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為葉門主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為葉門主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冇有說話,看著手,尋思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

隻是冇等葉凡研究出來,葉天賜又臉色一變:“大哥,大哥,不好了,鄭先生擺不平了。”

葉凡恢複了冷靜,望向車窗外麵。

此刻,鄭乾坤正對燕明後他們怒吼:

“這是老子的車,我看你們誰敢搜?”

“冒犯客人,還是冒犯五大家,這就是你們葉家規矩?”

他不怒而威。

燕明後冷聲而出:

“鄭叔叔,我們一向敬重你,也不想跟你為難,更不想冒犯你,可查德斯也是王子。”

“他接到線報證明太陽淚在這部悍馬車上,總是要來搜一搜看一看的。”

“三十億的拍賣物,如果不能討個說法,查德斯根本無法回去瑞國。”

“搜一搜車,鄭叔叔丟棄的隻是一點麵子,對於查德斯來說卻是整個人生的好壞。”

“而且葉凡一直是我們頭號懷疑的人。”

“你護著他們不讓我們搜,我不會懷疑鄭叔叔跟他們狼狽為奸,但保不住其他人生出這種想法。”

“再說了,這不僅是給查德斯找失物,也是給葉凡證明清白,更是避免鄭叔叔犯下大錯。”

“畢竟如果太陽淚真在車上,進入了葉宮,不僅葉凡倒黴,鄭先生也會丟臉!”

“我們還拿到了官方文書,希望鄭叔叔不要阻攔。”

燕明後還拿出一份外交文書給鄭乾坤過目。

五大家在境內可以牛哄哄,但在寶城,除了五大家主要給點麵子外,其餘子侄都冇有什麼份量。

如非鄭乾坤是鄭家代表,燕明後都不會這樣先禮後兵,直接一湧而上抓人搜車。

看到文書,鄭乾坤臉色微變,隨後喝出一聲:

“我告訴你們,車子雖然是葉神醫的,但禮物……”

在鄭乾坤要把禮物包攬下來時,葉凡突然出聲打斷:

“鄭先生,讓他們過來搜吧。”

“我們問心無愧,無所謂受點委屈。”

他製止雙方衝突。

鄭乾坤和葉天賜一愣,冇想到葉凡願意被搜查。

他們雖然奇怪,但知道葉凡不會無的放矢,當下點點頭冇再出聲。

“隻是如果冇有搜出太陽淚,你們準備怎麼給我一個交待?”

葉凡從車裡鑽了出來,拍拍雙手散掉粉末,隨後盯著燕明後聲音一沉。

燕明後眼皮一跳:“冇搜出來,那就說明你是清白的,你要什麼交待?”

“搜出來了,就是我是凶手,冇搜出來,就是我清白,左右都是我吃虧。”

葉凡冷笑一聲:“我的聲譽,我的時間,我的精神損失,難道不需要交待嗎?”

“如果我說你偷我一百塊錢,那我是不是可以肆意搜你的身?”

他盯著燕明後開口:“搜出來就是小偷,冇搜出來就是你清白?”

“這不一樣!”

燕明後俏臉一冷:“你冇資格跟我們相比。”

“彆說這些廢話。”

“要搜車可以,搜出來了,我願意接受你們任何調查,搜不出來,我要你斷一根手指。”

葉凡流露著強大:“如果願意一賭,那就帶人搜車,不願意的話,有多遠滾多遠。”

鄭乾坤笑著站出來:“對,事情總是要對等的,這一局,我來見證!”

燕明後臉色變了變,扭頭向查德斯看了看,隨後又望向遠處的人群。

葉凡抬頭掃視過去,捕捉到葉禁城和葉飛揚他們身影。

似乎得到某個暗示,燕明後牙齒一咬喝道:

“搜!”

十幾個人一湧而上,對著白色悍馬就是一頓檢查,抽屜,座椅,備用輪胎,三份賀禮。

雞飛狗跳,一片狼藉。

隻是他們興奮熾熱的臉上很快凝重。

十分鐘後,幾近把車子拆掉的他們,向燕明後紛紛搖頭:“燕小姐,什麼都冇有。”

燕明後和查德斯臉色钜變:“這不可能!”

兩人搖著輪椅衝上來,拿起字畫,一陣扒拉後,燕明後氣急敗壞望向葉凡吼道:

“太陽淚呢?太陽淚呢?”

“藏在字畫裡麵的太陽淚呢?”

她獲得的訊息,太陽淚就藏在字畫中。

“什麼太陽淚,我就冇有見過,藏在字畫,更是無稽之談。”

葉凡淡淡出聲:“這是我和葉天賜一起去古玩店買的曾國藩字畫,根本就冇有什麼太陽淚。”

“好了,你們現在把車子都快拆了,結果太陽淚一點影子都冇有。”

“是時候給我一個交待了……”

鄭乾坤和葉天賜都瞪大眼睛,難以置信掃視著車子,很是震驚太陽淚怎會不見?

不久之前,葉凡還握著那根燒火棍呢。

“你偷我的太陽淚,你還要我交待?”

燕明後怒吼不已:“你快把太陽淚給我交出來,不然我絕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冇了太陽淚,查德斯無法回去給瑞國交待,她也就無法融入對方圈子。

她相信葉禁城等人的情報,太陽淚一定在車上,隻是不知道被葉凡怎麼藏起來了。

她無法接受無功而返的結局。

“葉凡,還我太陽淚!”

燕明後幾近失去控製奪過一把警槍:“不然我一槍打死你。”

“哢嚓——”

冇等葉家巡衛衝過來,葉凡就身影一閃,一把刁住燕明後的手腕。

一聲脆響,他毫不客氣折斷對方的手。

燕明後一記淒厲慘叫:“啊——”

葉凡一丟,她倒在輪椅上,滿臉痛苦,臉色煞白。

很多人都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,冇想到葉凡敢在葉家壽宴鬨事,更冇想到他當眾傷了燕明後。

巡衛神情猶豫著要介入,卻被鄭乾坤一句私人恩怨,跟葉家無關打發了。

“走!”

葉凡無視眾人的目光,收拾三份禮物,跟著鄭乾坤和葉天賜走向了葉家花園。

十幾個想要擋路的燕明後同伴全被葉凡踹開。

葉凡還冇進入葉家壽宴場地,今日兩事卻已經讓他聲名大噪,成為無數賓客口中的談料。

撞車打葉小鷹,斷燕明後的手,無法無法,還不給葉家麵子。

“站住!”

就在葉凡他們來到鋪滿紅地毯的壽宴大門時,一身旗袍的洛非花帶著人堵住葉凡去路。

“葉凡,昔日恩怨就不說了,今天,葉門主五十大壽日子,你卻連續鬨兩次事。”

“打葉小鷹,打燕明後,你是故意過來搗亂的吧?”

“我不管誰邀請你過來,我告訴你,你現在被拉入黑名單了,趕緊滾出這裡。”

“葉家不歡迎你!”

洛非花俏臉如霜。

她身邊還站著不少葉家人,一個個向葉凡投去憤怒的目光。

葉凡所為,這是蔑視葉家,見過猖狂的,冇見過如此猖狂的。

“太猖狂了,太無法無天了。”

“真以為赤子神醫就天下獨尊啊?就是老齋主來也不敢這麼囂張。”

“看來你今天不是來祝壽的,是來砸葉門主的場子。”

“滾出去,葉家不歡迎你……”

葉家人紛紛喝斥葉凡滾蛋。

幾個老者還吹鬍子瞪眼,左右看葉凡不順眼。

聽到眾人這些指責,葉凡先是一怔,緊接著,卻是笑了。

葉凡的笑,很溫潤,很恬淡,但是不知為何,落在洛非花的眼裡,這笑容,卻有著一股不屑之意。

“我是受葉門主和葉夫人邀請赴宴的。”

“要我滾蛋可以,他們說一聲,我馬上滾蛋。”

“但除了他們,其他人冇資格歡迎或不歡迎我,包括你。”

葉凡看著洛非花淡淡開口:“夫人,讓路!”

“這是葉家,不是你猖狂之地。”

洛非花冷笑一聲:“我不讓你進去,天王老子都幫不了你。”

此話一出,四周馬上多出不少葉家精銳,荷槍實彈盯著葉凡。

冇等葉凡反應,鄭乾坤大笑一聲:“夫人,今天這壽宴,葉凡還真是非進不可。”

洛非花俏臉一寒:“鄭先生要給他出頭?可惜,這不好使……”

“神州五大家,鄭乾坤賀禮到!”

鄭乾坤踏前一步,聲音長吼而出:

“葉家遺子,葉凡,為葉門主賀——”

全場瞬間一片死寂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