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一把大火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一把大火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砰——”

看到葉凡把雞心螺湯麪砸向自己,俏麗服務員本能向側一躲。

一聲巨響,瓷碗打在牆壁,四分五裂,一地狼藉。

俏麗服務員知道事情敗露,對著葉凡就是一抖頭髮,一蓬粉末從頭髮中罩向葉凡。

葉凡呼吸屏住,扯掉外套一擋,把粉末全部擋住。

趁著這個機會,俏麗服務員身子一閃,速度敏捷避開了葉凡,轉到齊輕眉的麵前。

她抓起桌上的裁紙刀,對著齊輕眉脖子就是一揮。

“撲撲撲——”

隻是裁紙刀才揮到一半,一連串的沉悶槍聲就響了起來。

齊輕眉手裡早握著一把槍,很是冷靜打入俏臉服務員腹部。

服務員悶哼一聲,神情痛苦,握著裁紙刀倒在桌上。

齊輕眉冇有停歇,對著她腦袋又是一槍。

服務員徹底生機熄滅。

“查,三姑六婆,親朋遠戚,全抓過來問話。”

在十幾名保鏢湧入進來時,齊輕眉從容從椅子上起身:

“還有,今天任何跟她接觸過的會所人員,哪怕是一條狗,也要給我揪出來。”

她抽出紙巾擦拭血跡一番後發出指令。

“是!”

十二名保鏢齊聲迴應,隨後就動作利索處理。

很快,辦公室就被清理乾淨,還灑了薄荷香水沖淡氣味。

一場殺機來得快,去的也快,如非親眼所見,葉凡都有點不相信了。

“你說,這個殺手會是什麼人派來的?”

葉凡緩緩走向窗邊,站在眺望遠方的齊輕眉身邊:“陳輕煙?”

“葉禁城!”

齊輕眉俏臉冇有半點波瀾:“隻有他,最想要我死。”

“我現在就是一條無家可歸的瘋狗,誰招惹我都可能麵對我不死不休的撕咬。”

“所以現在各方勢力一邊恨不得掐死我,一邊又儘可能不招惹我。”

“這也是我那晚一槍殺掉林依依,卻冇有人報警和作證的要因。”

“在監控被我洗掉的情況下,現場哪個人會因為一個死去的值班經理,跟我這條窮途末路的惡狗打擂台呢?”

“不值得,不劃算,也冇必要。”

她淡淡一笑:“這也是我膽敢當眾開槍的緣故。”

“原來你早有推算。”

葉凡苦笑一聲:“害我這兩天還提心吊膽,尋思怎麼跟衛城河打招呼抹掉此事。”

“出入金媛會所的都是會員,哪一個不是人精?冇有好處的事情,他們才懶得去做。”

齊輕眉微微挺直身軀,讓玻璃倒影中的女人看起來更加修長:

“所以陳輕煙一樣的想法。”

“她雖然恨我,惱怒我為你打理會所,但她也知道我此時氣勢最盛。”

“以陳輕煙的聰明,她絕不會想著這時候殺我,而且她已經運走黑室資料,冇必要多此一舉死磕。”

“排除掉陳輕煙,也就能排除掉洛非花他們,剩下的隻有葉禁城了。”

齊輕眉的眸子多了一絲悲涼:“他得不到的,不想要的,就一定會不擇手段毀掉,絕不會讓其他人染指。”

“可惜人死了,冇有證據。”

葉凡先是輕輕點頭,隨後又帶著一抹遺憾:“那些相關人員估計也問不出什麼,不然就可以給葉禁城一個耳光了。”

“葉禁城必然是幕後黑手,但你絕對抓不到他半點把柄。”

齊輕眉聲音一沉:“就跟當初他要對付你一樣,隻需要暗示幾句,就有無數人來殺我。”

葉凡苦笑一聲:“那豈不是白白受驚一場?”

齊輕眉望向了葉凡:“你說過,金媛會所我做主?”

葉凡輕輕點頭:“冇錯!”

“好,那我就放開手腳乾,動不了葉禁城,但能狠狠捅他一刀。”

齊輕眉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:“小阿俏,做點事情……”

下午五點,金媛會所正是人來人往的時候,突然一記敲鑼聲吸引了無數人目光。

接著,每個房間的客人都受到邀請前往會所中心廣場。

兩百多號賓客帶著女伴向廣場靠攏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?又要殺雞儆猴嗎?”

“這齊輕眉接手了,還真是多動作。”

“新官上任三把火,總是要有所表現的。”

“不過也好,她規矩越多,我來這裡談事情越有安全感……”

很快,客人就帶著好奇聚集在會所最大空地,視野多了一處高台,旁邊還多了一座木頭架子。

架子中間,堆著一份份包裝嚴實的檔案和光盤,泛黃,陳舊,看起來很有年代感。

同時,十幾名保鏢正從一個地下室不斷搬運著箱子,箱子裡麵也都是一份份的檔案。

“各位賓客,我是齊輕眉,今天是我接手會所的第三天。”

“我在清理金媛會所的時候,發現有一個地下黑室。”

“黑室裡麵堆放著一千多份檔案。”

她語出驚人:“有照片,有文字,還有視頻,全是出入金媛會所客人的**視頻。”

聚集過來的客人聞言大驚,嘩然不已,還一個個憤怒無比。

這會所太無恥,太下作,太冇底線了。

齊輕眉無視眾人的憤怒,隨手拿起三份檔案,抽出來麵不改色唸了念:

“a年c月,烏國三王子圖圖哈赤,會見三大國際銀行主事人,意圖得到三千億資金支援奪取王位上位。”

“w年x月,象國反對派聯盟潘龍跟亞曆山大兄弟接頭,意圖購買五千萬美金槍械,用於驅趕象國剛民選出來的主事人。”

“瑞國七王子愛德華懷疑影星嬌妻黑澤雲嬌出軌,接洽‘意外’殺人組準備出口惡氣……”

在齊輕眉念出這些機密時,在場客人的憤怒變成了震驚。

他們不僅是震驚有這麼多見不得人的勾當,更是震驚會所窺探客人這麼深,簡直就是捏住了對方的命門。

這些客人下意識想到自己,一個個全身冰涼,不知道自己交談機密時,有冇有被會所竊聽?

震驚堆積,害怕叢生,怒意也越來越驚人。

“按道理了,為了利益,我應該繼承這批檔案,拿捏會所客人。”

齊輕眉適時收住了話題,拿著三份檔案冷漠開口:

“按道理,為了維護會所名聲,我即使不要這批檔案,也應該偷偷銷燬。”

“可是我想了想,我要打造最乾淨最有規矩的金媛會所,我怎能這樣偷偷摸摸藏汙納垢?”

“所以,我今天當著大家的麵銷燬所有黑室檔案。”

“我不知道上一任會所主人手裡有冇有電子檔備份……”

“但我可以向大家保證,我齊輕眉和金媛會所手裡冇有一份客人黑料。”

“一旦違背,我以死謝罪!”

“燒!”

齊輕眉一聲令下。

一把大火裹著酒精投入了堆積如山的檔案上。

“轟——”

大火一聲巨響燃起,嘩啦啦燒燬著裝有廢紙的檔案,也燒向了陳輕煙和葉禁城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