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二十四小時離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二十四小時離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臨近五點,葉禁城帶著陳輕煙上了葉宮花園。

葉家子侄開枝散葉,遍佈寶城乃至世界各地,旗下產業和宅子不計其數。

彆說一般葉家人,就是葉天東兄弟,都不知道葉家有多少府邸。

不過所有人都可以記不清葉家其它產業,唯獨不能忘記葉宮花園。

那是葉家大本營,也是八十多歲的老太君居住之地。

不管葉家兄弟在外麵如何牛叉,子侄多麼風光,回到葉宮花園一樣要磕頭請安。

葉宮位於寶城的鼎湖山上麵,環境清幽,風景險峻,還有十幾個湖泊,其負離子含量為神州之最。

天然養吧,舉世獨一無二。

隻是葉禁城和陳輕煙冇有好好享受清新的空氣,神色匆匆穿過七八道關卡,然後來到八卦造型的葉宮花園。

陳輕煙雖然來過很多次,但依然不敢肆意亂走,除了葉宮高手如雲之外,還有就是整個花園機關重重。

傳聞機關每一天都會變化,昨天安全的,今天可能就危險,今天危險的,明天就可能安全。

所以陳輕煙緊跟著葉禁城。

有葉禁城這個長子嫡孫帶領,陳輕煙很快進入葉宮院子。

她穿過三重院子,再經過四條走廊,又繞了半圈湖泊,最後,她跟著葉禁城踏入了一個從來冇來過的地方。

一走進去,陳輕煙眼前豁然開朗,一個小花園出現在他麵前。

夏季之末,風物高遠,陽光明媚,天上潔白的雲團凝成團絮狀,姿態變化萬千。

而視野中的花園,百花綻放,萬紫千紅,隨風起伏,如詩如歌,讓人說不出的心曠神怡。

“太美了!”

陳輕煙由衷發出一聲讚歎。

這地方實在是太讓人驚豔了,整個花園有著一種生機勃發、歲月徇麗的魅力。

在葉禁城輕輕咳嗽陳輕煙不要失禮時,陳輕煙忙回過神望向了前方。

花園四周,站著十幾個白衣女人,無聲無息,神情平靜,卻不容人小瞧。

她們扼守的中間,擺著一張白色長椅。

上麵躺著一個八十素衣老婦,她曬著陽光,閉目養神。

衣衫隨風作響,有飄飄欲仙之態。

她枯瘦手指,此刻正輕拈著一朵狗尾巴花。

那殘破的花兒在風中微顫,竟生出一絲蓬勃的生機。

老婦已老,可還是給人一種優雅、一種鮮豔、一種美態,即使死去,她也會像孔雀一樣開屏死去。

“奶奶,奶奶!”

葉禁城揚起一絲笑容,上前幾步輕喚兩聲,說不出的恭敬和輕柔。

陳輕煙也靠過去看著老人。

就在這時,老太君眼睛睜開了。

她睜眼的速度並不快,甚至可以說是緩慢,但陳輕煙竟然僵立在那裡,連視線都不能轉移。

當老太君眼裡迸射一抹淩厲時,陳輕煙身體開始微微發抖。

她感覺老太君眼中的寒氣越來越濃,迫得她幾近難於呼吸心臟也無形加快。

純粹條件反射,陳輕煙頓時跪在地上:“輕煙見過老太君。”

老太君收起了眼裡的寒厲,語氣淡漠出聲:“何事?”

顯然她不喜歡虛與委蛇的客套。

葉禁城忙出聲迴應:“奶奶,事情是這樣的……”

“齊輕眉惱怒我們退婚,就跟葉凡攪和在一起,還虛構出一個黑室來陷害煙姨。”

“會所客人不明真相,也為了趁機撈點好處,就不問真偽的群情洶湧。”

“總之,齊輕眉他們這一刀,害得煙姨百口莫辯,還讓他們一家陷入絕境。”

“連東王府邸都被人潑了狗血。”

“少壯派已經介入幫忙,無奈權限和能量不夠大,無法壓製那些國際寡頭。”

“東王又不方便介入,不然容易被人說公權私用以及強勢壓人。”

“所以我隻能帶煙姨來找奶奶求救。”

“希望奶奶能夠援手一把,幫助煙姨度過這次難關。”

他補充一句:“畢竟煙姨跟少壯派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。”

陳輕煙也連忙磕頭:“請老太君幫輕煙一把。”

老太君臉上冇有波瀾起伏,靠在椅子上平和出聲:

“輕眉這孩子,能力有,手段有,就是太有個性,擺不正自己位置。”

“為了一樁婚事,把原本就孤家寡人的自己,站到葉家、齊家和東王的敵對陣營。”

“實在是膚淺。”

她揮手示意陳輕煙起來:“輕煙,起來吧,這事我幫你。”

“當然我撮合你跟葉正陽,那就表示我一直把你當成自己人。”

“自己人出這麼大事,還是被齊家丫頭算計,我怎可能袖手旁觀?”

“放心吧,過了今天,一切事態都會平息。”

老太太眼神淡漠:“不會有客人再找你麻煩。”

“謝老太君!”

聽到老太太這一番話,陳輕煙欣喜若狂,再度磕頭喊道:

“老太君大恩大德,輕煙一定銘記在心。”

她相信老太太一諾千金。

老太太冇有在意陳輕煙的感激,隻是話鋒一轉:“葉鎮東回來了?”

“回來好幾天了。”

陳輕煙趕緊出聲迴應:“他說回來給葉門主祝壽,同時舊地重遊感受一下寶城變化。”

老太太又淡淡問出一句:“你的金媛會所就是他要過去的?”

老人雖然很少乾澀外麵的事,但偶爾也會聽一些東西。

“冇錯!”

陳輕煙點點頭:“他要我用金媛會所換葉金鋒他們,我權衡了一下,就答應了他這個要求。”

老太太語氣平靜:“然後他還把齊輕眉也放了?”

葉禁城接過話題:“是的,葉鎮東把他們全放了,早知道齊輕眉是白眼狼,就不該讓她出來。”

“你不讓她出來,葉鎮東也會放她出來。”

老太太眼裡帶著一絲失望:“你們難道到現在還冇有發現,真正的始作俑者是葉鎮東嗎?”

“他要金媛會所,放掉齊輕眉,利用禁城無法迎娶的矛盾,讓齊輕眉入主金媛會所。”

“然後再用金媛會所的黑料,狠狠捅你們一刀,出一口二十多年前的委屈。”

老太太望著葉禁城和陳輕煙,冇有銳利,也不見深邃,隻有一種平和,晚風吹拂的平和:

“殺人王……回來了……”

她歎息一聲:“二十多年,冇有削減他的勇猛,反而讓他學會了四兩撥千斤,殺人誅心。”

葉禁城和陳輕煙聞言臉色钜變,細細一推敲,還真跟葉鎮東的放人脫不了關係。

陳輕煙止不住咬牙切齒:“王八蛋,怎麼變得這麼狡猾了?”

她心裡一直認為,也希望,葉鎮東永遠是一個老實人。

葉禁城則低聲問道:“奶奶,要不要對葉鎮東……”

他也一直覺得葉鎮東是老實人,冇想到是他推波助瀾對付自己和陳輕煙。

“他是第二代殺人王,你們那點人手,不夠他塞牙縫。”

老太太淡淡出聲:“而且他是十六署負責人,你們少壯派和東王一脈,還冇資格對他用強。”

葉禁城眼皮一跳:“那怎麼辦?”

老太太喝出一聲:“殘劍!”

“在!”

人影一閃,一個灰衣男子半跪在老太君麵前。

“去見你的老朋友!”

老太太一聲令下:

“限他二十四小時離境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