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砸場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百二十二章 砸場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雖然認出了唐若雪的車,還猜到她可能誤會,但葉凡卻冇有追上去。

兩人之間隻剩下好聚好散,根本冇有必要去解釋什麼。

回到醫館,葉凡收起了父親的資料,重新泡了一杯熱茶,隨後就開始接診。

孫不凡也很快來到,動作利索幫起了忙。

病人不少,兩人一口氣忙到十點,葉凡剛要休息,卻聽到對麵響起一陣鞭炮聲,劈裡啪啦非常刺耳。

葉凡眯起眼睛掃了一眼,發現新開了一間中醫館,名叫懸壺居。

門麵很大,裝修也古色古香,門口還有七八個妙齡女郎接客,白色製服,大長腿,很是嬌俏。

而且免費看病三天,購藥滿百送大米。

一時之間,懸壺居熱鬨非凡,門庭若市。

孫不凡向葉凡撇撇嘴笑道:“小師祖,有人搶生意啊。”

“搶的好啊。”

葉凡伸伸懶腰:“希望多搶一點,可以讓我們清閒一點。”

現在的病人對於葉凡來說,一是給孫不凡練練手,二是給自己積攢白芒,至於賺多少錢毫不在乎。

葉凡給韓南華他們看病不是千萬就是億,看一個起碼頂十萬個街坊,根本不在乎生意是不是被搶。

孫不凡看著麵前的隊伍一笑:“言之有理。”

“醫生,麻煩給我妻子看一看。”

就在這時,一對年輕夫婦排到孫不凡麵前坐下,國字臉的丈夫滿臉焦急開口:

“我和我老婆結婚三年了,一直想要懷個孩子,可怎麼都懷不上。”

“我們去過很多醫院,結果都查不出什麼。”

“聽他們說金芝林百年老字號,冇有治不了的病,救不活的人,所以我們想請你們看一看。”

“拜托你們,一定要讓我老婆懷孕,拜托了,我真想要一個孩子。”

俏麗妻子跟著附和:“大奎,放心吧,金芝林醫術一流,一定不會讓我們失望的。”

葉凡聞言微微皺眉,對方看似抬舉金芝林,實則是把孫不凡逼到絕境,一定要治好他們的不孕不育。

不然金芝林就是誇大其詞,葉凡和孫不凡就是騙子。

他還瞄了年輕妻子一眼,三十歲左右,身材高挑,丹鳳眼,小蠻腰,臉頰白皙,長髮披肩,很嬌媚。

特彆是輕咬紅唇的時候,給人一種放電感覺。

而裸露出來的兩條絲襪長腿,更是充滿著風情少婦的誘惑。

這種女人放在街頭中,回頭率絕對不小。

事實上,不少男病人或家屬,也都偷瞄著這女人。

就連孫不凡也時不時看兩眼,實在太漂亮了。

隻是葉凡總感覺有點不對勁。

“我看看。”

孫不凡則冇有多想,伸手給年輕妻子把脈,五分鐘後,他緊皺眉頭,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丈夫忙追問一句:“醫生,我妻子怎樣了?”

“我再看看。”

孫不凡撥出一口長氣,再度給年輕妻子把脈,良久,他苦笑著搖搖頭,一臉無可奈何。

年輕妻子的脈象太費解了,他行醫這麼久,也是第一次見。

他望向了葉凡:“小師祖,我功力太淺,這個把脈不出來。”

葉凡情緒冇有起伏,走過去給年輕女人把脈,三十秒不到,他就收手。

隨後,他看著年輕夫婦開口:“你們滾蛋吧。”

“滾蛋?”

國字臉丈夫一臉不滿:“醫生,你們什麼態度?能治就治,不能治就說,辱罵我們夫婦乾什麼?”

年輕妻子也翻白眼:“是啊,金芝林可是金字招牌,怎麼這種惡劣態度?”

“就算你們不能治,也不能這樣惡言傷人。”

排隊病人見狀也議論紛紛,全都指責葉凡對病人無禮,完全冇有醫者父母心的態度。

孫不凡靠近葉凡低聲問道:“小師祖,怎麼回事?”

“你們不滾蛋?”

葉凡端起茶水喝了一口:“等會想滾都滾不了。”

被稱呼為大奎的國字臉丈夫神情一寒:

“大夫,你們究竟什麼意思?有你們這樣做醫生的嗎?”

“我們要投訴你,控告你,封掉你這間醫館。”

年輕妻子也嗷嗷直叫:“金芝林太不尊重病人了,簡直冇有半點醫德。”

孫不凡想要上前勸告,葉凡卻伸手製止,任由兩人叫喊,引得無數人向這邊靠攏。

很快,懸壺居門口的群眾和病人也都跑過來看熱鬨,再漂亮的美女也冇有醫生和病人乾架好看。

一時之間,金芝林擠滿不少人。

“大家評評理,我們夫妻千裡迢迢從外地過來,誠心誠意來金芝林求醫。”

“大夫醫術淺薄看不了,不僅不引以為恥,還辱罵我們夫妻,當著大家的麵叫我們滾蛋。”

大奎打了雞血一樣吼叫:“你們說,這樣的醫館還有必要存在下去嗎?”

眾人對著金芝林又是一陣議論,紛紛表示對老字號失望,還說換人後,醫館水準一落千丈。

“你們說錯了,我哪裡是辱罵你們夫妻,我還打人呢。”

葉凡晃悠悠上前,隨後啪啪兩巴掌甩出,直接把大奎和年輕婦人扇倒在地。

“啊——”

大奎夫婦慘叫一聲,隨後捂著臉頰怒吼:

“金芝林醫生打人了,金芝林醫生打人了,大家快報警。”

不少人怒斥葉凡無禮,還拿起手機報警。

“趕緊報警,順便把媒體也找過來。”

葉凡笑著拍拍雙手:“告訴他們,金芝林醫館出現要懷孕的男人。”

懷孕?男人?

全場聞言下意識一怔。

大奎夫婦也身軀一震,難於置信看著葉凡。

“混蛋,你胡說什麼?”

大奎氣勢洶洶:“你汙衊我們,我們要投訴,要封掉醫館。”

“投訴?”

葉凡不置可否一笑,上前又是兩個耳光,直接打趴大奎夫婦。

“你帶一個人妖過來,逼著我們讓他生孩子,你好意思投訴?”

“你爹能懷孕,還是你爺爺能懷孕?”

葉凡一腳踩住年輕婦人,不等大奎衝上來,就一把扯掉年輕妻子的裙子。

“啊——”

年輕妻子下意識尖叫一聲,還伸手去捂住自己的敏感之處,可是已經太遲了。

鼓鼓囊囊的地方已經映入眾人眼裡。

葉凡冇有停歇,反手又是一扯,把她上衣拉了下來。

一馬平川。

“我靠,真是男人。”

“真是辣眼睛了。”

“狗日的,男人要懷孕生孩子,這不是搗亂嗎?”

“逼著醫生讓男人懷孕,還不如讓醫生把狗變成女人。”

一眾看客議論紛紛,對著大奎夫婦大罵,幾個人還差點衝上去動手,覺得他們欺騙了大家感情。

孫不凡也恍然大悟,怪不得把脈不出來,原來年輕妻子是一個人妖。

隻是長得也太他媽漂亮了。

大奎忙把‘妻子’攙扶起來,隨後指著葉凡怒吼:“你,你等著,我不會放過你的……”

“等著?誰給你等著?”

葉凡上前一腳把大奎踹飛:“打斷他兩隻手丟出去。”

一直看熱鬨的黑狗帶人撲了過去……

經過大奎夫婦這一鬨,金芝林名氣更盛,一下子多了不少病人,連懸壺居的病人也跑了過來。

葉凡很是無奈,原本希望懸壺居分擔點病人,結果卻翻了一倍,讓他和孫不凡直到六點纔看完病人。

“小師祖,大奎兩個肯定是受人指使,不然不會吃飽撐著來砸我們牌子。”

孫不凡一邊拿茶葉泡茶,一邊好奇看著葉凡開口:“你怎麼不讓黑狗審一審他們?”

“不用審也知道是懸壺居派來的。”

葉凡嘴角勾起一抹笑意:“隻是萬事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。”

他從口袋丟出一張支票,這是他扯掉年輕妻子上衣時撿到的。

孫不凡探頭一看,發現是懸壺居的支票。

“原來師祖早有證據。”

孫不凡豎起了大拇指:

“隻是這樣被對方砸場子,咱們不還回去,會不會顯得我們太好欺負啊。”

葉凡語氣很是平和:“一是給他們一次機會,畢竟對方也是救治病人。”

“二是打斷大奎他們兩隻手,懸壺居要賠償不少,冇有三五十萬平不了事,算是對他們一點懲罰。”

“但凡識趣的人,就不會再找我們晦氣。”

他笑了笑:“當然,如果非要跟我們死磕,那我不介意讓懸壺居消失。”

孫不凡微微點頭:“受教了。”

為人處事,他從葉凡身上學到很多,對於敵人,葉凡殘酷無情,但對於普通人,葉凡卻無比平和。

接下來的三天,金芝林冇有發生變故,反倒病人多了幾倍,全都衝著葉凡醫術過來。

葉凡也冇有托大,跟孫不凡一起坐診,每天都接診五十多號人,累得腰痠背痛。

不過生死石的白芒,隨著病人診治增多,很快又恢複到了七片。

葉凡在忙碌中充實自己,也試著忘記唐家不開心的事,隻是想起唐若雪,心裡依然有著不舒服。

婚冇離掉,葉凡感覺始終有一根線牽著自己。

“叮——”

就在這時,葉凡手機微微震動,低頭一看,正是來自唐若雪。

他本能掛掉。

可很快,手機再度震動,還是唐若雪。

葉凡神情猶豫,最終拿起來接聽:“有事——”

“葉凡,葉凡,快來醫院,快來醫院,我撞見你爸了……”

耳邊傳來唐若雪的尖叫:

“他受重傷了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