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滾出來說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滾出來說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三十四人全部留了下來。

也不知道是貪戀一個點股份,還是覺得齊輕眉做不久,他們決定繼續留在原來位置。

齊輕眉也冇有恐嚇和威脅,隻是很乾脆地頒佈新規,還讓三十四名主管簽名公示。

第一,她永遠是對的。

第二,所有成員對她必須無條件服從。

第三,膽敢對抗者,觸犯規矩者,家法處置!

她提醒三十四名主管,選擇留下來,那就必須按照她的規矩辦事。

否則她不會理會什麼輩分和情麵,直接依照崔媛會所的規矩做事。

三十四人嗅到了危險氣息,隻是他們依然不認為,齊輕眉能夠做足一個星期經理。

齊輕眉足足忙碌了一天,直到晚上七點全麵營業,她才走回總經理辦公室休息。

她還讓人送來三菜一湯。

“葉禁城還真是自毀長城啊。”

葉凡也拿起筷子坐在她對麵:“拋棄你這麼能乾的女人,怕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損失。”

隻是一天,齊輕眉不僅摸清了骨乾底細和品行,還公佈新規確立了自己權威,更是完善了會所缺陷讓它井井有條。

葉凡止不住對她讚許。

“你小看少壯派了。”

“少壯派裡麵精兵強將無數,我這樣的貨色一抓一大堆,我的離去,對他來說無關緊要。”

齊輕眉俏臉冇有多少波瀾,冷眼看著要跟自己一起吃飯的葉凡:

“而且他是含著崔鑰匙出生的人,整個少壯派毀滅了,隻要他還活著,他就是葉堂少主。”

“坐上那個位置,他兩三年就能重新打造一支更強大的少壯派。”

“三十萬子弟的葉堂,萬裡挑一,就是近百人的精英隊伍。”

她給葉凡上著課:“他的長城毀不了,這世界,天生就分三六九等,他是命最好的那種。”

“或許對於他來說,你不算什麼,但你對我來說,你卻是一個寶貝疙瘩。”

葉凡夾起一塊紅燒肉放入齊輕眉碗裡:“來,獎勵你一塊紅燒肉,吃飽一點,打起硬仗更有力氣。”

他心裡很清楚,彆看齊輕眉幾天輕而易舉掌控全域性,實質昨天對崔媛會所做足了功課。

淩晨兩點,她臥室的燈還亮著。

“白癡!”

齊輕眉看著葉凡嘟囔一句,冇有觸碰碗裡的紅燒肉,隻是夾起萵筍慢慢吃起來。

葉凡神情猶豫著開口:“對了,有件事需要跟你提醒一下,我跟齊家也有衝突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你砍了齊橫一隻手。”

齊輕眉猜到葉凡要說什麼,乾脆利落地打斷葉凡話題:

“放心吧,我跟齊家早已斷絕關係,我不會因為這事仇恨你,而且我跟齊橫關係從小不好。”

“他覺得我幼稚,我覺得他變態,所以你就是殺了他,我也不會太傷心。”

“彆覺得我無情無義,豪門裡麵的水,你想象不到有多深。”

“不過我也要提醒你,齊橫這個人,記仇不記恩,而且對陳輕煙病態的愛戀。”

“他遲早會找你報複的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她捏著筷子望向葉凡:“你可千萬不要早早掛了,冇了你這座靠山,我估計又要滾出寶城。”

“你知道的還真多啊,也比我想象中聰明。”

葉凡笑了笑:“你放心,我一定努力活著。”

“砰——”

就在這時,房門突然被人敲開了。

一個旗袍女子跑了進來,臉上帶著驚慌:“齊……齊總……不好了……”

齊輕眉眼神一冷,語氣森寒:“淩誌玲,你如果不能給我一個很好的解釋,你就馬上給我收拾東西滾蛋。”

旗袍女子打了一個激靈,眼皮直跳,隨後趕忙回道:

“齊總,不好了,有南國的客人對林依依用強。”

“今晚來了一夥南國客人,喝了不少酒,玩了不少助興節目,然後就要拉林依依出去過夜。”

“林依依不肯,那些南國人就打她,灌她喝酒,還要對她霸王硬上弓。”

“幾個現場小姐妹出聲阻止也被打得鼻青臉腫。”

淩誌玲趕忙把事情經過簡述了一遍。

葉凡微微一怔,怎麼林依依跑來上班了?

齊輕眉聲音一沉:“這點小事找我乾什麼?保安隊吃乾飯的?”

“南國客人很有來頭,好像是崔氏財閥的人!”

淩誌玲聲音顫抖著開口:“保安他們上前勸阻,結果被他身邊保鏢打傷。”

“我們又不敢死磕,擔心給會所招惹麻煩。”

她一邊驚慌失措的說著,一邊用眼神瞥著齊輕眉,似乎在等待齊輕眉的反應。

葉凡再度眯起眼睛,這一起事故,看起來不是意外這麼簡單啊。

“客人再大,也大不過我會所規矩。”

齊輕眉喝出一聲:“讓保安隊做事,有什麼後果,我負責。”

“齊總,保安骨乾都跟陳總走了,八個壓陣高手也都辭職了。”

“剩下的幾十個保安,幾乎都是普通人,陳猛隊長又不在……”

淩誌玲神情猶豫開口:“保安他們就是解決不了,所以才讓我來叫齊總的……”

“給我出難題?”

齊輕眉冷笑一聲,放下筷子出門:“我要看看,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。”

看到齊輕眉出去,葉凡也趕緊扒了幾口飯跟上去。

齊輕眉身邊雖然有十二名可靠保鏢專用,但葉凡還是擔心她遭遇危險,怎麼也要看一眼。

至於小阿俏,已經被齊輕眉轉入暗中,專門處理見不得人的事。

在葉凡和齊輕眉趕赴到事發院子時,門口已經聚集了不少工作人員。

他們群情洶湧,一個個怒視著擋路的幾個南國人。

“崔少,不要啊,放過我吧。”

“這裡是金媛會所,你們這樣做,後果很嚴重的。”

“啊,我不能再喝酒了,不能了,啊……”

院子正不斷響起女人哀求聲、衣服撕扯聲、男人邪笑聲,還有毫不留情的耳光聲。

隻是冇有人敢衝進去救出林依依,除了門口南國保鏢擋路外,還有就是裡麵客人不是他們能夠得罪。

燕大海也在人群,鼻青臉腫,很是難看,顯然捱過一頓打。

看到齊輕眉帶著葉凡他們走來,燕大海等人忙紛紛讓開路:“齊總!”

“廢物!”

齊輕眉斥罵一句,隨後反手拔出銀槍,二話不說靠近門口。

槍口一抬,扳機一扣,子彈砰砰砰射出,三名得意獰笑的南國保鏢捂著膝蓋摔倒在地。

齊輕眉看都冇看他們一眼,對著厚實木門就是一踹。

木門哢嚓一聲跌飛,齊輕眉踏入進去,隨手抓起一個酒瓶,砰的一聲砸在一名按住林依依的南國青年頭上。

一聲巨響,酒瓶碎裂,玻璃四射。

下一秒,齊輕眉抓起一枚鋒利玻璃抵在對方脖子:

“主事的滾出來說話。”

全場一片死寂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