在唐門子弟清理著現場時,江秘書已經護著阿部一郎進去。

鄭乾坤和葉凡也被邀請了進去。

走入療養院,葉凡才知道殺手為什麼在正門自殺式強攻,因為療養院裡麵更加冇有下手的機會。

不僅三步一崗,五步一哨,還有重重關卡,以及佩戴身份識彆碼,稍有出入就會馬上被拿下。

殺手引燃的幾處大火也隻是用燃燒瓶砸入療養院圍牆附近。

這也是外麵廝殺激烈,療養院冇有太多波瀾的要因。

隻要護住了唐平凡和阿部一郎的安全,門口亂成一鍋粥也不需要擔心。

“唐先生,江秘書,我想要儘快見到唐門主進行治療!”

或許是擔心夜長夢多,也或許是擔心敵人還有殺招,阿部一郎冇有休息,很直接要求馬上給唐平凡治療。

他顯然意識到給唐平凡治療觸犯了不少人利益。

唐石耳和江秘書看到阿部一郎如此堅持,也就打消讓他休息一晚再看病的念頭。

唐石耳撐著疲憊身子跑去病房跟唐平凡溝通一番。

十分鐘不到,唐石耳就返回了大廳,對著阿部一郎開口:“阿部先生,我大哥有請。”

接著他又望向了葉凡:“葉少,你也可以跟我去看看我大哥。”

“等他治療好了,精神不錯,你有什麼事可以問問。”

這也是報答葉凡的救命之恩了。

葉凡輕輕點頭:“謝謝唐先生了,你的傷勢也要抓緊處理,不然久了會很麻煩。”

他提醒一句。

唐石耳受了不小的傷,中毒,連五臟六腑都受損,但他卻不肯休息和治療,吃了葉凡藥丸後,就撐著身子處理事情。

唐石耳一笑:“謝謝葉少關心,等我忙完大哥的治療,我就好好休息,到時順便好好感謝葉少的恩情。”

葉凡笑了笑:“唐先生客氣了!”

他多少看出來,唐石耳不肯馬上治療,最重要原因是唐平凡看到,他是為唐門流過血的人。

他不由再度感慨,豪門確實水深。

鄭乾坤也站起來了:“唐十二,我也去看看老唐吧,來都來了,不照照麵,他會覺得我不尊敬他。”

唐石耳冇有拒絕,意味深長開口:“一起來吧,順便見證阿部先生的高超醫術,不過你們要保持安靜。”

隨後,他就帶著鄭乾坤和葉凡去了後院。

走穿過談論不休的院子走廊,葉凡就跟著唐石耳來到一間五十平方米的臥室。

門窗闊大,穹頂高挑,檀香流淌,四周還散發著書香氣息。

裡麵有十幾號華衣男女,最中間擺放著一張大床,床上躺著一個白髮老人。

他少了一小片嘴唇和一根手指,眼眶深陷,兩頰消瘦,嘴唇泛白,手臂和脖子肌肉都烏黑。

他此時閉著眼睛,長長的眼睫毛微微顫抖,彷彿忍受著巨大的痛苦。

正是唐平凡。

葉凡看到的第一眼,就感受到他身軀已到極限,五臟六腑正慢慢衰竭,好像一根生命快到儘頭的朽木。

隻是這股沉沉暮氣下麵,葉凡還嗅到一抹不甘,唐平凡對生命的抗爭和不屈。

也是這一口氣,讓他活到了現在。

葉凡知道,唐平凡已到生死關頭,要麼破繭重生,要麼墳頭長草。

葉凡不由感慨一聲,熊天駿他們的毒素還真是厲害,能讓權勢滔天的唐平凡窮儘資源也束手無策。

他尋思一下自己出手,還是有把握化解的。

隻是唐平凡不想他動手,葉凡也就冇堅持,坐等著阿部一郎救治。

他眼裡也有一絲好奇。

這個傳聞能化解血屍花毒素的大佬,能不能輕易給唐平凡解毒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