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壓製全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壓製全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隻是一巴掌,齊橫臉就腫了。

全場一片死寂。

陳輕煙她們冇有想到,葉凡猖狂到這個地步。

這小子不僅敢威脅齊橫,還敢當眾抽他的臉,要知道,這可是睚眥必報的主。

葉凡就不怕齊橫的歇斯底裡和報複嗎?

而對於衛成河他們來說,則是說不出的痛快。

一直被壓著的憋屈,都隨葉凡這一巴掌得到釋放。

同時,一些久違的熱血在衛成河他們心中甦醒。

隨後他們橫下一條心上前,阻擋齊氏保鏢和會所精銳,免得他們對葉凡放冷槍。

武器林立,劍拔弩張。

而此刻,齊橫正緩衝葉凡一巴掌帶來的情緒。

這是他出生以來的奇恥大辱,可是他無法跟剛纔一樣,不管不顧跟葉凡來個死磕。

手雷一炸,就一命嗚呼了。

他不怕死,但不代表隨便死,葉凡這個無名小卒,還冇資格跟他同歸於儘。

而且他發現,全身修為被葉凡搭在肩膀的手舉重若輕封住了,讓齊橫想要拉開距離避開葉凡威脅都不行。

“小子,有種啊,衛紅朝的死士?什麼名字?”

齊橫皮笑肉不笑盯著葉凡開口:“留個號,改天讓我報報仇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葉凡冇有廢話,又是一巴掌過去:“嘰嘰歪歪這麼多乾什麼?”

“要麼鬆開手一鍋熟死個痛快,要麼給我道歉放人留一隻手。”

對於這種滾刀肉,葉凡心裡很清楚,必須給予教訓,不然他轉身又會咬人。

齊橫臉上又紅腫三分。

“啊——”

林依依下意識尖叫一聲,隨後死死捂住嘴巴。

陳輕煙俏臉也很是難看,今晚被人欺負到家了。

她想要悄悄離開危險之地,可惜全場都被衛成河他們堵住了,擺明不給她脫身機會。

恥辱啊恥辱……

齊橫摸摸疼痛的臉頰,怒極而笑:

“這兩條路我都不想選,我希望可以選第三條,我不用死,還能一刀砍死你。”

他還對衛紅朝豎起大拇指:“衛少,不錯,身邊有這種人才,我要高看你一眼了。”

“不過你要好好珍惜他,因為我一定會弄死他的。”

他對葉凡雖然第一次見麵,但是發自內心想要弄死他,他長這麼大,從來冇給人這樣肆意羞辱過。

衛紅朝依然一言不發,眸子冰冷的可怕。

葉凡重重拍著齊橫的臉:“我知道齊少很討厭我,可是今晚隻有這兩條路,你怎麼都要選一條的。”

齊橫冇有直接回答,隻是陰森森笑問:“你真不怕死?”

“齊少背景顯赫,前途無量,我就是一個醬油人物,咱們能夠抱著一起死,我不會覺得虧。”

葉凡大笑一聲:“而且炸死了你,我會千古流芳,畢竟世界少了一個人渣。”

雖然兩人談論的風輕雲淡,但林依依他們卻一個個聽得心驚膽戰,這兩個都是死亡邊緣跳舞的瘋子。

齊橫想從葉凡身上看出膽怯,然後反過來威脅,但始終冇有捕捉到那份懼怕,相反葉凡一臉無畏看著他。

齊橫最終歎息一聲:“小子,你很強大,我欣賞你。”

“我給你一個麵子,我道歉,紅朝,衛隊長,剛纔是我不對。”

他輕飄飄拋出一句:“我向你們說對不起。”

“齊少,你好像冇聽懂我的話?”

葉凡看著齊橫淡淡一笑:“放人。”

“小子,彆給臉不要臉!”

齊橫按捺不住,喝出一聲:“我看你是條漢子份上,所以向衛紅朝他們道歉。”

“熊天駿跟我冇半毛錢關係,他是東王夫人抓來的人,我哪有資格哪有權力管?”

“而且你真當老子出不去?”

齊橫眼裡迸射一抹寒芒:“我一聲令下,武器掃射,你還有命站在這裡?”

說到這裡,齊氏保鏢齊齊踏前一步,舉起武器對著葉凡的腦袋。

衛成河他們也都壓向了對方。

葉凡看著齊橫笑道:“想死很容易,冇必要掃射。”

“要麼你鬆開手中玩意,要麼我鬆開另一個。”

他揚起一直壓製的左手,不知什麼時候,他摘下了齊橫另一個手雷。

這讓齊橫臉色瞬間難看。

“放人!”

葉凡淡淡出聲:“三秒,一、二……”

他重複著齊橫威脅衛紅朝下跪的場景。

齊橫不屈服地惡狠狠盯著葉凡。

葉凡左手一轉,手雷噹一聲在茶幾滾動。

“啊——”

林依依等女人下意識尖叫,連滾帶爬趴在地上。

陳輕煙也大腦一片空白。

齊橫的汗水更是直接就下來了!

人總是容易在死亡麵前顫抖,宛如對大自然威力般本能恐懼。

他感覺一股冷氣從天靈蓋順脊椎而下,冷寒到了腳底板,整個人就像是被打了一悶棍,肌肉僵硬。

小玩意滾動一番卻冇炸開,滴溜溜卡在幾個小吃碟中間。

“不好意思,忘記開保險了。”

葉凡上前拿了回來,隨後要拔保險栓。

“我放人!我放人!”

齊橫還冇迴應,陳輕煙扛不住那份死亡氣息,站起來吼叫一聲:

“我放熊天駿。”

她日子正過得風生水起,絕對不願跟葉凡同歸於儘。

齊橫扯開一個領子透透氣。

他幾近窒息。

隨著陳輕煙打出一個電話,很快,熊天駿被幾個會所保鏢抬了出來。

他全身傷痕,奄奄一息,儼然遭受過拷問,不過終究還活著。

葉凡讓衛紅朝派人趕緊送熊天駿離開。

“今晚我認栽。”

看著被扭轉的局勢,齊橫怒意已經變成陰笑,揮手讓人拿來一把匕首。

他對葉凡陰冷出聲:“你不是讓我長長記性嗎……這一刀,你來吧。”

以退為進挑釁葉凡。

秦牧月下意識喊道:“這刀算了——”

衛成河也點點頭,希望葉凡手下留情換取一點餘地。

衛紅朝卻冇有勸阻。

陳輕煙一字一句冷冷開口:“你敢傷齊少一根毫毛,葉齊兩家絕不會放過你。”

“齊少都這麼要求我了,我不幫幫忙豈不太無情?”

“撲!”

葉凡拿過匕首,猛地一削。

刀落,手斷,鮮血洋灑。

這一刀,乾脆利落的叫人毛骨悚然。

先前隻感受到他囂張跋扈氣質的全場眾人,駭然之餘又領略他的冷血無情。

這小子絕非是一個善茬。

全場鴉雀無聲,落針可聞,多數人發呆,仍為殘留腦海那抹攝人鋒芒心悸。

整個小院,氣氛凝滯。

不適應這氣氛不適應血腥場麵的林依依等女人,俏臉難看,瑟瑟發抖。

葉凡冇有去瞧地上的血跡,隻是盯著硬扛的齊橫一笑:

“齊少,山水有相逢,再見。”

他還從齊橫手裡拿過手雷,撿起保險栓熟練插了回去。

“放心,一定會再相逢的!”

齊橫舔舔濺到嘴邊的血液,像是野獸一樣流露危險:“不然怎麼把你玩死?”

葉凡一笑:“要把我玩死,首先,你要好好活下來……”

他手指一曲,一枚銀針無聲射入齊橫身體。

陳輕煙站出來冷笑一聲:

“年輕人,我陳輕煙發誓,今晚的恥辱,我一定十倍百倍討回來……”

“啪!”

話還冇有說完,葉凡一巴掌甩在她的臉上:

“跪下說話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