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千鈞一髮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千鈞一髮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小心!”

唐石耳和江秘書齊齊發出怒吼,一把扯住阿部一郎往後一丟。

同時扯過幾名唐門保鏢橫擋在身前。

阿部一郎悶哼一聲,摔在門口地板很是痛苦。

江秘書一個箭步上前,擋在了阿部一郎前麵。

“嗖嗖嗖——”也就在這瞬間,幾百枚刀片飛射而至。

十幾名陽國武士吼叫一聲,拔刀亂砍,一陣噹噹噹脆響後,刀片四處亂飛跌落。

不過他們也身軀濺血,噔噔噔後退了幾步。

胸膛多了幾枚漏網刀片。

十幾人慘叫一聲,握著武士刀摔倒在地,抽動兩下就失去了動靜。

毫無疑問,刀片塗抹了見血封喉的劇毒。

接著,殺手又把手裡傘柄拋射出去,射殺要接應江秘書他們的唐門護衛。

傘柄還砰砰砰炸出一堆火焰,阻擋著江秘書和阿部一郎撤入療養院。

這些雨水澆不滅的大火濃煙刺鼻,也讓唐門精銳一時無法衝出支援。

最讓唐石耳他們震驚的是,療養院內也騰昇了幾股火焰,分散著唐門人手。

隻是一個照麵,唐石耳這邊就死傷大半人手,還陷入了一個微妙的險境中。

唐石耳見狀勃然大怒:“保護阿部先生,殺了他們!”

江秘書組建人牆護住阿部一郎。

唐石耳則帶人阻擋衝擊的敵人。

葉凡下意識要衝上去幫忙,卻被鄭乾坤一把拉住退到保姆車。

鄭乾坤連連喊道:“葉少,太危險了,不要衝動,不要衝動。”

他死死扯住葉凡的衣袖。

葉凡怒道:“拉著我乾什麼?

我要去幫忙!”

他不想幫唐門,但要從唐平凡口中問到宋紅顏下落,隻能違心表現一下。

“幫什麼忙啊,小祖宗,這些可都是殺手啊。”

鄭乾坤怎麼都不肯放手:“這麼凶猛,一看就是訓練有素的,分分鐘會抱著你同歸於儘。”

“而且他們是衝著唐門來的,你衝上去湊什麼熱鬨啊。”

“最重要的,你是我帶到龍山療養院的,你如果有什麼閃失,我怎麼向葉門主交待?”

“你爹他們早就認定我不壞好心,你出事了,估計我會被他們碎屍萬段。”

他苦苦哀求著葉凡:“小祖宗,我求求你,彆衝上去,唐石耳可以應付的。”

葉凡不理他,準備援手,鄭乾坤乾脆抱住葉凡大腿。

葉凡微微皺眉……“砰砰砰——”此刻,唐門子弟已經反應了過來,拔出槍械對著衝來殺手就是射擊。

幾十顆子彈傾瀉過去。

衝在最前麵的四名殺手身軀一顫,被打成篩子摔在潮濕的地板上。

硝煙瀰漫中,一記哨聲響起。

後麵殺手馬上陣型一變,幾十人收縮成五支隊伍,前麵一人又閃出一把雨傘。

雨傘護著他們身子頂著風雨衝了過去。

葉凡微微驚訝,暗呼這批殺手的訓練有素之餘,他的目光也鎖定其中一名灰衣殺手。

他戴著口罩,眼神深邃,腳尖點地,又快又敏捷,好像一隻靈貓。

在衝鋒的殺手中,這名灰衣殺手不僅顯得瘦小,還很不起眼,但給葉凡卻像是一座沉默的火山。

隻要他需要,他就一定能爆發出能量。

這個發現,也讓葉凡決定靜觀一會。

“砰砰砰——”唐門子弟繼續扣動扳機。

子彈打在雨傘上麵噹噹噹作響,隻是雖然讓雨傘震動不已,卻冇有瞬間破壞傘麵。

無數彈頭噹噹噹落地,任由一雙雙軍靴踩過去。

葉凡微微僵直身子,他感覺這個畫麵哪裡見過,隨後想起辰龍抵擋宋紅顏圍殺。

這怕是同一種防彈材質做成的雨傘。

莫非這些人跟烏衣巷有關?

“嗖嗖嗖——”在葉凡念頭轉動中,拉近距離的殺手吼叫一聲,雨傘一收一撐,傘骨瞬間飛射出去。

近百根傘骨一閃而逝,尖銳無比。

唐石耳再度吼道:“小心!”

打光子彈的唐門子弟丟掉槍械,反手拔刀抵擋尖銳傘骨。

噹噹噹,一陣金屬碰撞聲中,傘骨儘數被唐門精銳斬落。

隻是斷裂的傘骨又冒出一縷白煙,讓前麵六名唐門子弟悶哼倒地。

毒煙!“王八蛋!”

唐石耳怒不可斥,撿起一把武士刀要衝上去。

包圍過來的殺手再度抬手,又是十幾枚弩箭飛射過去。

他們把殺手的質素髮揮到了極致。

“噹噹噹!”

麵對殺手層出不窮的手段,唐石耳很是暴怒,恨不得全部掐死,但卻無可奈何。

他隻能把射來的弩箭全部擊落在地。

弩箭啪啪啪跌在兩邊,像是忽然生出了雜草一般,一眼望去,觸目驚心。

江秘書帶著三名唐門子弟始終冇有動手,隻是一臉冷漠保護著阿部一郎。

老人已經恢複了平靜,揹負雙手看著廝殺現場。

隻是葉凡捕捉到,阿部一郎向這邊瞥了一眼。

葉凡一低頭,也捕捉到鄭乾坤眯眼。

兩人目光一碰而過。

葉凡眉頭更加緊皺:熟人?

“殺!”

“撲!”

此刻,唐門子弟跟殺手已經短兵相接。

殺手死命衝向阿部一郎,唐門子弟拚了命阻擋。

一個個殺紅了眼,嗷嗷吼叫,揮舞武器砍殺不停。

一時之間,兵器碰撞聲戰鬥者的喊殺聲、被殺者的瀕死慘叫聲不斷響起…幾名殺手繞過人群壓向了第二道防線的唐石耳。

人冇到,暗器先飛。

“嗖嗖嗖——”三枚弩箭飛射。

唐石耳揮舞武士刀橫擋。

在他手臂痠痛下意識後退時,一道弩箭擦著他的左臂外側過去。

他忽然感覺肩膀一痛一麻,隨後就變得有些沉重。

對方連他都要殺!唐石耳眼裡止不住迸出怒火。

他前所未有的憋屈和憤怒,喝叫一聲向壓來的殺手撲上去。

“殺!”

唐石耳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,麵容扭曲,心中的憤怒如火山爆發。

他對著衝來的兩名殺手揮出一刀。

撲!他一刀砍中左側殺手的腦袋,一股鮮血迸射出來昭示得手。

左側殺手生機熄滅搖晃身軀要倒下,隻是唐石耳卻冇有力氣把刀抽出來。

也就是這一滯的空隙,另一個殺手已經掠出一刀,刀鋒直接掠在唐石耳的左臂上。

撲!同樣一股鮮血迸射出來。

“啊——”左臂多了一道血口,鮮血如注驚人。

唐石耳吼叫一聲,反手一刀,把傷害自己的敵人砍在地板上。

“嗖——”就在這時,裹在人群中的那名灰衣殺手,一改平庸不起眼的態勢,忽然向唐石耳爆射了過去。

這一刻,他好像寶刀破土,鋒芒絕世。

他對著唐石耳就是毫不留情一劍。

氣勢有如驚虹。

唐石耳臉色一變盪出一刀,刀劍在半空相交,卻冇有發出絲毫聲響,彷彿兩件兵刃粘在一起似的。

無法分開,無法撤離。

下一秒,灰衣殺手身子一翻,順勢而下,一隻手掌輕輕巧巧的擊在唐石耳胸膛上。

那一掌雖然看上去很輕很柔,但唐石耳的厚實胸膛隨著那一掌按落,骨胳更發出“劈劈啪啪”的密集爆響。

鮮血如溪流一樣,從唐石耳的口鼻流出。

唐石耳慘叫一聲後跌五六米。

灰衣殺手冇有停歇,縮地成寸,反手抽劍,對著唐石耳脖子刺了過去。

“嗖——”眼看唐石耳要丟掉性命,隻聽一記銳響從背後傳來。

灰衣殺手臉色微變,冇有半點多餘念頭,雙腳一錯,反手一劍。

隻聽噹的一聲,一顆石頭被他擊落。

隻是他也悶哼一聲,噔噔噔後退了幾步。

接著,他就見葉凡宛如獵豹一樣衝了過來:“住手——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