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最絕望的時候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最絕望的時候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血之歌。

這是陽國血醫門的洗腦神歌,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。

每天吃飯,或者重典,或者出征,血醫門都會哼唱著起這首歌。

它深深印入每一個血醫門分子的骨髓,隨便一句歌詞就能刺激他們的神經,激發出他們最忠勇的熱血。

因此葉凡隨意唱出一句,熊夫人柳嫣就本能接了上去。

“嗖——”

冇等熊天駿和衛紅朝反應過來,柳嫣就身子一旋,對著葉凡連環踢出五腿。

又快又準。

腿法不算好看,但極其實用,擊打方向全是要害。

葉凡如被踢中,隻怕要當場暴斃。

衛紅朝一片驚訝,他安頓過熊夫人,一雙手白皙滑嫩,怎麼都不像是練武之人。

可她現在卻如母老虎一樣具有攻擊力。

熊天駿也是一臉說不出的痛苦。

“嗖——”

腳尖淩厲,頃刻就到葉凡腦門麵前。

衛紅朝喝出一聲:“葉凡,小心。”

“砰——”

葉凡根本冇有躲閃,伸手一探,一抓,一甩。

一聲巨響,柳嫣被他扔在牆壁上。

牆壁冇有裂出痕跡,但柳嫣依然一口鮮血噴出,隨後撲通一聲摔在地上。

身體的劇痛讓她眼淚都出來了,也讓她意識空白了一會。

就是這個空檔,衛紅朝一個箭步衝了過去,一拳打掉她一顆牙齒,隨後又撕裂她兩邊的衣領。

最後,他哢嚓一聲脫臼柳嫣雙手和雙腳。

柳嫣頃刻失去了戰鬥力。

熊天駿見狀捂著心口喊道:“葉神醫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歌曲都還冇唱完,這樣急匆匆跑掉,是不是太羞辱我葉凡了?”

葉凡冇有迴應熊天駿,隻是緩緩走到柳嫣麵前:“說吧,你在血醫門什麼位置?”

熊天駿身軀一震:“什麼?她是血醫門的人?不是葉禁城他們收買了她嗎?怎麼跟血醫門有關?”

柳嫣也艱難擠出一句:“葉凡,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”

“我剛纔唱的,是血醫門的血之歌。”

葉凡看著柳嫣淡淡一笑:

“不是長年累月被這歌曲洗腦的人,是不可能脫口而出接應我哼唱的。”

“而且你的日語非常標準,比起藝術片女主還要字正腔圓,你根本掩飾不了你陽國人身份。”

他輕聲一句:“所以我可以百分百斷定你是血醫門的人。”

“我是日語翻譯專業畢業的,我研究過陽國風俗人情,也因好奇血醫門而練習了血之歌。”

柳嫣昂著脖子倔強開口:“我接過你的哼唱隻是恰好想起那句歌詞。”

“我身份證和護照可以證明,我是正兒八經的神州人士,你把我往血醫門身上推乾什麼?”

“你想要為熊天駿出口氣就說,彆打著幌子來汙衊我。”

“我已經說過,我確實把熊天駿出賣給洛非花,要殺要剮隨便你們,但不能把我說成血醫門臥底。”

她把目光望向了熊天駿:“我的身份,我的專業,熊天駿一清二楚。”

熊天駿忙咳嗽一聲:“葉神醫,柳嫣祖籍是哈城,她大學研修的也確實是日語翻譯,會點偏門歌曲不算什麼。”

“如果心裡冇鬼,剛纔乾嗎對葉凡下手?”

衛紅朝看著柳嫣冷笑一聲:“而且練武練腿不練手,擺明就是掩飾身手和底細。”

他安排過熊夫人,一雙手白白嫩嫩,毫無練武痕跡,但剛纔一番攻擊殺傷力卻不小。

毫無疑問,柳嫣練的是腿法。

一個女人練武棄易選難,答案隻有一個,那就是掩飾自己。

說話之間,他還把平板電腦遞給葉凡,讓他最快速度瞭解太平拳場一事。

“我突然出手,是被葉神醫眼神嚇了一跳,我以為他要殺我給熊天駿出口氣。”

柳嫣一舔嘴角的血跡:“我被你們識破,心態已崩,驚弓之鳥,所以他一看我,我就本能出手。”

“我會點腿法怎麼了?我練來夾人不行嗎?練來滿足男人不行嗎?”

“不練手,是練手容易讓手粗糙,不好看。”

她憤怒不已地控訴:“這也能成為你們汙衊我的理由?”

衛紅朝目瞪口呆,這理由夠牛叉。

“狡辯起來還一套一套的。”

麵對柳嫣的咄咄逼人,葉凡臉上冇有半點心虛:

“隻是你再多的解釋也掩蓋不了一個鐵證。”

葉凡掃視完平板電腦上的情報一笑:

“如果我冇有猜測的話,你的身上某個地方,一定有一個刺青。”

“這個刺青是一朵黑色櫻花,它是混合獨門毒藥和鮮血刺成的。”

“它是血醫門子弟的身份標記,也是血醫門控製你們的手段,不死不滅。”

“你可以繼續否認,說是自己刺著玩的,但櫻花上麵的毒素,隻要化驗出來,你卻是怎麼都狡辯不了的。”

葉凡淡淡出聲:“熊夫人,你還要抵抗嗎?”

柳嫣身軀止不住一顫,難以置信看著葉凡,似乎冇想到他能猜到自己身上有標記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此刻,熊天駿也掙紮著起身,一臉悲憤看著柳嫣:“你真是血醫門的人。”

柳嫣的大腿內側確實有一朵黑色櫻花。

葉凡不可能看過自己女人的身體,而能判斷出黑色櫻花的存在,顯然是血醫門的共同特征了。

熊天駿也就相信女人是血醫門臥底。

柳嫣的氣勢一下子萎靡了,她看著葉凡艱難擠出一句:“你是怎麼知道我身上有黑色櫻花的?”

葉凡高深莫測笑了笑:

“猜出來的。”

他當然不會告知是自己嗅出來的,他的鼻子對黑色櫻花氣息格外敏感。

前兩次跟熊夫人打交道冇發現端倪,是因為柳嫣當時有不少血跡掩蓋,加上葉凡重心落在救人一時忽略。

現在她乾乾淨淨還冇有危險,葉凡自然就捕捉到那股氣味了。

“為什麼?”

熊天駿衝前一步吼道:“你為什麼是血醫門的人?”

他很是痛苦,這意味著,柳嫣不會有生路了。

柳嫣淒然一笑冇有迴應。

“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,熊先生整容的時候就被血醫門盯上了。”

葉凡看著柳嫣歎息一聲:

“模板和技術,對於血醫門來說也是一塊肥肉,隻是他們也清楚熊先生吃軟不吃硬的性格。”

“所以就精心籌劃了一場大戲。”

“血醫門不斷壓製你整容後的生存空間,讓你日子越來越艱難,越來越潦倒,然後再讓一夥黑人對你圍攻痛揍。”

“在你感覺自己窮途末路的時候,他們就把柳嫣送到你身邊臥底。”

“想一想,最絕望最落魄時,突然有一個女人關心你,愛護你,還願意跟你亡命天涯,你是不是很感動?”

“這樣的女人,你是不是願意拿出生命來嗬護,拿出一切來滿足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