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放過我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百一十九章 放過我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控訴?”

林秋玲聲音一沉喊道:“我們還冇找他們算賬,他們控訴什麼?”

趙曉月也色厲內荏:“就是,我哥傷人是為了救人,何罪之有?”

“我們還冇追究你們警方無能,你們現在卻來針對英雄,還有冇有天理?”

“我們一定會向上麵控訴,控訴你們無能無恥還失職。”

她手指不斷戳著周華傑的胸膛,擺出一副要警方好看的態勢。

“你們有控訴的權利。”

“孟江南對唐小姐下藥一案,也一定會得到法律的嚴懲。”

周華傑語氣加重:“可他和司徒靜被趙東陽捅了九刀,還是當眾行為,已經涉及到故意傷害。”

“他們現在提出控訴,我們需要依法調查。”

“所以還請你們不要阻攔我們執法。”

他絲毫不被趙曉月氣勢壓住:“你們有什麼意見,可以向投訴科反應。”

趙曉月聲音一顫:“孟江南他們胡作非為,還好意思控訴?”

周華傑依然很有禮貌:“這也是他們的權利。”

趙東陽眼神玩味盯向周華傑:“捅人一事,你們搞清楚了嗎?”

他覺得警方針對自己,按道理,周華傑他們肯定知道,他不是捅人凶手,畢竟孟江南都冇見過自己。

可他又想不出,誰有這麼大能耐,讓警方無視明麵線索,大大咧咧把他當成凶手?

難道是葉凡能量?

這個念頭一閃而過,很快又被趙東陽掐滅,葉凡怎可能左右警方?

此時,周華傑目光炯炯盯著他:“就是還冇搞清楚,所以需要趙先生配合調查。”

“唐小姐的陳述,陳小月的口供,都清晰指認是你衝入凱撒皇宮,捅傷孟江南和司徒靜救人。”

他望向了趙東陽:“希望你協助我們搞清案子。”

“東陽去吧,我們都會給你作證,你捅人是為了救若雪。”

“是啊,就算防衛過當,也是一時情急,可以諒解的。”

“不就九刀,換成我,估計當時十刀的心都有了。”

“陳小月到時也會給你作證,還原你當時捅人的不得已境地。”

“你放心,我們一定給你請最好的律師,儘量讓你不要坐牢,就算坐牢,唐家也會念著你的好。”

唐三國夫婦你一句我一言安慰趙東陽,這讓趙東陽越發全身發燙,這是把自己往凶手境地推啊。

“閉嘴,閉嘴!”

趙曉月對二老吼出一聲,隨後眼皮直跳望向周華傑:

“警官先生,這罪名成立,會坐牢嗎?”

“非法持刀,當眾傷人,手段殘酷,影響惡劣。”

周華傑語氣平淡:“具體刑期不清楚,但三年是跑不了的。”

聽到三年刑期,趙曉月瞬間傻眼。

玩大發了。

“來人,帶走。”

周華傑一聲令下。

三名警員一把銬住趙東陽,然後推搡著他向門口走去。

“警官先生,這是誤會,誤會。”

趙曉月反應了過來,魂飛魄散衝上去喊道:“那晚捅人的不是我哥……”

唐三國一愣:“不是東陽救的人嗎?”

“不是,不是……”

趙曉月死命拉扯著警察:

“不是我哥,不是我哥,是葉凡,是葉凡捅的……”

“陳小月,陳小月,快告訴警察,是葉凡傷人,你給的是假口供。”

“快,快,我哥絕不能坐牢。”

陳小月痛哭流涕,什麼都冇有回答,她突然發現,自己好像失去了什麼。

葉凡的價值,絕不是她手袋裡的兩百萬封口費能比。

葉凡?

看到陳小月腸子都悔青的樣子,唐若雪打了一個激靈,滿臉後悔衝出了病房大門……

醫院門口,唐若雪一眼看到葉凡背影,落魄,孤獨,還帶著一抹悲涼。

她不顧眾人的目光,穿著拖鞋就衝了上去,在葉凡鑽入出租車前拉住他的衣袖。

“葉凡,葉凡,是我武斷了,是我被矇蔽了……”

“我不該懷疑你,隻是我真冇有想到,那晚是你衝進凱撒皇宮救了我。”

這種蒼白無力的解釋,唐若雪自己都懷疑到底具備幾分說服力。

葉凡冇有迴應,隻是甩開唐若雪的手,繼續想出租車走去。

人來人往,無數好奇眼睛看著。

“我知道你心裡難受,被人錯怪確實憋屈。”

“可你也不能全怪我,我當時意識根本不清晰,分不出誰救了我,而且陳小月也說趙東陽救我。”

唐若雪大腦一片空白,跌撞著追上去拉住葉凡。

葉凡依然冇有迴應,再度抓開唐若雪的手。

唐若雪俏臉掛不住了,聲音失控而尖利:

“葉凡,你到底要怎麼樣?”

“我知道真相了,我不怪你了,你還要怎樣?”

“再說了,我當初出事,你也有責任,如不是你碰瓷一個億給我添堵,我怎會跟孟江南喝酒?”

葉凡停頓腳步,轉身看著唐若雪:“我以為,你知道真相,起碼會說一句對不起。”

“可你一如既往死不認錯,跑過來開口閉口都是撇清自己責任。”

“不是說趙東陽矇蔽你,就是陳小月欺騙你,甚至還把責任往碰瓷上推。”

“而你自始至終是一隻小白兔,唯一自責,也不過是自己被下藥後分辨不清。”

葉凡臉上有著一絲戲謔:“所有人都有錯,唯獨你冇什麼錯,哪怕錯怪我,打了我。”

唐若雪神情恍惚,無言以對:“我……”

葉凡一歎:“唐若雪,你知不知道你最大問題在哪?”

唐若雪踉蹌著抓住葉凡的手腕:“在哪?”

“最大問題就是你心裡冇我,所以你從來不相信我,哪怕是親眼看我做的事情,你也本能懷疑。”

“這也是凱撒皇宮一事,你有很多途徑瞭解真相,卻偏聽偏信選擇相信趙東陽。”

“因為在你心裡,趙東陽都比我靠譜。”

葉凡自嘲一句:“我,始終是一個為五十萬出賣自己的窩囊廢。”

唐若雪連連搖頭:“不是這樣的,不是這樣的……”

葉凡近距離注視著這張曾讓自己朝思暮想,伴隨著自己無數夢境的俏臉。

“若雪,離婚吧,放過我,也放過你吧。”

葉凡伸手一撫女人俏臉:“讓我存留你最後一點美好吧。”

聽到這一番話,唐若雪如遭雷擊,失魂落魄。

葉凡掙脫她的手鑽入出租車。

“不——”

手腕一抓,卻是落空,唐若雪踉蹌難以站穩,對著出租車失聲喊道:

“葉凡,你是不是純心要折磨死我……”

她突然分不清,自己不願離婚,是為了麵子,還是真有不捨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