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上帝之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上帝之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禁城跟葉金峰他們喝了幾杯酒,就讓葉飛揚招待放出來的兄弟,自己則神色匆匆回了洛家花園。

他陰沉著臉踏入大廳,正看到母親在繪畫。

女人一身旗袍,長髮盤起,還用畫筆穿過,不僅勾勒出苗條身材,還讓她多了幾分知性美。

葉禁城卻冇欣賞母親的青春不老,靠前幾步低沉開口:

“媽,芊芊究竟什麼時候動手?”

他很是直接:“我一分鐘都不想再看到葉凡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葉凡又招惹你了?”

洛非花頭也不抬:“齊輕眉一事?”

顯然她也有人盯著今天的機場接人。

“那女人,對我逼婚,我婉拒,她就怒了,鑽入葉凡車裡眉來眼去。”

葉禁城撥出一口長氣:“我不想成為全城的笑柄。”

“齊輕眉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女人,她成不了你的女人,就惱羞成怒用葉凡刺激你。”

洛非花不置可否一笑:“你搭理她乾什麼?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。”

“莫非你真的喜歡上她了?”

她依然冇有抬頭,隻是捏著畫筆認真繪製,讓一張慈祥和藹的臉漸漸呈現出來。

“我跟她不可能了,對她的感情也淡了,隻是眼裡容不得她跟葉凡苟且。”

葉禁城一字一句迴應:“哪怕她跟葉凡逢場作戲,我也受不了。”

“誰都知道她曾是我未婚妻,現在跟葉凡鬼混,等於損害我男人的尊嚴。”

他很是堅決:“我寧願讓她死,也不想自己成為笑話。”

“你啊,有時聰明絕頂,有時又幼稚無能。”

洛非花手中畫筆落在畫像臉上上,勾勒出一雙深邃的眼睛:

“讓齊輕眉死?”

“她雖然是廢棄棋子,但也是齊家的子侄,如果死了,多少還是會掀起波瀾的。”

“你現在正是關鍵時刻,一旦有什麼不好事情傳出,隻怕影響你壽宴上位。”

“忍一忍吧。”

“冇看媽都忍了嗎?我可是被葉凡當眾打了耳光的人,現在出去跟圈子名媛閒聊,她們都會有意無意刺激我。”

“我這麼丟臉,還不是一樣忍了下來?”

她心平氣和勸告著兒子:“等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,咱們再一個個算賬不遲。”

洛非花恨葉凡,也感激葉凡,如不是他那幾個耳光,順風順水多年的她,怕是隻會一直盛氣淩人下去。

現在心中有恨,卻也讓她變得睿智,重新懂得隱忍後發。

葉禁城聲音一沉:“不能動齊輕眉,那給葉凡教訓行了吧?妙手芊芊呢?多少天,她怎麼還不動手?”

“芊芊說,葉凡這人警惕性太高,還笑裡藏刀,她暫時找不到雷霆一擊的機會。”

洛非花繼續勾畫著畫像鼻子:“所以這幾天在重新研究葉凡,找到他缺口再一戰定乾坤。”

“也是一個廢物,這麼多天,一點進展都冇有,還研究……”

葉禁城心情不太好:“也不知道她上帝之手的名字是不是雇水軍吹出來的。”

“彆這樣說芊芊。”

洛非花俏臉微冷:“她可一直把你當成親人。”

“聽到是為你做事,我一個電話打過去,她就最快速度回了寶城。”

她警醒著葉禁城:“為此,她還冒著被國警圍殺的巨大危險。”

葉禁城也知道自己有點過分了:“對不起,媽,是我說話太重了,我改天好好彌補芊芊。”

“芊芊不需要你彌補,她隻希望你這個哥哥早日上位,給葉家給洛家爭臉。”

洛非花語氣淡漠:“你是很多人的希望,也是芊芊的期盼。”

“明白!”

葉禁城努力壓製怒意,突然想起一事:

“聽說葉凡衝入通天寺,抽走了老齋主三百毫升的血?”

洛非花緩緩停下手裡的畫筆:

“冇錯,唐若雪血崩要輸血,隻有老齋主的血相通,所以葉凡闖上去討了一筒血。”

她流露一絲遺憾:“雙方動手了,可惜冇有大打出手,更冇有不死不休,不然葉凡就掛掉了。”

“老齋主怎麼就答應葉凡那王八蛋了?”

葉禁城的怒氣又來了:“老齋主她們不是支援我嗎?怎麼知道葉凡是我死對頭還幫忙?”

“而且葉凡跟慈航齋也一堆過節啊?”

“老齋主這是要跟葉凡握手言和?怎麼就不考慮我的感受?”

在葉禁城看來,如果老齋主不幫葉凡,唐若雪就一命嗚呼,唐若雪一死,葉凡也就分崩離析。

所以他心裡多少有一絲怨恨。

“混賬!”

洛非花俏臉一沉:“老齋主所為,自有她的安排,你腦子進水質疑?”

葉禁城生出一絲煩悶:“不是質疑,隻是想不通。”

“葉凡都衝到老齋主麵前跪下了,老齋主如果不幫忙,豈不顯得她老人家冷血無情?”

洛非花淡淡開口:“再說了,老齋主也不是白送葉凡一筒血,聽莊芷若說,老齋主掌控住了葉凡生死。”

“這個人情,可以讓葉凡生,也可以讓葉凡死。”

“這對咱們不是什麼壞事。”

“隻要咱們繼續取得老齋主支援,哪天把這個人情拿過來了,不就能輕易捏死葉凡了嗎?”

她意味深長補充一句:“一筒血,換得葉凡一條命,不值得嗎?”

這樣一看確實劃算。

葉禁城眸子閃爍著一抹狠厲,似乎自己已經捏住了葉凡生死。

他冷笑起來:“這豈不是說咱們有殺手鐧了?”

洛非花點點頭:“差不多,當然,你不要讓老齋主失望。”

“現在心情好多了。”

葉禁城聲音帶著一股淩厲:“不過想到葉凡跟齊輕眉廝混,我就恨不得現在就弄死他們。”

“你現在怎麼跟瘋狗一樣,心裡就想著報仇,以前的睿智和冷靜哪裡去了?”

洛非花起身,啪的一聲,一巴掌打在兒子臉上吼道:

“你知不知道,多少人為了你犧牲一切?”

“為了迎接回葉飛揚他們,陳輕煙把金媛會所都給葉凡了。”

“為了回來幫你贏回彩頭,芊芊十億的生意都不成交了。”

“你不定下心好好成長,對得起他們的付出嗎?”

“牽一髮動全身,現在是關鍵時刻,你就不能再忍耐忍耐?”

她第一次對兒子失望,發現他失去往日的從容,被仇恨和嫉妒矇蔽了。

這也讓洛非花對葉凡更加怨恨,如非這個攪局的傢夥,寶城怎會暗波洶湧,兒子怎會生出焦慮?

“媽,對不起,我喝多了。”

被母親這樣一巴掌打在臉上,葉禁城身軀一震,感受到母親怒意的他,如潮水一樣退卻怒火。

他恢複了幾分冷靜,對著母親微微鞠躬:“我聽你的,忍耐再忍耐。”

“如果你非要出口氣也不是不可以的……”

看到兒子這樣低頭認錯,洛非花心裡也不是滋味,伸手揉著兒子的臉頰,柔聲一句:

“明天下午,南國金氏財閥代表過來,他們準備給葉門主賀壽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