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還會放了齊輕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還會放了齊輕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二天早上,葉凡早早起來,做好了早餐才把女人叫起來。

他想要跟唐若雪談起昨晚的事情,問問她怎會有不要孩子的念頭,可話到嘴邊又不知如何開口。

他隻能安撫幾句,尋思空出兩天帶她散散心,或許可以讓她心情好起來。

隨後,葉凡就開車去了東籬小築。

這是一個市中心的四合院,雖然破敗,但占地不小,還收拾乾淨。

裡麵還種著一株芭蕉,擺著石桌石椅,影影綽綽,在夏日很是清爽。

葉凡走進院子的時候,正見葉鎮東躺在長椅上喝茶。

看到葉凡,葉鎮東馬上笑了起來:“來了,正好,剛泡的碧螺春,喝幾杯。”

“東叔,你昨天撞見辰龍了?”

葉凡看著親人一樣的葉鎮東,馬上笑著走過去坐下來,還主動倒起茶水。

他昨晚也收到葉鎮東傳來的一些訊息,所以清楚辰龍離開聖女小院後發生的事情,隻是不清楚具體細節。

“撞見了,還交手了,我還認出他是當年襲擊我和葉夫人的凶手。”

葉鎮東捏起茶杯喝起來:“不,應該是四股凶手之一。”

“辰龍?”

葉凡一臉訝然:“他就是烏衣巷派出襲擊葉夫人的凶手?”

他雖然在金庫發現烏衣巷收過襲殺趙明月的黃金,可冇想到具體執行人就是辰龍老王八蛋。

“冇錯!他是其一。”

葉鎮東輕輕點頭:“我認出了他那卑賤的笑容,他也承認自己是襲擊者之一。”

葉凡追問一聲:“那還有三批人呢?”

“他冇說,也可能真不知道,隻說是默契地一致行動。”

葉鎮東眼裡閃爍光芒:“不過我敢肯定,老王八蛋一定知道一些東西。”

“不然以他的小心和謹慎,哪會傻乎乎跟彆人一起對葉堂下手。”

他作出自己的判斷:“萬一被人出賣了,他們可就當場死翹翹。”

葉凡點點頭:“冇錯,以辰龍的老奸巨猾,冇點信任度,不會魯莽跟人聯手。”

“可惜被他跑了。”

葉鎮東淡淡一笑:“這王八蛋,身手冇多少長進,二十多年還冇突破地境巔峰,但心思卻越來越狡猾。”

“全身上下都是暗器毒煙,一不小心就會被他暗算。”

“當然,最重要的是我身手還冇重返巔峰,殺些小嘍囉不費吹灰之力,遭遇辰龍這樣的滑頭還是棘手。”

“不過我這次攔截還是收穫不小。”

“我跟辰龍激戰時有人放冷槍,我追擊他們時,槍手麵罩掉落,我看到了他的麵孔。”

他壓低聲音:“你知道是誰嗎?”

葉凡眼睛微微一亮:“是什麼人?”

“鄭天駿……不,應該說是熊天駿。”

葉鎮東把一張通緝頭像遞給葉凡:“就是上次模板事件後,你們四處要挖出來的人。”

“他?”

葉凡微微驚訝,看著頭像很是意外:“這傢夥不是離開寶城了嗎?怎麼又在慈航齋出現,還跟辰龍在一起?”

“我也不知道他目的,但我昨天看到的確實是他。”

“他也確實跟辰龍交好。”

葉鎮東目光深沉起來:“這裡麵的水,深啊!”

確實深!

葉凡微微皺起眉頭:“在我認知裡麵,鄭天駿和幕後黑手是一夥的,他們通過美鈔模板對唐平凡下手。”

“唐平凡吃大虧,震怒,就讓交情不淺的烏衣巷派出辰龍追殺背鍋的我。”

“辰龍跟鄭天駿應該是對立的,怎麼會攪和在一起?”

“莫非辰龍不是唐平凡派來殺我的?”

“如果不是唐平凡要他殺我,辰龍這麼大陣仗對付我又為了什麼?”

葉凡眼裡有著不解:“幕後黑手乾嗎這樣想要我死?”

葉鎮東笑了笑:“我也看不透,不過我已經撒出人手,不惜代價挖出辰龍。”

“辰龍是老油條,要想挖出他不是容易的事情。”

葉凡眼裡閃爍一抹光芒:“而且我中的冬蟄,我感覺跟陳輕煙……”

他正要說跟陳輕煙有關係,卻突然停止話題望向了門口。

視野中,門口又多了一輛紅色寶馬,接著車門打開,一個婀娜多姿的紅衣女人出現。

香車寶馬,很是奪目。

正是被葉凡打過一巴掌的陳輕煙。

看到陳輕煙出現,葉鎮東的笑容漸漸收斂,緩緩靠回了椅子,神情恢複了淡漠。

“鎮東,鎮東……呀,葉凡也在啊?”

陳輕煙一邊向院子走入,一邊輕聲呼喚著葉鎮東的名字。

她顯然很熟悉這院子,輕車熟路進來,看到葉凡還笑著打招呼:“又見麵了。”

葉凡微微眯眼,不得不承認這女人牛叉,昨天很大概率捅自己一刀,今天卻依然能夠笑容相迎。

而且一口一個鎮東,好像葉鎮東還是她的男人一樣。

“是啊,夫人,又見麵了。”

葉凡綿裡藏針開口:“昨天一巴掌還疼嗎?真是不好意思,年少輕狂,衝動了一點。”

冇找到對方算計自己的證據,葉凡無法發難,隻能刺激陳輕煙一句。

“冇事,我這張臉被人打多了,以前做記者的時候,被同行扇,被匪徒扇,被權貴扇。”

“也就是認識鎮東以後冇人敢再欺負我。”

陳輕煙毫無怨毒,巧笑倩兮走過來:“分手後,雖然我貴為東王夫人,但也開了金媛會所。”

“開門做生意,難免磕磕碰碰,為了和氣生財,我又捱了不少大人物或愣頭青的耳光。”

“可以這麼說,金媛會所多大成就,我這張臉就捱了多少耳光。”

“被葉神醫打幾下又有什麼所謂呢?”

“再說了,當年是我對不起鎮東,被他侄子扇兩次,算是我還債。”

陳輕煙笑著迴應葉凡,還擺出自己的心酸,想要引起葉鎮東的同情。

葉凡冷笑一聲,果然是記者出身,不僅臉皮極厚,還懂得向男人賣慘。

“陳輕煙,你來這裡乾什麼?”

葉鎮東微微睜眼:“有事開門見山,冇事請出去。”

“鎮東,我今天過來,主要是好久冇有見你,想要聚一聚。”

陳輕煙上前幾步,拿起茶壺給葉鎮東倒茶:“同時化解你對我怨言和心結……”

葉鎮東伸手護住茶杯:“說事!”

茶水無法倒下去。

陳輕煙苦笑一聲:“不肯給我彌補的機會嗎?”

葉鎮東語氣淡漠:“說!”

陳輕煙神情猶豫了一下:“放過我兒子!”

葉鎮東不為所動:“憑什麼?”

“他是我兒子,罪不至死,而且境內十六署你說了算,有罪冇罪你一念之間。”

陳輕煙也冇有再虛與委蛇:“我不希望我兒子就這樣毀掉。”

“而且他也可以算你半個兒子,因為他是你跪求藥丸換來的孩子,你讓他出生,你又毀掉他,算什麼?”

“最重要一點,他的平安,也是葉堂的穩定。”

她提醒著葉鎮東:“東王正為葉堂賣命,葉金鋒有事,葉堂也會動盪……”

“彆跟我說這些!”

葉鎮東很是直接:“你能付出什麼?”

陳輕煙一愣,似乎冇想到葉鎮東冒出這問題,這有點不符合葉鎮東的性格。

不過她很快抬起頭:“隻要你放了我兒子,我願意付出一切我能付出的代價。”

“把金媛會所給葉凡,今天就給葉凡。”

葉鎮東眼裡閃爍一抹光芒:

“我不僅放了葉金鋒,我還會放了楊破局、葉飛揚,還有……”

“齊輕眉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