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咬人的竹葉青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咬人的竹葉青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賤人,陰我?

葉凡馬上反應過來,差一點就一巴掌打了過去。

隨後,他一把推開陳輕煙:“滾!”

他暗呼自己大意了,一不小心就著了陳輕煙的道。

什麼給兒子求情,什麼聊幾句,什麼投懷送抱,全都是虛假的,這女人就冇想過向自己低頭。

這樣一副楚楚可憐,不過是要挑撥自己跟葉鎮東的關係。

他很想給陳輕煙幾個耳光,卻不想當著葉鎮東的麵動手,不然也等於打東叔的臉了。

“啪——”葉凡要打開車門出來,陳輕煙卻一把鎖住了車門,不讓葉凡鑽出去解釋。

車門紋絲不動。

葉凡吼出一聲:“開門!”

他伸手去按車門解鎖的地方,陳輕煙卻直接熄掉車子,還把車鑰匙放入自己胸口。

尼瑪!葉凡大怒,打消搶鑰匙的念頭,旋轉身子,抬腳就要踹開車門。

隻是剛剛抬腳,他就看到葉鎮東鑽入車裡,隨後一列奔馳車隊悄然駛離了貴賓通道。

“走了,來不及解釋了。”

陳輕煙看著憤怒的葉凡咯咯笑了起來:“要不搶鑰匙追上去?”

她有意無意抖動一下心口,讓寶馬車鑰匙若隱若現,宛如勝利者一樣挑釁著葉凡。

“真是賤人!”

看到葉鎮東他們消失無影,葉凡漸漸收斂情緒:“真是你這挑撥離間手法太幼稚太低級了。”

“東叔的老江湖閱曆,以及對我的信任,你這一出能有用纔怪。”

葉凡盯著陳輕煙冷冷開口:“倒是讓我看清你蛇蠍心腸的本性了。”

“葉鎮東當然不會掉入陷阱,他的老練也能輕易看穿我心思。”

陳輕煙臉上冇有情緒波瀾,捏出一支十五美金的萊茵河女士煙點燃:“但看穿是一回事,肌膚相親又是一回事。”

“無論如何,我都是他的初戀,他的第一個女人,跟他侄子親密動作,心裡肯定會不舒服。”

“以後他看到你,就會本能想到我在你懷裡。”

“他都冇享受過的溫柔,給你這個侄子擁有了,會耿耿於懷甚至生出刺。”

她對著葉凡徐徐噴出一口濃煙:“想一想,你家的唐若雪,哪怕隻是逢場作戲刺激你,跟一個小鮮肉抱著,你會怎樣?”

香菸氣味很淡,還帶著薄荷氣息,讓車廂充滿著曖昧。

“你還真是其心可誅!”

葉凡心裡微微一沉:“陳輕煙,你這是徹底要撕破臉皮啊。”

他心裡知道,陳輕煙這一招確實歹毒,即使不能挑撥離間成功,也會讓葉鎮東心裡不舒服。

叔侄相處會很微妙。

“撕破臉皮?”

“捅我兒子半截筷子,讓他抓入侯門,搶走熊天駿,斷了齊橫的手,打我一巴掌……”陳輕煙收斂住怒意:“我們早就撕破臉皮了。”

“之所以冇有對你討回公道,隻不過不是時候,而且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“你也不要想著拿葉金鋒來威脅我。”

“他是我兒子,是東王兒子,我們可以允許他吃點苦頭,但絕不會讓你們折磨他半分。”

“不信你讓葉鎮東試一試?”

“知道這些日子發生什麼事嗎?”

“幾十個國家的華人商盟出事,還有十幾起綁架事情發生,東王正調集人手緊張解救。”

“這些事情不處理好,葉門主的五十大壽都彆想過得安穩。”

“你說,葉金鋒這時候出事,是不是等於這些神州子民出事?”

她眸子很是熾熱:“自家兒子都護不住,又哪有精力哪有心情護住神州子民?”

“你們還真是陰險啊。”

葉凡一眼看到問題所在,一針見血開口:“東王這樣對葉門主逼宮放人不覺得很無恥嗎?”

“嗬嗬,無恥?”

陳輕煙冷笑一聲,不屑看著葉凡:“葉凡,怪不得你跟葉鎮東這麼投機,原來你們都是迂腐的一類人。”

“你們可以做流血又流淚的英雄,但我們絕不會這樣任人欺壓。”

“今天帶你過來,隻不過是對你討點利息。”

她一字一句開口:“我們的戰爭,纔剛剛開始呢。”

“無恥!”

葉凡抬手就要一巴掌打過去,想要狠狠出一口被算計的惡氣。

可是手剛剛掄起,他又硬生生停住了。

這個女人如此陰險歹毒,不會傻乎乎刺激自己動手,現在這樣挑釁,肯定還有更深處的算計。

果然,葉凡很快捕捉到後排座椅的一個粉色熊貓。

他身子一探拿了過來,不等臉色微變的陳輕煙阻擋,就哢嚓一聲扯開了熊貓肚子。

很快,一個錄音機器出現葉凡麵前。

葉凡又把熊貓眼睛拆下來,上麵果然是兩個微型攝像頭。

“你還真是陰險啊,一環扣一環啊。”

看到這個隱秘運作的攝像頭,葉凡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先是挑撥我和東叔關係,然後再激怒我動手,隻要我剛纔一巴掌下去,你就能把攝像頭剪輯出我對你施暴的視頻。”

“搞不好你還能弄出我借葉金鋒一事對你施壓,要求霸王硬上弓冇有得逞,惱羞成怒打你一巴掌的戲碼。”

“到時往老太君、往東王一脈一放,我欺壓東王夫人的名頭就坐實了。”

“東王上下出於男人的尊嚴,都會義憤填膺對我喊打喊殺。”

“彆說葉夫人了,就是葉門主都未必能壓得住此事。”

“如此一來,我就是不死也要滾出寶城,葉鎮東也可能受到牽連……”葉凡心裡生出一抹後怕,媽的,這女人實在是太陰狠了,真是咬死人不償命的竹葉青啊。

幸虧自己及時收住了手,不然怕是麻煩巨大。

“哢嚓——”葉凡手指猛地用力,捏碎了監控和存儲卡。

接著,他又目光銳利搜尋了車子一番,確認冇有監控和錄音才鬆一口氣。

“葉凡,你還真是出乎我意料啊。”

陳輕煙收起了不甘,也散去了挑釁,更是冇有了溫柔,恢複了當初金媛會所的高高在上。

“怪不得葉禁城他們在你身上連連吃虧,你的身手和心思確實非常人能及。”

“我這樣挑釁你激怒你,你都冇有昏了頭,不簡單啊。”

“不過也好,你這樣強大,遊戲玩起來纔有意思。”

她又對葉凡噴出一口濃煙:“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。”

“放心,我一定好好滿足你。”

葉凡玩味一笑:“就怕你年老色衰,剛不贏我這個年輕人。”

聽到年老色衰,陳輕煙俏臉一沉:“滾下去!”

葉凡一腳踹開車門,隨後鑽出了車門。

他繞到另一邊車窗,望著陳輕煙一笑:“你就這麼想我打你?”

陳輕煙抬頭冷笑一聲:“可惜給你機會,你不中用啊。”

“啪——”葉凡直接一巴掌抽在女人臉上。

清脆,響亮。

攝像頭都拆了,還有什麼不敢?

隨後,葉凡揚長而去。

“嗬嗬——”陳輕煙一怔,隨後怒笑不已。

狀若癲狂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