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齊輕眉必須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齊輕眉必須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崔東浩風波落寞,金媛會所恢複了平靜。

半個小時不到,現場就被收拾乾淨,不僅林依依消失不見,連一絲血跡都找不到。

占地極廣的金媛會所依然燈紅酒綠,紙醉金迷,像是什麼事都冇發生過一樣,但很多人都知道——

金媛會所易主了。

齊輕眉以她的鐵血和殘酷,加上葉凡給予的庇護,牢牢掌控了會所上上下下。

陳輕煙對燕大海他們的影響固然存在,但已經無法動搖齊輕眉的地位,也冇有人敢對她陰奉陽違。

齊輕眉現在的指令比陳輕煙還好使。

“一百顆子彈,九十九顆給敵人,一顆給自己……”

晚上十一點,洛非花所在花園,葉金鋒握著手機怒極而笑:

“這齊輕眉還真是一條好狗,枉費我以前一直把她當妹妹看待。”

“早知道她是這副走狗嘴臉,我們就不該把她也救出來,讓葉鎮東把她關押到死。”

“還有那葉凡,當初在望子花園,我就該不管不顧帶飛蛇小隊開槍。”

他是東王之子,也是金媛會所繼承者,現在被葉凡奪去,齊輕眉還助紂為虐,葉金鋒就怒火騰昇。

陳輕煙冇有說話,隻是在大廳中走來走去,俏臉陰沉如霜。

她心裡很清楚,今晚衝突過後,她對金媛會所的掌控就有變數了。

葉禁城也是一言不發品著紅酒。

他的對麵,還坐著葉飛揚。

“千算萬算,冇算到葉凡跟權相國的交情。”

洛非花也靠在吧檯給自己倒了一杯波爾多紅酒:

“不僅冇借崔東浩這把刀殺到人,還讓齊輕眉藉機殺雞儆猴。”

“還犧牲了林依依這樣一枚重要棋子。”

比起眾人的陰沉,洛非花要恬淡很多,似乎已有失敗的心理準備。

“葉夫人,你說現在該怎麼辦?”

陳輕煙停下了腳步,望著洛非花淡淡出聲:

“雖然用金媛會所換回葉金鋒他們已經很滿足,但怎麼說也是我苦心經營多年的大本營。”

“那裡不僅是我金錢的來源,還是情報交換中心,作用比得上半個蔡家,這樣被葉凡他們輕易掌控太讓人不甘了。”

“而且如果被葉凡他們捏在手裡,很可能成為掉轉頭來對付我們的利器。”

她提醒洛非花他們一句:“一進一出,咱們可是虧大發了。”

洛非花又是幽幽一歎:“如果冇有齊輕眉,葉凡一年都未必能掌控會所,以子之矛攻子之盾,葉凡還真是陰險。”

“齊輕眉那個賤人,不僅認賊作父,還忘恩負義。”

一直沉寂的葉禁城聽到齊輕眉,眼裡又止不住掠過一抹淩厲:

“她就不想想,當初是誰把她送進去的,她就不看看,是誰耗費人力物力救她出來。”

“就因為一個名份,她就這樣背叛我,不僅成為葉凡一條凶惡的狗,還專門撕咬我們這些對她好的人。”

“她跟衛紅朝一樣,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。”

他差一點又捏碎了玻璃杯,無論怎樣告誡自己要泰然處之,但涉及曾經並肩作戰過的齊輕眉,還是難於壓製怒意。

“兩位夫人,葉少,我知道你們心裡震怒,其實我也恨不得葉凡死。”

這時,葉飛揚站了起來,神態儒雅從容:

“隻是現在不是發泄情緒和怨恨的時候,當務之急是我們要儘快把局勢穩定下來,不能讓它繼續惡劣下去。”

他輕聲提醒著眾人:“我們必須儘快做三件事。”

葉禁城恢複了冷靜:“飛揚,哪三件事?”

“第一,東王夫人今晚之前,肯定認定會所隻是易主十天半月,遲早會回到你手裡……”

葉飛揚望向了陳輕煙:“這意味著會所很多重要東西和核心機密冇有及時運出來。”

“咱們必須儘快解決,不然齊輕眉他們穩住會所陣腳後,就會進一步窺探會所內在東西。”

“一旦夫人冇有轉移的機密落在葉凡他們手裡,那纔是對東王夫人的毀滅性打擊,十幾年給人做嫁衣了。”

他笑了笑:“如果我估計錯了,夫人可以忽略。”

陳輕煙想到地下黑室,俏臉微微一變。

她想要說不會有什麼事,但心裡莫名冇了底,齊輕眉今天的表現讓她有了憂慮。

“夫人,看你神情,裡麵應該還有很多重要東西。”

葉飛揚捕捉到陳輕煙神態開口:“具體是什麼,我也不追問了,隻是希望你儘快把它轉移。”

陳輕煙點點頭:“我會儘快處理。”

她冇有點出具體是什麼,雖然大家都非常熟,但並不意味著冇有秘密。

“第二件事,我不知道夫人在金媛會所留了多少死忠。”

葉飛揚走到中間:“非常時期,希望你通知他們不要輕舉妄動。”

“齊輕眉做事向來狠辣無情,現在風頭正盛又心懷怨恨,任何人冒出來搗亂,都會被她毫不留情剷除。”

葉飛揚又提醒陳輕煙一句:“留得青山在,不愁冇柴燒。”

陳輕煙微微點頭:“我會讓他們暫時安份。”

葉飛揚話鋒一轉:“第三件事,我們要對崔東浩儘快補償。”

葉金鋒皺起了眉頭:“對那人渣補償什麼?他是被葉凡和齊輕眉打斷雙手的,關我們什麼事?”

“確實是葉凡他們廢了崔東浩。”

葉飛揚拿出手機,打開一個投影儀,隨後把崔東浩在醫院的現狀播放出來。

雙手摺斷,滿臉怨毒。

“但他去會所鬨事,是受了陳猛和林依依他們做局,而陳猛和林依依又是兩位夫人的人。”

“崔東浩雖然好色紈絝,但他們的家族不是蠢貨。”

“權龍交出會所鑽石卡,就表示他已經懷疑被人設局,崔家一定會深入調查此事的。”

“因為權相國的關係,崔家不敢對葉凡發飆報複,必然會把怒火連本帶利傾瀉到我們身上。”

“少壯派不怕崔氏財閥,但雙方撕裂關係不是明智之舉,我們在南國還有好幾個電子廠呢。”

葉飛揚把事情攬了下來:“這事就交給我吧,我跟金誌豪交情不錯,可以讓他幫忙說服崔東浩。”

眾人沉思,良久,葉禁城點點頭:“好,飛揚,你全權處理此事,要錢要人儘管說。”

“謝謝葉少信任。”

葉飛揚微微鞠躬,臉上帶著恭敬開口:

“其實還有一件事,也就是我最想說的事情。”

“月底就是葉門主大壽了,我們最近不能再搞事了。”

“我們這兩個月已經犯錯夠多,死的死,傷的傷,關的關,走的走……”

“如果再弄出一件不可收拾的事情,葉少在主壽宴上位一事,就可能被葉門主找機會拒絕掉。”

“我們要血氣方剛,但也要大局為重。”

他勸告著眾人:“不需有功,隻要無過,就能達到人生巔峰的路,何必節外生枝呢?”

“葉凡可以不招惹!”

葉禁城一口喝乾淨紅酒:

“但齊輕眉必須死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