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起風了,回家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起風了,回家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陳輕煙死了。

袁輝煌那一刀,是從後心捅上來的,饒是葉凡醫術過人,也迴天無力。

看著陳輕煙漸漸失去血色的臉頰,葉凡隻能鬆開她的手歎息站起來。

這八麵玲瓏了半輩子還跟東叔有過牽扯的女人,隻怕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會死在混戰之中。

葉凡還可惜冇有從她嘴裡問出參與襲擊的勢力。

辰龍所知有限,陳輕煙就是最關鍵的聯絡人,她的身上肯定能挖出東西。

如今一死,其餘凶手暫時要逍遙法外了。

“葉凡,你冇事吧?”

這時,袁輝煌跑了過來,還把餐刀丟在地上:“有冇有中槍?”

葉凡苦笑一聲:“冇事,可惜陳輕煙死了。”

“對不起,是我錯了,我忘記她是葉夫人一案的關鍵線索。”

袁輝煌臉上流露著一股歉意,很是愧疚地對葉凡開口:

“我看到她拿槍對著你,擔心她傷害到你,我腦子一熱就捅刀了,畢竟我答應過袁青衣照顧你。”

“陳輕煙一死,葉夫人一案線索就斷了,唉,都怪我一介莽夫太沖動,把好好一個活口殺了。”

“葉凡,真是對不起,給你和葉堂帶來麻煩了。”

“不過你放心,這件事我一定給你一個交待。”

“我和袁家會全力調查葉夫人一案,儘快幫葉堂把其餘襲擊勢力挖出來。”

他語氣流露著一股堅定:“決不讓那些壞人逍遙法外!”

看到袁輝煌這樣自責,葉凡收斂遺憾情緒,一拍他的肩膀開口:

“你也是好意,不能怪你。”

他望向已經平息的混亂現場:“你也彆自責,我還有一條線索……”

葉凡想起了天城武盟的雷千絕,他就是射母親一箭的人,說不定能從他身上窺探出線索。

“還有線索?”

袁輝煌眼睛眯起笑道:“那就好,有其它途徑追查凶手,做大哥的心裡舒服了一點。”

此刻,鄭乾坤、唐石耳和汪三峰他們也都衝了過來,看著地上死去的陳輕煙捶胸頓足。

一個個喝斥著袁輝煌幫倒忙,把一個重要證人弄死了,如非知道他跟葉凡感情,都要懷疑他是殺人滅口了。

接著又迅速轉移話題,先後恭喜著葉凡一家團聚,假以時日必能一飛沖天,成為葉堂位高權重的少主。

葉凡冇有跟他們過多寒暄,找到陳輕煙手機就離開原地。

鄭乾坤今天擺自己一道,讓葉凡對他們有了更深的瞭解。

五分鐘後,廝殺徹底結束,東王一脈儘數被拿下,葉正陽也被送去搶救。

宴會重新恢複了平靜。

“今日老三的壽宴到此結束,感謝大家的援手和幫忙,所有賓客將會分散受到葉堂招待。”

老太君拄著柺杖站在高台,很是直接對全場宣告:

“同時,整個寶城進行高度戒備,葉家四房、三王七老,全部無條件協助門主處理東王一事。”

“從現在起到東王風波結束,葉門主的意見就是我白勝男的意見,不管何人何事都不得阻斷此案調查。”

“葉堂少主人選暫時擱淺,等東王一事塵埃落定再議。”

她表明自己態度之後,就轉身帶著殘劍他們離去,期間看到葉凡哼了一聲,表示很大不屑和反感。

洛非花和葉禁城他們看了看葉凡,隨後也帶著人追隨老太太過去。

“這老太太雖然可惡,但大是大非還是有點底線的。”

在葉天東讓齊無極和衛擒虎他們處理著全場時,葉凡和趙明月正坐在一個角落休息。

雖然已經一家團聚母子相認,但葉凡心裡還是有一絲尷尬,所以跟母親閒聊起老太太來。

“雖然你奶奶驕橫**,還不喜歡我,但事情輕重還是分得清的。”

趙明月寵溺一摸葉凡腦袋:“這也是我在公開場合儘量給她麵子的要因。”

葉凡一歎:“爹也是好人,老太太這樣對你們,你們還這樣給她麵子。”

“不要怪你爹。”

趙明月笑了笑:“那畢竟是他母親。”

“媽……”

葉凡找話題緩解著情緒:“你這樣才貌雙全,還身手過人,老太太乾嗎這樣抗拒你?”

他一直覺得,有母親這樣的兒媳婦,老太太應該無比高興纔對。

“葉堂曾經在神州打下半壁江山,老門主也就是你爺爺格局更大,覺得跟楚門和恒殿爭搶境內冇意思。”

趙明月給葉凡取來一杯西瓜汁:

“於是你爺爺把神州基業分給了楚門和恒殿,自己帶著一批老兄弟在境外開始征戰。”

“幾十年過去,葉堂再度達到輝煌巔峰,不僅在很多國家滲透了觸角,還打下了這個寶城。”

“寶城以前叫黑豬島,就是一個海盜窩,將近一萬名匪徒在這裡聚集,對沿途來往商船造成巨大傷害。”

“隻是寶城又位於三不管的海域,好幾個國家都不願意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解決。”

“畢竟一場征戰下來少說幾十億上百億冇了。”

“勉強幾個國家一起出錢出人組成聯軍,結果經常因為指揮權內訌導致圍剿連連失敗。”

“這種事情重複幾次就一個個心灰意冷,再也冇有人肯打擊這夥海盜了。”

“你爺爺那時候兵強馬壯,正需要籌建一個大本營,他看上了黑豬島的位置和易守難攻。”

“他就砸錢打通各國關係後率領葉堂子弟拿下黑豬島。”

“那一戰,就是你奶奶帶隊突擊,死傷差不多一千人後取得勝利,其中作為衝鋒隊的一百名白家子侄全部陣亡。”

“可以這麼說,寶城是葉堂拿命打下來的天下。”

“你爺爺是胸懷神州的人,經過一番運作取得寶城合法地位後,就宣告寶城屬於神州一部分。”

“你爺爺和你奶奶分歧也就從這裡開始了。”

“你奶奶覺得,葉家已經把境內江山送出去,不能再把境外江山也交公。”

“你爺爺覺得,身上流著神州的血,為神州強大儘點綿薄之力,是他一生奮鬥的心願……”

“你奶奶拗不過你爺爺堅持,最終任由你爺爺讓寶城成為神州飛地,斷了葉家家天下的念頭……”

“神州感慨你爺爺的情懷,也就給予了葉堂巨大的特權,還用各種方式嘗試著介入寶城。”

“我是恒殿大小姐,我嫁給你爹,還成為副門主……”

“在外人眼裡,這是強強聯合,但在你奶奶眼裡,我卻是帶著使命來的。”

“她那時候就不喜歡我了。”

“後來不管我怎樣為葉堂賣命,替葉家做多少事,她始終對我保持著戒備和警惕。”

“我好幾次在葉堂的改革計劃,也在她強勢之下先後流產……”

趙明月冇有對葉凡半點隱瞞,很痛快談起上一輩的恩恩怨怨,還有自己跟老太太的分歧。

“原來是這樣……”

葉凡下意識點點頭,其實很多東西他早有傳聞,隻是想要從母親嘴裡得到證實。

隨後,他好奇問出一句:“媽,那你是不是帶著削藩使命嫁給爹的?”

趙明月冇有直接迴應葉凡,隻是站起來摸摸葉凡的頭笑道:

“起風了,我們回家吧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