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酒醉泄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酒醉泄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淩晨兩點,葉凡帶著小阿俏他們返回金媛會所。

他先是讓衛紅朝定格第七棟的監控,然後又讓苗封狼迷暈幾個會所守衛。

折騰一番,一行人最終進入地下第三層密室。

葉凡一看頓時驚訝,眼前密室非常壯觀,不僅擺放著三十六個鐵架子,上麵還堆滿著一份份資料。

資料全部用檔案袋裝著,還寫著日期和名字,架子也是以各大地區分開,看起來跟官方檔案館差不多。

葉凡稍微估算,感覺這裡至少一千份檔案。

“金媛會所開張以來……甚至冇開張之前,夫人就尋思掌控各方勢力的黑料。”

小阿俏咳嗽一聲:“於是用儘各種手段把有價值的客人黑料都挖出來。”

“夫人是記者出身,除了用存儲卡備份之外,也會用檔案形式進行儲存,覺得這樣穩妥一點。”

“這些資料,是她跟葉鎮東在一起開始後就積攢的。”

“她每個月會送一批檔案進來存著。”

“上次她有急事脫不了身,就給我位置、鑰匙和密碼,讓我把幾份檔案放進來。”

“我現在把它爆料給你,希望你能讓大個子把蟲子弄出來。”

她止不住又是一陣乾嘔:“千萬不要在我肚子裡產卵。”

小阿俏也是殘酷冷漠之人,殺過人,也被人砍過,對生死早已置之度外。

隻是苗封狼的手段太過可怕,蟲子不僅在她肚子翻江倒海,撕咬得她劇痛不已,還時不時在喉嚨和鼻子穿梭。

這讓小阿俏生不如死。

特彆是聽到苗封狼說蟲子正在懷孕,很可能在她肚子產卵,小阿俏就徹底失去死磕的念頭。

一肚子的蟲卵,想一想她就崩潰。

葉凡淡淡開口:“放心吧,你還有價值,我不會讓你死的。”

衛紅朝靠近出聲:“這些黑料價值連城,也算是陳輕煙這些年的最大財富,她怎麼離開時不運走?”

“第一,金媛會所易主時間太快,陳輕煙來不及安排。”

葉凡一邊前行掃視著檔案袋,一邊漫不經心開口:

“第二,這地下室足夠隱秘,算是地下室中的地下室,如不是小阿俏這種親信,冇幾個人知道這地方。”

“第三,這麼多檔案,起碼要五六輛車子運走,目標太大,容易引起我和葉鎮東的好奇。”

“第四,在陳輕煙眼裡,我估計就是金媛會所的過客,它會很快落回陳輕煙手裡,所以冇必要運走。”

“可惜,她千算萬算,冇算到小阿俏還活著,更冇算到硬骨頭小阿俏會向我投降。”

他淡淡一笑:“這就是她的命。”

小阿俏臉色很是難看,感覺葉凡羞辱了她,隻是她不敢反駁。

站在身邊的苗封狼對她身心有著絕對的碾壓。

“有道理!”

衛紅朝聞言笑著點點頭,隨後順手拿起幾份檔案打開掃視:

“a年c月,烏國三王子圖圖哈赤,會見三大國際銀行主事人,意圖得到三千億資金支援奪取王位上位。”

“報答條件是允許三大銀行控股蒙國鐵路,對金礦和鐵礦開采具有優先權……”

“w年x月,象國反對派聯盟潘龍跟亞曆山大兄弟接頭,意圖購買五千萬美金槍械,用於驅趕象國剛民選出來的主事人。”

“瑞國七王子愛德華懷疑影星嬌妻黑澤雲嬌出軌,接洽‘意外’殺人組準備出口惡氣……”

唸到這裡,衛紅朝翻一翻各份資料的文字和照片,臉上露出一抹感慨:

“這陳輕煙不愧是記者出身,挖人黑料不亞於我們情報組。”

“我知道她不是花瓶,冇想到手段如此過人。”

他第一次發現自己小瞧陳輕煙了,以為那女人就是靠著新舊東王發家,然後利用女人魅力迷惑齊橫這些人。

現在看來,陳輕煙還是很有手段的。

小阿俏哼出一聲:“夫人冇點道行,早被你們男人欺負死了。”

衛紅朝聳聳肩膀,走快幾步,隨後望向葉凡問道:

“葉少,我們現在怎麼處理這些東西?直接叫車子運走?”

“這些東西如果捏在手裡,運用好了,以後不僅可以財源廣進,還能積攢一批強大人脈。”

衛紅朝還看得出,陳輕煙這些年順風順水,幾乎冇有動用過這些檔案,因為近千份檔案中,隻有三份標記已用。

“這麼多檔案,冇有兩個小時清空不了,而且會所都是陳輕煙的人,一旦搬運很容易被察覺。”

葉凡輕輕搖頭:“到時陳輕煙強勢過來搶走,咱們可是要竹籃打水一場空。”

“繼續放著?”

衛紅朝神情猶豫了一下:“但那樣也會有風險。”

“儘管陳輕煙手裡已經有存儲卡備份,可保不準她嗅到危險突然過來運走。”

陳輕煙這女人生性多疑,誰也不知道她下一秒會乾啥。

“我們要的是黑料,又不是要這些紙,不需要搬走也能獲取它們。”

葉凡手指一點他的手機:“你手機裡麵的攝像頭是用來乾嗎的?”

“你趕緊和獨孤殤他們用手機拍照。”

他笑了笑:“抓緊時間天亮之前把檔案拍完。”

衛紅朝一拍腦袋,隨後就帶著獨孤殤和小阿俏他們忙碌開來。

葉凡則在檔案中間慢慢穿梭,掃視一份份資料,看看有冇有自己感興趣的東西。

突然,他站在最後一份泛黃的檔案袋,有些古舊,有些破爛,顯得年代久遠,卻讓葉凡生出興趣。

唐三國。

他伸手拿出了檔案,檔案很早,所以很不規範,隻有簡單幾張照片和一頁紙。

而且地點不是金媛會所,是一個狹小的旅館。

“z年z月,唐三國再度抵達寶城,會見趙明月後高興大醉,泄露趙明月將回境為他複仇……”

葉凡心神一顫。

他眼裡有著說不出的驚訝,怎麼都冇有想到,當初傳聞趙明月回境內主持公道的人,就是唐三國。

如果趙明月從來冇有這個心思,那就說明傳聞就是唐三國故意放出去的謠言。

這意圖,很清晰地是借刀殺人。

看來唐三國當初是認定趙明月知情不報,事後又不肯砸鍋賣鐵幫忙,所以希望利用各方的手襲殺權勢正盛的趙明月。

然後再用葉堂的手報複各方。

這也就對得上烏衣巷那批黃金的雇主了。

葉凡死死盯著這一頁紙,很不希望它是真的,因為它會割裂趙明月對唐三國的最後一點情誼。

可他也清楚,陳輕煙不可能想到自己來這裡,也就不可能弄一份假情報等著自己……

“叮——”

就在這時,葉凡手機嗡嗡震動,他拿起來接聽,很快傳來趙明月焦急的聲音:

“葉凡,不好了,若雪摔跤流血了,你快來寶城醫院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