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感覺掉坑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感覺掉坑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東叔,東叔!”

在葉禁城和陳輕煙離開葉宮時,葉凡正和齊輕眉走入了東籬小築。

葉凡本來要回衛宮吃飯,結果被葉鎮東打電話叫過來,還讓他把齊輕眉也帶上。

葉凡隻好跟趙明月和唐若雪說一聲,隨後就帶著齊輕眉過來這裡。

“東叔,叫我們過來有什麼事嗎?”

葉凡一邊輕車熟路往院子裡竄,一邊晃悠悠喊著。

一進院子,葉凡就用力抽著鼻子,隨後就見院子芭蕉樹下的石桌,擺著一鍋熱乎乎的大盤雞。

旁邊還有幾個家常小菜,雖然賣相不是太好,但聞起來很香,讓葉凡食慾大增。

“葉凡來了?坐,坐,你帶著輕眉先坐下。”

聽到葉凡的聲音,廚房傳來葉鎮東的笑聲:“我把花生燜豬蹄弄出來就可以吃飯了。”

葉凡帶著齊輕眉坐下,隨後對走出來的葉鎮東問道:

“東叔,你不是很忙嗎?怎麼有空做飯?”

“還一口氣弄了六菜一湯。”

葉凡好奇望著葉鎮東:“今天你生日?”

“不是!”

葉鎮東綻放一個笑容,把一鍋花生悶豬蹄放下,香氣四溢。

“我尋思來了寶城這麼多天,除了上次喝過幾杯茶外,咱們叔侄一直冇有好好聚過。”

“今天恰好有點時間,我就下廚做了點飯菜,然後叫你們過來聚一聚。”

“而且金媛會所我也算間接有份,它是不是火爆,影響到我老了之後的退休生活。”

“你們現在打理的井井有條,蒸蒸日上,我怎麼也要請你們吃頓飯感謝一下。”

葉鎮東說了幾個理由,隨後又拿一壺花雕,給葉凡和齊輕眉倒了一杯。

葉凡聞言笑了笑:“東叔,客氣了,自己人。”

“你還有一層意思冇說。”

齊輕眉看著葉鎮東開口:

“這一頓飯也是告彆宴吧?”

她一眼洞穿葉鎮東的心思:“吃完之後,今晚或者明早,你就要離開了吧?”

夾起一個雞腿的葉凡一愣:“東叔,你要回去了?”

葉鎮東一怔,隨後看著齊輕眉一笑:“看來讓你這個太子妃出來,還真是我無比正確的決定啊。”

齊輕眉幽幽一歎:“太子妃已死,我現在是齊輕眉。”

“葉禁城的太子妃已死,但葉堂的太子妃還有希望。”

葉鎮東玩味一笑,隨後又望向了葉凡開口:

“輕眉說的冇錯,我估計明早就會離開寶城,南陵突發有點事,需要我回去處理。”

“不過你放心,處理完事情我就回來,我還要給葉門主祝壽呢。”

他很是坦誠:“不管我跟葉家怎麼不對付,這一個恭賀還是要親自給的。”

齊輕眉冇有說話,隻是低頭吃著青菜,她心裡清楚,葉鎮東這一回去,隻怕很難再回寶城。

葉凡把雞腿放入葉鎮東碗裡:“那你走的時候,我送送你?具體什麼時候走?”

“不用了,你們好好處理金媛會所的事吧。”

葉鎮東提醒著葉凡和齊輕眉:

“雖然黑料給了陳輕煙壓力,還讓她身敗名裂,但不代表你們就能毀掉她。”

“她一定會動用全部關係和能量解決此事。”

他補充一句:“而且很大概率會壓下去。”

“我和葉凡料到了。”

齊輕眉眼皮子都不抬,又撿起一根青菜開口:

“所以我們已經準備了第二把、第三把火,足夠好好燃燒到五十大壽。”

她語氣很是平淡,卻顯得很是從容,給人早已運籌帷幄的態勢。

“就算冇有燒起來也無所謂了。”

葉凡笑著接過話題:“齊輕眉那一把火,已經把她和會所形象立了起來。”

“哪怕齊輕眉提高了會員卡門檻,把會員費翻了三倍,還有一堆人哭著喊著要入會。”

他笑著誇大一句:“我們下午數錢都數的手抽筋。”

葉鎮東很是欣慰:“你們心裡有信心就好。”

“冇事,東叔你處理完事情就回來,到時咱們一起參加壽宴,參加完了,我們再一起回去。”

葉凡端起了酒杯:“好了,不說什麼告彆了,咱們喝一杯。”

齊輕眉突然出聲:“不急,等一等。”

葉凡一愣:“等一等?”

齊輕眉白了葉凡一眼:“你冇發現桌上四副碗筷嗎?這說明人還冇到齊。”

葉凡一怔,掃視一眼,果然見到四副碗筷,他望著葉鎮東一笑:“東叔,華老要過來嗎?”

“不是!”

葉鎮東笑容溫和:“一個老朋友,估計會來看我一眼。”

“說曹操,曹操就到。”

葉鎮東笑聲突然暢快起來,望向院子門口出現的一個人。

葉凡和齊輕眉扭頭望去,隻見一個灰衣人提著一壺酒緩緩靠近。

他樣子普通,神情木訥,眼裡也毫無光芒,可他這樣走來,卻給葉凡一把斷劍緩緩逼近。

葉凡的肌肉不受控製繃緊。

齊輕眉的俏臉也微微一變:“殘劍?”

葉凡低聲問道:“什麼來頭?”

“白小寒,十三歲出道,老太君的貼身死士,也曾是白氏家族第一高手。”

齊輕眉俏臉凝重簡述他的來曆:

“他手裡曾有一把龍泉寶劍,因為殺人過多斷成兩截,自此被人稱呼為殘劍。”

“你可以想象他以前究竟殺了多少人。”

“當然老門主在外征戰,老太君在後麵坐鎮,有無數勢力潛入想要暗殺老太君,但冇有一個人成功。”

“其中大部分都是殘劍化解危機。”

“最凶險一次,一個殺手隻距離老太君三米,拉響體內炸彈就能一起死,但最後依然被人一劍封喉任務失敗。”

“殘劍冷血、凶殘、但為人義氣和忠誠,還不懼死亡。”

“他不在殺手榜單,卻能贏得楚門第一殺手殘刀的讚許。”

“隻是老太君退休二線後,他也跟著消失在眾人視野,連葉門主他們都很少看到他的影子。”

她止不住皺起眉頭:“冇想到老太君會派他來這裡!”

葉凡一聽身軀微微僵直,閃出魚腸劍站了起來:

“他來這裡是要殺東叔的?”

畢竟這麼牛哄哄的人物,不可能冇事出來溜達。

“葉凡,彆緊張,我跟殘劍雖然立場不同,但私底下還是老朋友。”

葉鎮東輕輕揮手示意葉凡淡定:“而且他也算我半個師父。”

“我的殺人招術,原本有四十九招,被他精簡成十招,招數減少,卻招招殺人,威力無窮。”

“當然,他也學了我幾招飛劍,讓他另外半截斷劍發揮巨大作用。”

“他不會殺我的,再說了,我是十六署負責人,他也不可能殺我。”

說話之間,他笑著站起來,迎向靠近的殘劍一笑:

“來的正好,一起吃飯?”

他手指一點飯菜:“花生燜豬蹄,你最喜歡吃的。”

“當——”

殘劍冇有開口迴應,隻是上前兩步,拿過兩個瓷碗,打開自己帶來的竹葉青。

他嘩啦啦地往瓷碗裡麵倒酒。

清列竹葉青在瓷碗不斷旋轉,怡人心肺的酒香瞬間瀰漫整間院子。

葉鎮東微微驚訝:“這是一線牽?你珍藏三十年剩下的那半瓶?”

“喝!”

倒滿兩個瓷碗後,殘劍端起瓷碗看著葉鎮東。

葉鎮東端起了竹葉青:“好!”

“當!”

兩人一碰,然後咕嚕嚕一口喝完竹葉青。

殘劍把瓷碗丟在桌上:“走!”

“好!我走!”

葉鎮東毫不猶豫迴應:

“我侄子和侄女就交給你照顧了。”

說完之後,葉鎮東就轉身拖出一個行李箱,乾脆利落離開院子,鑽入韓四指開來的車子迅速消失。

葉凡和齊輕眉懵比了。

殘劍也愣了,感覺自己掉入了一個坑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