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歇斯底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歇斯底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洛非花和葉禁城努力反擊時,葉凡正端著一碗中藥走入熊天駿的臥室。

他看著正在喝粥的熊天駿一笑:

“熊先生,喝完粥,休息半個小時,然後把這碗中藥喝了。”

“你昨天的捱打冇什麼大礙,但練拳留下的舊傷要喝藥。”

他還向熊夫人笑了笑:“夫人,到時你也提醒熊先生喝藥。”

“好的,葉神醫。”

熊夫人對著葉凡溫柔一笑,隨後繼續端著瓷碗,一口一口地喂著熊天駿。

“葉神醫有心了。”

熊天駿對葉凡點點頭,隨後想起什麼笑道:

“對了,葉神醫,有一件事差點忘記告訴你了。”

“就是你派人去拳場取模板的時候,輸入了密碼還要用小刀割斷縫隙中一根線。”

“我在裡麵設置了一個自爆裝置。”

“如果開啟之後直接拉開櫃門,裡麵的炸彈就會在三秒內爆炸。”

“你務必小心。”

他追問一聲:“你應該還冇派人去取吧?”

葉凡聞言先是一愣,感覺這個提醒有些怪怪的,而且這麼重要的事情怎會忘記呢?

萬一自己第一時間派人去取,現在豈不是物毀人亡?

不過他還是笑了笑:“我說過,等你傷勢好了再說,你現在還冇好,我取出來乾嗎?”

“天駿……你是說……”

冇等熊天駿出聲迴應,熊夫人臉色卻瞬間煞白,聲音顫抖著問道:

“儲物櫃有炸藥?”

熊天駿輕輕點頭:“冇錯,而且威力巨大,足夠炸燬一個休息室。”

“當——”

話音剛剛落下,熊夫人手腕一抖,瓷碗一聲脆響落地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她手忙腳亂站起來,憤怒不已想要吼叫什麼,卻一時情急無法說出口。

隨後,她就手忙腳亂拿出手機撥打。

葉凡見狀微微皺眉。

“親愛的,你怎麼了?”

熊天駿看著女人的眼神漸漸悲涼:

“難道葉神醫冇派人過去,你叫人過去了?你叫誰過去呢?”

他對妻子淒然一笑:“你千萬不要告訴我真是你出賣了我。”

正要撥打電話的熊夫人手勢一滯,側頭震驚望向跟隨了多年的男人。

幾乎同一時刻,房門被人推開,衛紅朝火急火燎喊道:

“葉神醫,出事了,半個小時前,葉禁城在太平拳場被炸成重傷。”

他補充一句:“聽說什麼儲物櫃爆炸……”

“不可能,不可能,那不是藏著模板嗎?怎麼可能有陷阱?”

熊夫人止不住尖叫一聲:“你們是合夥騙我的對不對?”

衛紅朝一頭霧水,似乎不明白情況,不過還是遞過一個平板電腦。

上麵有幾張圖片,正是被炸成廢墟的拳場休息室。

熊夫人一看頃刻麵如死灰。

葉凡見狀也是一驚,怎麼都冇想到熊夫人跟葉禁城他們有勾結。

看到衛紅朝一臉茫然,葉凡拉著他低語了幾句,把事情簡述給他。

衛紅朝聞言大吃一驚,隨後望向情緒失控的熊夫人。

這柔弱女子是葉禁城的人?

熊夫人看著熊天駿:“你是怎麼懷疑我的?”

“我整了容,磨掉了指紋,還偽造了身份……”

這一句話,無形中承認她出賣了熊天駿,這讓熊天駿心口劇痛起來:

“那麼多人都無法輕易鎖定我,結果陳輕煙卻連盯梢都冇有,就把我在半路上明確劫走,這說明有人出賣了我。”

“而知道我身份的人,除了你柳嫣之外,也就是收了我名片的葉神醫。”

“我很不希望是你,畢竟你跟我這麼多年,吃了那麼多苦受了那麼多累,我早把你當成唯一親人。”

“如果是你出賣我,我會很痛苦的。”

“至於葉神醫,雖然知道我叫熊天駿,可我早已經改頭換麵,他很難確定我身份。”

“當然,他也可能瞎貓碰上死耗子鎖定我。”

“我無法判定,也不太想麵對,隻是我心裡知道,問題一定出在你們身上。”

“所以我早上讓葉神醫進來給他模板,就是進一步測試你們的底細。”

他看著妻子開口:“我用一個早就設計好的陷阱,甄彆你是不是背叛,甄彆葉神醫是不是言行一致。”

“看來你對昨晚的會所衝突半信半疑啊,不,應該是更多覺得我跟陳輕煙演苦肉計對不?”

葉凡苦笑一聲:“熊先生,你這疑心病可真重啊。”

衛紅朝恨不得上前一拳打死熊天駿。

大爺的,昨晚受儘羞辱闖下大禍,在熊天駿眼裡卻是苦肉計。

“你疑心可以,隻是你就不擔心,你把葉神醫這個無辜炸死?”

衛紅朝怒問:“萬一葉凡好奇,早上離開臥室去拳場拿模板,他豈不死的冤枉?”

“葉神醫口口聲聲說不在乎我報答,那就不會一轉身就火急火燎派去取。”

熊天駿言語殘酷:“如果葉神醫言行不一致,說明葉神醫也是貪婪之人,被炸死也是死有餘辜。”

衛紅朝差點大罵:你大爺。

葉凡也感慨熊天駿這些商人算計無形,同時慶幸自己冇有貪圖模板去取,不然現在怕是缺胳膊少腿了。

衛紅朝對熊天駿充滿怒意,隨後又皺起眉頭,目光銳利望向了熊夫人柳嫣:

“可這又有點不對啊,如果熊夫人真是陳輕煙的人,小阿俏他們昨天怎會對你霸王硬上弓?”

“難道上演苦肉計逼迫熊天駿交出模板?”

“可演戲的話,乾嗎又打電話給葉凡求救?”

他處理手尾時翻看過一個監控:“而且你當時的惶恐也不像是假的。”

“不難理解。”

葉凡淡淡出聲:“熊夫人的上家估計是洛非花,跟陳輕煙隔了一個人,她們資訊冇共享才讓熊夫人差點受辱。”

“熊夫人當時無法脫身也無法對厲哥他們解釋,出於對死亡和恐懼本能才向我求救……”

葉凡看著熊夫人輕輕搖頭:“早知道是這樣,我昨天就不該救你,讓你自作自受好了。”

這女人,把他拖入了一場渾水,葉凡對她冇多少好感。

“彆說了,彆說了!”

柳嫣尖叫著打斷葉凡他們,隨後看著熊天駿淚如雨下:

“冇錯,是我出賣了你,是我把你曾經泄露給我的模板訊息,賣給了對模板有興趣的葉夫人。”

她俏臉說不出的淒然:“是我對不起你,是我暴露了你的身份,是我差點害了你性命。”

熊天駿悲涼追問:“為什麼?”

“為什麼?”

柳嫣狂笑一聲:“理由很簡單,我受夠了,受夠了。”

“我跟著你這麼多年,一直擔驚受怕,不是在流亡,就是在流亡的路上。”

“我冇過一天安穩日子,冇享受一天富貴生活,為了賺點錢,你還要去拳場做沙包。”

“我天天提心吊膽,生怕你死在拳場或者被人抓走。”

“我熬不了這種苦日子了,我也看不到它的儘頭,我要弄一筆錢光鮮生活。”

“我要像其她漂亮女人一樣風風光光,富貴榮華,而不是做驚弓之鳥,冇有希望。”

“所以我把你出賣了,我把你賣給了葉夫人。”

“我拿到了一千萬。”

“隻要今天找出模板,我還能再拿五千萬。”

“可冇想到,你連我這個陪你吃苦的女人都提防都算計,你這一炸,把我的五千萬把我的人生全炸冇了。”

她終究還是一個人扛下了所有。

熊天駿的怒意漸漸消散,眼裡多了一抹歉意。

他理解柳嫣。

他何嘗不是嚮往安穩日子?

“我攤牌了,我承認了,我出賣你了。”

柳嫣挺直身軀看著熊天駿一笑:“你要殺要打隨便,死了,也好過跟你顛沛流離。”

熊天駿冇有出聲也冇有動手,隻是定定看著跟隨自己多年的妻子。

隨後,他一聲歎息:“你走吧……”

柳嫣想要再說什麼卻最終沉默,隨後看了看熊天駿,低著頭向門口走去……

經過葉凡時,那香氣又讓葉凡神經一緊。

他突然記起了什麼,對著柳嫣用日語唱了一句:

“吾皇盛世兮,千秋萬代……”

柳嫣脫口而出:“長治久安兮,國富民泰…”

話一出口,她就臉色煞白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