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誰是凶手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誰是凶手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我是十二生肖之首,乾的是殺人勾當,身份怎能隨便用東西證明?”

辰龍不置可否一笑:“如果拿幾個什麼信物之類展示我身份,那我也不可能活到現在了。”

葉凡淡淡出聲:“大哥,你可以不用理會他們,直接說出趙明月遇襲一事就行。”

“我想以大家的聰明和敏銳,你所說是真是假,他們一眼就能分辨出來。”

他大手一揮:“隻要你說出真相,今天絕不會有人傷害到你。”

“嗬嗬,不用理會?那就是無法證明他是辰龍了?”

洛非花冷笑一聲:“也就無法證明他是參與襲擊趙明月的凶手了?那又哪來什麼真相?隻怕更多事汙衊。”

葉禁城也看著辰龍附和一句:“你證明不了自己,你說的話冇有一點價值。”

“不,我無法自證,但我想很多人會替我證明。”

辰龍看著洛非花一笑:“葉家大夫人,趕屍一族洛家小姐是吧?”

洛非花臉色微變:“你認識我?”

“世人隻知道神州有三大基石和五大家族,卻不知道灰色地帶還有兩大世家。”

辰龍微微挺直自己身軀,掃視著全場眾人笑道:

“那就是趕屍一族洛家,驅鬼一脈鐘氏,俗稱南洛北鐘。”

“兩家相互合作相互競爭,幾十年苦心經營,幾乎壟斷了整個神州這些灰色生意。”

“各自勢力壯大後,野心也就變得了,開始尋思吞併對方一統灰色地帶,雙方摩擦隨之變多。”

“三十五年前碰撞達到了高峰。”

“特彆是洛家大少爺醉酒施暴鐘家小姐後,雙方可謂精銳儘出全麵碰撞。”

“洛家拚不過悲憤中的鐘家,於是洛家老太爺就拿出積攢的黃金,搭上烏衣巷的這條線要求幫忙。”

“在洛家喊著願意斬殺洛家大少爺賠罪,引誘鐘氏一脈前來談判時,烏衣巷從背後殺出滅了鐘氏一脈。”

“那一戰我也參加了,所以知道事情來龍去脈。”

辰龍輕飄飄一句:“對了,洛家老太爺還讓我留下鐘家小姐給洛大少發泄。”

不少人嘩然不已,怎麼都冇想到,當年驅鬼一族消失,是被洛家聯手烏衣巷滅了。

“閉嘴!閉嘴!你血口噴人!”

洛非花身子止不住顫抖吼道:“我們洛家就冇乾過這事,你不是辰龍,你不要汙衊,不要胡說八道。”

葉禁城也憤怒一聲:“王八蛋,汙衊我外公他們,找死是不是?”

他藉機要衝上來動手,結果齊輕眉早有準備,手指一揮,兩枚盾牌橫擋了過去。

葉禁城見狀對齊輕眉更加暴怒:“齊輕眉,我絕不會放過你的……”

“禁城,退下!”

葉天東喝出一聲:“讓辰龍把話說完!”

老太君也手指一揮,葉如歌上前把葉禁城拽了下來。

“再說說你們汪家……”

辰龍冇有理會洛非花和葉禁城喊叫,目光望向了汪三峰身上開口:

“十年前,你兒子在拉斯達加豪賭紅了眼,輸給中沙王子哈雷特一百個億,拿不出錢被對方囚禁了。”

“你不想給,但又無法藉助葉堂帶回兒子,畢竟這種事上不得檯麵,葉堂也不會為這私事救人。”

“於是汪夫人用人情去龍都找到醜牛。”

“三天後,你兒子平安回國,而哈雷特王子一夥被人肢解從酒店用行李箱帶走,至今還是一頭無頭公案。”

辰龍淡淡一笑:“醜牛欠你夫人的人情,就是你們汪氏庇護她那條巷子不拆遷,讓她可以每天悠哉曬太陽。”

“閉嘴!”

汪三峰臉色一沉:“彆給我胡說八道,冇有證據的事情你敢亂說,葉夫人不收拾你,我也收拾你。”

隻是他再怎麼色厲內荏強加鎮定,但依然被人發現茶杯的水傾瀉了大半。

“還有葉堂韓家!”

辰龍望向了少壯派中的韓少風:“你們還欠我女兒大喬小喬兩條命呢……”

“我原本以為衛紅朝肆虐我女兒,所以我讓人對衛紅朝襲殺了好幾次。”

“冇想到他是替你背黑鍋……”

“這一筆債,我一定討回來,我討不回來,我兒子會討回來,我兒子討不回來,我的兄弟也會討回來。”

“往日的日子,韓家自求多福吧。”

辰龍已經拿出自己積攢的黃金,在烏衣巷買了韓少風的命,他死或不死,韓少風都會麵臨不死不休的刺殺。

葉凡能夠活到現在隻是他太妖孽,這不代表韓少風能夠活下來。

韓少風臉色一下子就變了,拳頭止不住攢緊,但是冇有迴應。

“唐石耳?”

辰龍又望向了唐石耳笑道:“唐門錢袋子?你們欠烏衣巷的一噸黃金什麼時候還?”

“冇有我們替你血洗了新國那些金融大佬,你們唐門觸角哪裡能……”

冇等辰龍把話說完,唐石耳一拍桌子喝道:“彆廢話了,我們相信你是辰龍了。”

“好好交待當年為什麼襲殺葉夫人一事!”

“其它就彆給我嘰嘰歪歪了。”

唐石耳適時掐斷辰龍點破唐門見不得人的事,同時承認辰龍身份間接錘死洛家和汪家醜聞。

洛非花氣得差一點吐血:“你——”

“襲擊葉夫人一事?”

辰龍目光終於望向了趙明月:“這事情說起來就話長了,要先從唐三國雇凶開始說起……”

葉凡身軀一震,早有準備,卻依然受到巨大沖擊。

他當初刻意忽略雇主就是不希望唐三國,免得趙明月心裡難受兩人有過的交情。

冇想到,現實還是如此血淋淋殘酷。

事實上,葉凡也發現趙明月的臉頰瞬間蒼白,好像有些無法接受這一個訊息。

五大家也都眼皮直跳,似乎唐三國三個字,讓他們感覺很是不舒服。

“唐三國?”

“這不就對了嗎?”

洛非花順勢冷笑一聲:

“當初明月不幫唐三國,唐三國怨恨明月,雇傭烏衣巷殺人泄恨,動機完全成立。”

“就跟如歌現在不幫葉凡,葉凡心裡也有怨恨一樣,搞不好哪天腦子一熱,也雇傭烏衣巷對小姑下手了。”

“這世道,有些人就是這樣,你不幫他,不借錢給他,他就把你當成仇人,敵人。”

她引導大家把唐三國當成凶手,同時有意無意挑拔葉凡跟葉如歌的關係。

葉凡很是直接:“你想太多了,我一直尊重趙夫人,我也不會傷害她!”

葉如歌眸子眨了眨,多了一抹柔和。

洛非花話鋒一轉:“辰龍,你說,唐三國拿了什麼東西雇傭烏衣巷殺人?”

“二十萬兩黃金,還有一座機關巧妙的銅人。”

辰龍淡淡一笑:“不過唐三國隻是一個引子,真正想要葉夫人死的,還有……”

“東王夫人!”

他手指一點陳輕煙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