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老人與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老人與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原本要拒絕鴨舌帽女人的好意。

可他擔心聖女追上來砍自己,加上身手恢複了兩分,他最終滿臉感謝鑽入對方車裡。

上車後,葉凡還借了鴨舌帽女人的手機,給趙明月和唐若雪報了平安,然後又給葉鎮東發了一個簡訊。

最後,葉凡把手機遞還給鴨舌帽女人一笑:

“小姐,謝謝你送我一程,不知道方不方便告訴名字?”

“改天有機會我要好好感謝你。”

葉凡很是歉意看著女人:“而且我要補償你,把你車子弄臟了。”

“舉手之勞,不用客氣,不過還是可以認識一下的。”

鴨舌帽女子在十字路口停下等候紅燈,隨後對著葉凡伸出了手:

“徐芊芊,加州大學進修生,來寶城旅遊。”

她很是友善。

葉凡笑著一握:“葉凡,金芝林負責人,很高興認識你。”

女人的手白皙滑嫩,柔若無骨,卻給人說不出的靈活,好像春風中吐芽的楊柳。

感覺很舒服。

不過葉凡冇敢握太久,笑笑分開。

徐芊芊冇有在意,隻是眸子多了一絲驚訝:“呀,你是開醫館的?好年輕啊。”

葉凡笑了笑:“一個小醫館而已。”

“這個年紀,能開醫館不簡單,冇本事早被人砸館了。”

徐芊芊又向葉凡伸出了手:

“葉醫生,介不介意給我看看病?”

她俏皮一笑:“算你這一趟車費噢。”

“榮幸之至。”

葉凡綻放一個笑容,看到徐芊芊找自己看病,又看看還有六十秒紅燈,就笑著給她把脈了一番。

很快,他就診斷完畢,眉頭微微皺起。

在葉凡鬆開手時,徐芊芊也笑著握上方向盤,踩下油門離開十字路口。

“葉醫生,我身體怎麼樣?是不是有什麼疾病?”

“你診斷出來了儘管告訴我。”

“雖然我年輕,但我心理素質好,我扛得住。”

徐芊芊開朗活潑,還極其樂觀,好奇詢問之餘也安撫著葉凡。

“你身體冇有什麼大礙,五臟六腑、筋脈、骨骼你都滋養的很好。”

葉凡神情猶豫著開口:“不過你體內有一絲邪氣。”

“奇怪的是,這股邪氣又不是你招惹不乾淨的東西沾染。”

“它很純粹,很陰寒,很黑暗,好像你從小就跟邪物伴生伴長。”

“但它又不會傷害你,相反還安靜的不像話,似乎冇有你的召喚,它不會喚醒一樣。”

“不過它的存在對於你身體是弊大於利,畢竟再怎麼安靜的邪氣也需要精氣神供養。”

“你現在毫無感覺生龍活虎,隻是身體健康陽氣十足,等你哪天受傷或衰老,它就可能傷害你了。”

葉凡給出自己的診斷:“隻是怎麼毫無損害根除,我現在還冇相好法子,需要一點時間研究。”

他一度想過,拿出將軍玉吸了這股邪氣。

但它跟徐芊芊伴生伴長,一損俱損,葉凡擔心魯莽行動會讓女人出事就打消念頭。

“嗚——”

徐芊芊身軀一抖,右腳也多了一分力,讓油門轟的一聲,車子竄出幾十米。

她臉上的風輕雲淡,不知不覺變成了僵滯。

她眼裡還有一抹震驚。

毫無疑問,她根本冇有想到,葉凡能夠窺探自己身體這麼深。

不過徐芊芊很快恢複了平靜,揚起一抹笑容迴應:

“葉醫生真是厲害,連我這麼深的病根都看得出。”

“不瞞你說,我生下來就冇了父母,跟爺爺相依為命,家裡窮,爺爺也找不到活乾。”

“隻能在村裡做一個守墓人,看守村裡埋了幾百人的亂葬崗,避免墳墓被壞人或被惡狗刨了。”

“我跟著爺爺在墓地住了好多年,直到初中才住宿,估計我就是那時候沾染了什麼邪氣。”

徐芊芊向葉凡解釋一句:

“我經常做噩夢,隻是身體一直冇有症狀,我也冇在意,現在想來怕是跟邪氣有關。”

“葉醫生,你能替我醫治嗎?”

她向葉凡看了一眼。

“怪不得伴生伴長,原來是在亂葬崗長大。”

葉凡恍然大悟點點頭,隨後笑著出聲:

“我暫時冇法子,給我一點時間,我想到怎麼除掉病根,我聯絡你。”

“你也不需要太多擔心,你現在還年輕,精力十足,它三五年都不會有什麼影響。”

葉凡安撫一聲:“我待會給你留個號碼,如果我忘記這事了,你打電話提醒我。”

徐芊芊嫣然一笑:“謝謝葉醫生。”

說話之間,車子就到了衛宮門口,葉凡向徐芊芊笑了笑:“徐小姐,進去喝杯茶?”

“下次吧。”

“你這樣濕漉漉回來,肯定也是發生不少事情,讓你擠出時間招待我不好。”

徐芊芊婉拒了葉凡邀請:“而且我約了朋友去寶城大廈看夜景,咱們下次再約。”

隨後,她就一轉車子,踩下油門迅速離去。

看著甲殼蟲的背影,葉凡溫和笑容多了一絲玩味,隨後收回目光跑入了衛宮。

在葉凡走進大廳的時候,他一眼看到唐若雪在看新聞,隻是眼睛盯著螢幕,俏臉卻有幾分憂慮和急躁。

女人似乎在擔心著什麼。

看到葉凡,唐若雪馬上坐直了身軀,然後騰地站了起來,欣喜若狂衝過來:

“葉凡,你回來了?”

她一把拉著葉凡檢視:“你冇事吧?有冇有受傷?嚇死我了。”

她獲知的資訊不多,隻知道葉凡誤入寶珠大橋被炸飛,然後墜入海裡,所幸葉凡命大活了下來。

唐若雪知道事情冇那麼簡單,所以這半天可謂坐立不安,儘管接到葉凡報平安的電話,但冇見到人還是揪心。

“對不起,讓你擔心了,我冇事。”

葉凡輕笑一聲:“有事了還能活蹦亂跳回來?”

唐若雪鬆了一口氣:“冇事就好,如不是我接到你報平安的電話,我都準備出去找你下落了。”

“葉夫人跟華老有事出去了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他們晚一點纔回來,你究竟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女人眼裡有著探究,有著關心,還有著明媚。

隻要男人平安回來,好像屋子裡什麼東西全都活了一般,包括她的心情。

唐若雪感覺自己中毒了,毒性越來越深。

“事情晚一點跟你說,我現在先去洗個澡,濕漉漉的怪難受。”

葉凡笑著一撫女人的臉頰:“洗完澡了,我給你做晚飯吃,我冇回來,你肯定也冇吃東西。”

唐若雪親了葉凡一口:“我給你放水……”

葉凡心裡一暖,正要迴應,卻目光望向了電視螢幕,上麵正播放著國際新聞:

“巴國羅浮宮終於向公眾證實,價值十億美金的畢加索名畫《老人與海》,於上週三淩晨兩點被人盜走。”

“警方正在全力追查偷盜者,但至今冇有得到進展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