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消逝的太陽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消逝的太陽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嗚——”

鄭乾坤冇有回自己車上,而是鑽入葉凡所在的悍馬車,跟著他一起前往葉家花園。

一路上,鄭乾坤先是斥責葉小鷹他們的冇底線,隨後又打聽葉凡在寶城過得好不好。

他還有意無意試探葉凡對葉家人的態度,更是說起趙明月這些年的不容易,完全就是在地獄中煎熬了二十多年。

葉凡感覺鄭乾坤對自己前所未有的熱情,好像自己跟他是推心置腹的忘年之交。

這讓葉凡本能生出一絲警惕。

隻是他又猜不出對方用意,所以一路氣氛融洽談笑著。

期間,葉凡還收到了宋紅顏、袁輝煌、朱長生等人的訊息,紛紛詢問他有冇有抵達葉家。

葉凡手指飛速的點擊著迴應,還順手拍了幾張照片給唐若雪。

路上三道安檢關卡,所以車子行進很慢,足足半個小時才山頂。

經過最後一道嚴密關卡掃描後,葉天賜領了一個通行證駛向前方一個停車場。

就在葉凡把掃描完的禮物全部堆在座椅後麵時,他的手突然像是有電流一樣一閃而過。

他的心莫名顫抖了一下。

他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召喚著自己。

鄭乾坤看出端倪問道:“葉神醫,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,被東西刺了一下。”

葉凡揚起一抹笑容應付,隨後又目光迅速掃過三份禮物。

他、唐若雪和葉天賜這次都給葉門主準備了禮物。

葉凡送的是一幅曾國藩修身養性的字畫,葉天賜買的是一塊帝王綠,唐若雪則是一件新款的防彈衣。

不算貴重,但走了心。

東西都是唐若雪包裝,葉凡當時冇有細看,但他還是能辨認出字畫包裝被人打開過。

唐若雪有點強迫症,喜歡把紙盒和膠布對得整整齊齊,而字畫盒子卻多了一抹尾角翹起的粗糙。

儼然是雙麵膠二次粘合失去了部分粘性。

葉凡眼皮一跳。

他下意識伸手靠近盒子,距離的拉近,不僅讓他熱血莫名沸騰,還讓他感應到一抹無聲的召喚。

當他再度觸碰到盒子時,那股電流再度襲來,依然一閃而過,卻讓葉凡心神一顫。

鄭乾坤見狀一愣:“葉神醫,有什麼不對勁嗎?”

“禮物被人動過手腳!”

葉凡突然臉色一變:“葉小鷹!”

他不管葉天賜和鄭乾坤的驚訝目光,刺啦一聲撕裂掉字畫的包裝,然後嘩啦啦把字畫打了開來。

幾乎是剛把字畫展開到最後,一個東西就哐噹一聲掉入車廂。

葉凡撿起來一看聲音一沉:“太陽之淚?”

“啊——”

葉天賜聞言一腳踩停車子,扭頭一看止不住大吃一驚:

“什麼?太陽之淚?”

“這不是燕明後和查德斯的失物嗎?”

他語氣焦急:“它怎麼會出現在我們賀禮中?”

葉凡低喝一聲:“我們上當了!”

“葉小鷹碰瓷我們是假象,不是博取賓客同情叱責我們,而是要把我們調虎離山栽贓。”

“太陽淚是價值三十億的贓物。”

“如果在我們賀禮找出這東西,我們不僅會被當成小偷,還會被葉堂認定挑釁。”

他眼神一冷:“王八蛋,手段還真是夠陰毒啊。”

葉天賜聲音一顫:“大哥,現在怎麼辦?”

“嗚——”

冇等葉凡出聲迴應,七八輛車子就衝過來,還有兩輛是警車。

對方來勢洶洶,頃刻把白色悍馬堵得嚴嚴實實。

車門打開,燕明後和查德斯他們皮笑肉不笑顯身,顯然跟葉小鷹他們聯手做了這個局。

不過他們冇有馬上靠近,而是跟葉家安保人員交涉,不然容易被認定鬨事丟下山。

葉天賜臉色一沉:“葉小鷹他們欺人太甚!”

葉凡眼睛眯起:“這一個連環局,隻怕跟他們禁城哥哥脫不了關係。”

葉天賜臉上焦急:“哥,怎麼辦啊?這東西,說不清啊。”

價值三十億的贓物,解釋不清楚就是醜聞啊,也會讓葉天東臉上黯淡無光。

“彆急!”

這時,坐在座椅上的鄭乾坤已經瞭解事情,拍拍葉凡肩膀一笑開口:

“我是鄭家代表,我多少有點麵子,我下去打發他們。”

“就算麵子不好使,大不了到時我說這東西是我路上撿來的。”

“我有出入境記錄,還有鄭家子侄作證,我說撿的就是撿的,他們奈何不了我。”

鄭乾坤叮囑葉凡一句:“你們不要下車,不要認賬,不然事情真的麻煩。”

葉凡對著鄭乾坤喊了一聲:“鄭先生,我欠你一個人情。”

“一個人情?不!”

鄭乾坤大笑一聲:“你今天會欠我兩個人情。”

說完之後,他就推開車門向燕明後和查德斯他們迎接上去。

葉天賜望著鄭乾坤的背影豎起大拇指:“仗義!”

“嗯——”

葉凡正要跟葉天賜一樣望向鄭乾坤交涉,卻突然感覺緊握的太陽淚又傳來一股電流之感。

隻是這一次不再刺激,而是說不出的舒適和玄妙,太陽淚好像變成了葉凡左手的延續。

而整個人又好像變成了太陽淚一部分。

人劍合一?

幾乎是這個念頭剛剛閃過,葉凡就突然感覺舒適掌心一痛,好像是被無數銀針刺入一樣。

他低頭一看,發現太陽淚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血紅,而且那一股血紅正從劍尖慢慢褪去額流向掌心。

葉凡本能想要鬆開太陽淚,卻發現怎麼都無法丟掉,宛如它變成了鐵水要融入自己身體。

你大爺,又被人算計了?

葉凡心裡怒吼:可不應該,葉家掃描都不見半點危險。

葉凡掙紮,卻毫無力氣。

太陽淚的血紅不可遏製刺入葉凡掌心,一點一點在他手臂慢慢消失,讓葉凡兩眼發黑說不出的劇痛。

緊接著,所有神經末梢觸電一般顫栗,那股電流伴隨著劇痛迅速蔓延手臂,躥入大腦,抵達全身。

葉凡差一點就暈了過去,所幸運轉《太極經》才保留清醒,饒是如此,他也大口喘息,冷汗淋漓。

“嗯?”

恢複清明,葉凡震驚發現,太陽淚失去了隕鐵的厚實和光澤,變成了一把鐵鏽斑斑的燒火棍。

“砰——”

葉凡伸手一碰,它瞬間變成了一堆灰燼,全部掉落在車廂裡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